第七百三十三章 阴风来袭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们在听到遗嘱之前,想过很多种可能性,但就是没有想到,家主之位会落到秦以沫头上。

    很快,陈律师把遗嘱的内容宣读完毕。

    “如果诸位没有其他的疑问,这份遗嘱的内容将在三个小时后,也就是过了今天的零点开始,正式生效。”陈律师说道。

    “你先离开这个房间,但暂时还不要离开秦家。因为,我们随时要找你。”秦昌隆脸色阴沉,说道。

    陈律师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好的,秦先生,我会在秦家的休息室等候,您有任何疑问,随时可以找我。”

    说完,陈律师就拿着公文包,离开了房间。

    “请你也出去一下,接下来,将是我们秦家内部成员的讨论。”秦昌隆看向方羽,说道。

    “方先生不用出去!”

    方羽还没什么反应,秦朗却是脸色一变,大声道。

    秦昌隆看了一眼秦朗,又看向秦朗的父母亲。

    秦建君夫妇脸色一变,转头瞪着秦朗,说道:“大伯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秦朗咬了咬牙,说道:“方先生他……”

    “你还敢说话!?”秦建君冷声道。

    秦朗无奈,只得闭上嘴。

    “方羽对爷爷而言意味着什么,这一点你们应该比我们清楚。”这时候,秦以沫开口道。

    秦昌隆眯眼盯着秦以沫,说道:“我们还真不知道,事实上……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他。”

    “那我就告诉你们,方羽是爷爷的朋友,爷爷非常信任他。所以,他不必离开房间!”秦以沫毫不畏惧地与秦昌隆对视,说道。

    “以沫,你别太激动。就算那份遗嘱是真的,它也还要三个小时才生效。也就是说,现在你还不是家主呢,别这么快就进入角色。”秦昌隆的妻子,也就是秦以沫的伯母,梁花蓉阴阳怪气地说道。

    “就是,就算你真成为了家主,你也是个后辈!你得尊重我们这些长辈,知道吗?”秦建君的妻子,何虹也开口说道。

    “以沫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她就是情绪不太好,大嫂,三嫂,你们别介意。”秦以沫的母亲,曹雪赔笑道。

    “无论如何,方羽都不用离开房间!”秦以沫坚定地说道。

    秦昌隆看着秦以沫,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堂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方羽是你男人?用得着这样护着他么?就算他要进秦家的门,也得先看看这么多长辈的脸色吧?”秦小露说道。

    秦以沫脸色难看,正想反驳。

    “好,既然你执意要留下方羽,那就留下吧,我们现在来谈正事。”这时候,秦昌隆开口道。

    秦以沫呼吸粗重,没有说话。

    “我首先要问的,应该也是在场所有长辈都想问你的问题。”秦昌隆缓声说道,“以沫,你认为,现在的你具备掌管秦家的能力吗?”

    听到这句话,秦以沫的父母,秦伟超夫妇脸色一变。

    秦昌隆问出这个问题,其中的意思很明显了。

    他想要让秦以沫交出家主之位!

    “爷爷选择了我,自然相信我有这种能力。而我自己,也认为我具备相应的能力。”秦以沫说道。

    见秦以沫一脸平静,一开口就直接搬出秦无道,秦昌隆脸皮一抽,险些绷不住。

    他太生气了!

    觊觎这么久的家主之位,就这么被夺走,还落在了一个后辈女孩的头上!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场,秦昌隆真的会气得跳脚!

    “以沫,你这就过于自信了。秦家目前的产业,涉及各个方面,其中大多数平时都由我和大哥经营。你之前完全没有经验,就这么接过家主之位,很难与我和大哥形成良好的合作啊……”这时候,秦建君开口道。

    他这句话,实际上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意思是,就算秦以沫当上家主,他和秦昌隆也可以把秦以沫架空,不听任何命令,反正那些产业之前都由他们兄弟二人经营,里面的人也都听从他们的命令。

    “是啊,以沫,你也不好好想想。你一个后辈,又是女孩。若真的坐上家主之位,不说家族内部,就是外面那些人,怎么看待我们秦家?秦家这么多人,居然让一个女孩当家主,其他男人是多没本事啊……那些人肯定会这么说,到时候我们秦家的名声……”梁花蓉说道。

    “以沫,你要真想当家主,十年或者二十年后,再把位置传给你,到时候情况就不同了,你也有了足够的阅历和能力。”何虹附和道。

    面对众人的围攻,秦朗看向秦以沫,眼神担忧。

    秦以沫俏脸生寒,说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想,这是爷爷的意思。我一定会尊重爷爷的安排,即便困难再大,我还是会当这个家主!”

    “爷爷立遗嘱的时候,明显头脑不太清醒了,这遗嘱不应该生效!”秦小露大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秦以沫脸色变得更加冰冷,看向秦小露,说道:“你给我闭嘴!”

    秦小露被吓了一跳,浑身一颤。

    “堂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别以为自己被选中当家主就了不起!”秦震往前一步,皱眉道。

    “明明是小露说话过分!”秦朗也忍不住了,走出来说道。

    “有什么过分的?她的说法不是很正常么?爷爷如果清醒,怎么可能把家主之位传给她?你动脑子想一想,秦朗。”秦威也站出来,怒视秦朗,说道。

    秦朗气得脸色发白,双拳紧握。

    “看来秦家的年轻一辈,也不是每一个都教育得很好。尤其是长子秦昌隆这三个子女……当初果然没看错秦昌隆这人。”方羽暗暗摇头,心道。

    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伟超啊,得好好管管你的女儿啊,她真有点不像话了。”秦昌隆看向秦伟超,一脸沉重地说道。

    秦伟超脸色一变,连连点头,说道:“是,是的,我会好好管教他的。”

    秦以沫看到父亲这副低声下气的模样,眼中满是失望。

    “砰!”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一直在后方没出过声的秦彬,猛地踢了一脚旁边的桌子,发出响声。

    “你们……慢慢讨论。”秦彬扫了众人一眼,眼神阴冷。

    尤其看向秦以沫的时候,他的眼神更是凌厉。

    而后,他便穿过众人,走出了房间。

    “既然如此,晚点再讨论吧,后面还有事情要做。”秦昌隆说着,转头看向秦建君。

    两人的目光交汇,眼中皆是闪过一丝异色。

    这一幕,被方羽捕捉到了。

    ……

    方羽和秦以沫走出了秦家大宅,沿着郊外的小路,慢慢往前走。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二十分,天色已暗。

    但这条小路两旁都设有路灯,灯光把小路映射得昏黄。

    “我需要知道,秦家最近半年的情况。”方羽说道。

    秦以沫情绪异常低落,但听到方羽的问题,她还是转过头来,认真地讲述。

    最近半年,秦家在各个方面都遭受到巨大的打击。

    很多早已谈好的合作,都因为某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被搅局。

    竞拍项目的时候,竞争对手每一次都能已极小的优势赢下秦家,从而拿下项目。

    正是从这一点,秦无道得出了家族内部出了问题的结论。

    而除去这些商业上的问题,家族成员的人身安全也无法受到保障。

    秦以沫这一年来,多次被刺杀。直到她回到秦家待着减少出门,这种情况才有所好转。

    总而言之,最近半年,秦家过得非常艰难,往年迅猛至极的发展势头被遏制住了。

    “爷爷就是因为这些事情,心力交瘁,才会……”说到这里,秦以沫又有股想要流泪的冲动。

    她到现在都还无法接受,从小到大最疼爱她的人,就这么永远离开了。

    “你那位四叔秦彬,又是什么情况?”方羽又问道。

    “什么情况?”秦以沫一愣,有些不解地看向方羽。

    “他刚才一直低着头,看起来情绪不太对劲。”方羽眉头一挑,说道。

    “我没注意到他……但爷爷去世,四叔肯定也很难过,所以他才会表现得这么异常吧。”秦以沫答道。

    “那你觉得,他对家主之位有没有意思?”方羽问道。

    秦以沫摇了摇头,说道:“四叔……应该是整个家族里,对家主之位最不感兴趣的人了。他一心向武,是一个武痴。”秦以沫说道。

    “他还修炼武道?”方羽一愣,问道。

    “是啊,他一直都有修炼武道。”秦以沫答道。

    “可我怎么没有感受到他身上的武者气息……”想到这里,方羽脸色微变。

    秦彬有修炼,但方羽却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丝的修士气息。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秦彬刻意隐藏了身上的气息。

    但以方羽的感应能力,绝大多数的修士,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当然,也有失手的可能,毕竟人外有人。

    第二种可能,刚才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的秦彬。

    但如果对方有易容,方羽应该也能很轻易看出来……

    “难道是我太过自信了?刚才的秦彬……”方羽敲了敲额头,心道。

    “呼!”

    就在方羽思索之时,后方传来一阵阴冷的风。

    方羽眼神泛起冷意,立即转身。

    就在这一瞬间,一团黑雾铺天盖地而来。

    方羽和身旁的秦以沫,瞬间就被黑雾吞没!</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