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门派小比

    早在决定参加门派小比起,穆长宁就开始梳理着她这三年来在应敌方面的收获。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除了最基本的五行术不曾荒废,她这三年还苦练了无边落木诀和炽火剑诀,也算小有成效。穆长宁本身具有火木双灵根,这两部功法恰恰是最适合她的。

    无边落木诀主修木系法术,以她如今的能力,暂时只能够使出里头的第一招落叶无声。

    落叶无声是用灵力变换出万千飞叶进行的群体攻击,灵气叶片如蝴蝶般翩翩起舞,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片片锋利,隐含杀机,无声无息就能将敌人绞杀于无形。

    落叶无声的威力纵然不俗,可耗费的灵力也同样相当可观,以她目前的修为,满打满算仅能使出两次,所以这虽然是一样不错的杀手锏,却不能过分依赖,将之作为主攻手段。

    当然,也有一种取巧的方法,那便是使用真实的树叶,运导功法舞动叶片进行攻击,这样虽然耗费的灵力大大减少,但威力比之用灵力所化的着实差了许多。

    其次就是炽火剑诀。

    炽火剑诀的招式她已经烂熟于心,但正如曾经望穿所言,空有形似,不具神韵,无非只是花把势。这些花把势用来对付同阶修士绰绰有余,但剑诀的奥义,在于剑意,更在于剑魂。

    可这些东西远不是此刻的她能够理解领悟的,只能靠往后慢慢琢磨。

    再接下来的便是紫元诀。

    紫元诀的主体功法是破妄眼,破之一字,贵在势,势如破竹,则可堪破虚妄,无往不利。

    从前她能用破妄眼查看同阶修士的灵根类型,一如陶恒,一如吴真儿,而现在,哪怕筑基修士在她面前,若没有遮蔽体质的法器在,同样无所遁形。

    三年前她曾误打误撞试过压缩神识发出实质性物理攻击,但这一招的后遗症太大,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倒是可以用神识冲击对方识海,发动精神层面攻击,使对方陷入短暂眩晕状态,暂时丧失战斗能力。

    可别小看这几息眩晕,关键时刻几息的功夫完全能够绝地逢生!

    至于法器方面,她这几年倒是没有添置新的。

    蒲氏留下的几样法器品阶太高,远不是此时的她能够掌控的,而且此般上品法器一旦拿出来,也必然会引起别人过多的关注,她打算等筑基后再将其一一炼化。

    不过暴雨梨花针形体小巧,坚韧锋利,一共七七四十九根,是居家旅行暗杀的必备首选,完全可以出其不意,穆长宁便将一整套都炼化了,派得上用场时,丝毫不必客气。

    锁灵环她已经用顺手了,这东西虽然灵活性不高,但算得上是一样很实用的辅助型法器,与锁灵环同时得来的那把桃木剑她也使顺了,如今的主攻武器便是桃木剑。

    符箓方面,除却蒲氏一开始留下的,还有慕菲菲给的许多上品符箓,这个却是不缺的。而自己调配的那些毒药毒粉,若是出门在外也便罢了,门派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慕衍那般的开明,她要是真敢在门派小比上用毒,指不定就要成为集体讨伐对象了。

    穆长宁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将重心用在剑诀和术法上,神识冲击虽好使,但她还不想在门派小比上暴露太多,横竖她也不是冲着冠军去的。

    至于这个术法却不是指的落叶无声,而是最基础的五行术。

    要知道他们都是外门弟子,除了学习基础五行术也没有别的机会去接触其他的术法,门派小比时虽说各显神通,总也不会跳出这个大范畴。

    理清楚了这些,穆长宁就抓住了重点,一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门派小比如期而来。

    小比分内外门,外门主要是炼气弟子之间的比试,而内门则是筑基弟子之间的切磋。

    外门炼气弟子比斗的地点在道峰大广场,穆长宁跟季敏何久一起到达广场上时,整个门派成千上万的外门弟子早已齐聚一堂,人声鼎沸。

    “人可真多啊!”

    和当初在点苍城招收新弟子时的人山人海有的一拼了!

    何久失笑,摇头晃脑地给她们解释:“这次小比的前三十名能获得进入内门的资格,前五十名还会有相应的丰厚奖励,外门弟子的修炼用度资源都不够,若有这个能力,自然是要争一争的。”

    其实门派小比主要还是给那些炼气中后期的弟子一个施展的舞台,如炼气前期的外门弟子,那就纯粹是来打酱油的了。

    广场上一连建起了二十五座大战台,每座战台都可由一百人同时进行战斗,而门派小比的第一场,正是大混战。

    整个门派参加此次小比的有近万人,按着抽签到各自战台上进行混战,一百人中有十人晋级,统共决出千名优胜者,接着进行二轮混战,决出的前百名才能参加第二场的淘汰赛制。

    穆长宁三人一道去执事堂时,陶恒与孟扶桑早已经领到号码牌在候着了,一旁倚在墙边的竟是许久未见的韩楷,穆长宁满含深意地“哦”了声,季敏脸一红,不由横她一眼。

    领完号码牌,陶恒就赶忙凑过来:“妹子,你在几号战台?”

    他看了看自己的,又看看她的,叹了声微微有些失望。

    陶恒在十七号战台,穆长宁是十号,孟扶桑在二十三号,何久是一号,而季敏则在十九号战台……巧的是,韩楷居然也在十九号战台!

    二十五分之一的概率,这种巧合,也真是没谁了!

    季敏忽的扬唇笑道:“我在下一轮等你,你可别第一轮就淘汰啊!”

    穆长宁抽抽嘴角:“季师姐不如担心一下自己好了。”

    “有他在,我还需要担心吗?”她指了指韩楷,霎时神采飞扬。

    三年的时间,韩楷已经到达炼气大圆满,整个人的气质更加沉敛,却隐含锋锐,就像一把随时可以出鞘的宝剑,在这场门派小比中,韩楷实力绝对是挨得上的。有韩楷在旁保驾护航,季敏确实是想淘汰都难。

    穆长宁不由翻个白眼,光天化日下秀恩爱真的好吗,这杯狗粮她并不想干!(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