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不服

    三号战台的比斗从开始到结束,不过短短三十息的功夫,甚至比起昨天十号战台的混战结束地还要早!

    别说场外人都是懵的,就连战台上的季敏和孟扶桑都有点匪夷所思。

    终于有点回过神来了,季敏一脸惊愕地看向穆长宁,呆呆问道:“我们赢了?”

    没人回答她,但这空旷的战台其实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季敏霎时兴奋地手舞足蹈:“我们真的赢了!”

    三个人!这是他们三个人的完胜啊!

    台上的人在为胜利雀跃欢呼,可台下人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

    三个人,仅仅是三个人居然就让他们输得彻彻底底!

    若这三人都是一等一的个中高手也便罢了,可其中一个居然还是他们无论如何也看不上眼的炼气中期!

    而且还是以这样可笑的方式被淘汰出局!

    这种事,叔能忍,婶都不能忍了!

    无论是昨日十号战台混战被淘汰的,又或是今日被扔出战台的,这时都纷纷握紧了拳头,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竟都默契地一拥而上,要给他们好看!

    这些人的冲击来得又迅又猛,仲裁筑基弟子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孟扶桑也只来得及祭出大钟法器,然而对于上百人的攻击而言,这一点防御不过就是杯水车薪。

    一阵绵长宏大的掌风翩然而至,就见那些蜂拥上来的弟子们突然像被一股大风吹翻了一般,身子直直往后退,直到被吹刮下战台。

    籽福真人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落到了三号战台上。

    他瞥了眼台上的三人,孟扶桑与季敏还好些,穆长宁的脸色微微发白,想来刚刚那一战赢得并不容易。

    也对,那么短的时间内,既要一心二用操控全局,又要随时应对突发状况,就算对本身灵力要求放低,神识精神也定然有所消耗。

    他嘴角几不可察地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籽福真人又看向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些外门弟子,淡下了神色:“愿赌服输,苍桐派可不是来专养一群输不起的无能之辈的!”

    昨日已经被籽福真人教训过的那位炼气九层男弟子不满道:“师祖,我等不是输不起,我们只是不服!外门小比公平公正,我等的实力比起他们只好不差,他们使用这种卑劣手段,就让我们四年的努力化为泡影,我等不甘!”

    “我等不甘!”

    “我等不甘!”

    一呼百应,许多人闻言纷纷应和。

    籽福真人轻叹一声,这声叹息里掺杂了灵威,使得激愤难当的弟子们不得不安分下来。

    “外门比试何时不公?他们虽将你等淘汰,但手法正当,也没有违背原则,你等若是不服,我便给你们一个机会,若能寻出他们一个错处,我定二话不说,取消他们的晋级资格!”

    一众人闻言面面相觑,想了好一会儿,却也没能得出一个结论。

    确实,人家虽然应敌法子虽然阴损了点,但可没有破坏比试的完整性或是违反规则,捡了这个漏洞,任谁都挑不出刺来。

    可要他们怎么咽下这口鸟气!

    众人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那炼气九层弟子顿时冷笑了一下,“师祖当真这般大公无私?难道不是因为她是慕师祖看中了的,所以卖一个面子?”

    他伸手指向穆长宁。

    大家显然都想起来两月前坊市的那场闹剧了,众目睽睽之下,又是外门弟子对内门精英弟子的碾压,他们就是想不记得都难!

    是了,那个外门女弟子就是穆长宁啊!那个连苍桐派第一天才慕衍都能惊动的女修,早已成了外门弟子中口口相传的传奇。

    原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结果就是这么一个卑鄙无耻又倒人胃口的家伙!

    众人目光霎时变了,一旁的筑基弟子冷喝道:“放肆!”

    籽福真人眯起眼,看着这一群敢怒不敢言的后辈,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万物皆道,修行修心,你们在这里鸣冤叫屈诉不平,就不会从自身去找找问题。”他轻叹道:“为何空有实力却没来得及施展,又为何到头来让人家得了便宜?”

    “别说是他们耍赖使诈的鬼话,修仙这条路随时都有变故发生,一个不察,搭上的兴许便是一命!”

    作为金丹真人,和一群外门弟子说这么多话,已经很难得了,往常大家只会当做金科玉律铭记于心,可现在他们心中有怨,也基本就当左耳进右耳出了。

    籽福真人只得言尽于此,心态这种东西,别人只能提点,关键领悟还得看自身。

    他回身看了看穆长宁,淡淡一笑,又一次御器回了高台上。

    见众人依然瞬也不瞬死死盯着他们,季敏略有不悦,那炼气九层弟子忽然站出来道:“穆长宁,我要跟你堂堂正正比上一场,你若能打败我,我便心服口服!”

    穆长宁面无表情,季敏“哈”地一声笑:“你一个炼气九层要长宁炼气六层的跟你比试,还要不要脸了?”

    炼气九层弟子脸蓦地一黑,恼道:“你要是不跟我打一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服你!”

    季敏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人真是不可理喻,穆长宁看向他,淡道:“我做事对得起自己便成,不需要你来服气。”

    这态度在众人看来实在自傲,人群中顿时爆开种种讥讽声,穆长宁才没工夫去理会。将才那场战斗耗费心神精力,她需要调整。

    季敏拉着她走下战台,孟扶桑顿了顿赶紧跟上,不动声色护在她们身边。

    直到远离了战台,孟扶桑注意到穆长宁额间沁出的冷汗:“师妹的脸色不大好看,可有哪儿不适?”

    穆长宁摇摇头,“有些头疼,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孟扶桑思索片刻便取出了碧玉箫,“二位师妹可有兴致听一曲?”

    听曲?现在?

    穆长宁与季敏面面相觑,倒是不曾拒绝,往一旁石块上坐下来,孟扶桑便就着碧玉箫吹奏曲乐。

    这是穆长宁第二次听他吹曲,上回还是在坊市时听到的御兽曲,而这次的曲调,更加悠扬舒缓,婉转柔和,丝丝缕缕抚平烦躁疲惫,竟有种头脑一清之感。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