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同伴

    穆长宁之前不曾学过阵法,她大多时间都在丹峰学习提纯草药,阵法方面确实没来得及接触,遇到这种情况,真就是瞎子一抹黑了。

    传送门虽说是随机传送,可这么一传把她送到阵法里,运气还真是背到家。而且看传讯玉符没有丁点儿反应,这阵法恐怕还有隔绝传讯的作用。

    她没有阵法基础,要破阵谈何容易?

    不过这时候穆长宁倒没有去问望穿怎么破阵了,这三年来望穿不在的时候,凡事都是她自己解决的,望穿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帮她,却不能代替她修仙,终究迈步走上这条路的,还是她自己。

    船到桥头自然直,本来到这秘境来也是为了历练,什么都靠别人,实在失了最初的意义。

    在这一点上,望穿和她想的一样,所以,此刻他老人家老神在在地在空间竹屋里啃着灵果,根本不管外面发生的事。

    穆长宁又在这个峡谷里转了一个多时辰,这已经是第三次路过这块被做了记号的大石了,再这么转下去毫无意义,她干脆停了下来。

    阵法她虽然不懂,但好歹听季敏和陶恒说起过一点,阵法的关键在于阵眼,布阵人布完阵,就是通过阵眼离开的,若没有留下阵眼,布阵人自己也走不出来这个阵法。所以九死一生,还是会留下一道生门,而破阵的关键,就还在于找到阵眼。

    八卦方位的计算穆长宁是不会,她只会感受周围的灵气分布,既然阵眼之于别处有所不同,兴许还有细微的能量波动。

    她的灵根类型是火木双灵根,对火灵气与木灵气十分敏感,可这个峡谷灵气实在稀薄地厉害,几乎感受不到。

    她实在不明白,这个困阵,究竟是人为布下的还是天然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放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

    穆长宁轻轻叹了一声,望穿凉凉道:“这么快放弃了?”

    “谁放弃了?”她从灵兽袋里放出了几只大王蜂,在每一只上面都留下了神识印记。

    望穿不解:“你干什么呢,它们能有什么用?”

    “你可不要小瞧动物的本领,它们在某些方面的感知可比人类敏锐多了,修士全身上下虽然都被灵力改造过,五感六识超越凡人,但要和动物天性相比,还差得远了,所以妖兽虽然灵智不突出,但在肉身方面总有它的特长。”

    现在这个困阵就是个死阵,寸草不生,连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大王蜂采蜜是天性,嗅觉十分灵敏,若能找到一株植物,就等于找到了生机,就不怕顺蔓摸不出瓜来。

    望穿抽抽嘴角,“哪来这么多歪理?”

    嘴上虽这么说,可另一方面又觉得,好像还真有几分道理。

    大王蜂出去转悠的时候,那只睡了许久的觉觉终于醒了,摇晃着肥硕的身体钻出灵兽袋,摸不清方向似的在穆长宁头顶一通转悠,随后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它干什么呢?”望穿抽抽嘴角,对这只小东西实在提不起半点好感。

    穆长宁心念一动,笑了声赶紧跟上觉觉。

    其他的大王蜂都回来了,没有半分收获,倒是觉觉七拐八拐地拐到了一块山石前,胖硕的身影往前一撞,消失不见了。

    穆长宁愕然,伸出手触碰了一下石壁,发现自己的手掌毫无阻隔地穿过了山石,就像被齐腕斩去一般,还感觉不到有一丝灵力波动。

    “原来是结界。”她笑道:“看吧,我就说是有用的!”

    望穿翻个白眼,穆长宁已经穿透结界走了出去。

    这是一条长长的甬道,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穆长宁取了几块灵石出来照明,她的夜视能力不错,能够大致看清洞中的景象。

    因为和觉觉签订了契约,她能感受到觉觉的大致方向。甬道很潮湿,头顶时不时有水珠子滴下来,而走了一刻钟后,甬道也到头了,觉觉在尽头处急切地转了几圈,又一头往石壁撞去。

    穆长宁不疑有他,同样穿过石壁,脚下却蓦地一空,再反应过来,全身都浸泡在了河水里。

    腰间挂着的玉符嘀嘀嘀地不断地响起,是先前发送的消息有了回音,这说明她已经走出刚刚那个鬼地方了,而且四周的灵气明显比先前的浓郁了许多,她还能感受到无数游来游去的等等,游来游去?

    穆长宁一怔,发现周围许多墨蓝色的尖嘴鱼纷纷游过来,锋利的牙齿一张一合,被它们咬一口都能扯下一块肉,数量之多团团将她包围,完全能将她啃个干净。

    穆长宁不敢大意,朝水底扔了几张爆炎符。爆炎符在水里的威力大打折扣,但数张齐发还是能激起不小的气浪,穆长宁借着这股气浪的冲击,又使了轻身术一跃而起跳出水面,寒冰符一张一张扔出去,遇水化冰,在水面上开出了一条冰路。

    冰路维持时间不长,她必须抓紧时间,那些尖嘴鱼穷追不舍,用锋利的牙齿啃着她造出的冰,穆长宁没了落脚处,只好化出一根藤蔓勾住岸边的一棵大树,飞身而起。

    终于脚踏实地,穆长宁松了口气,然而这时候她仍不敢大意,四处观望,发现是一片树林。觉觉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穆长宁笑了笑,取出了蜂王蜜给它:“辛苦了。”

    觉觉就着吃起蜂王蜜,穆长宁便拿出玉符看了看其他几人的消息。

    韩楷和季敏已经会合了,她曾一度怀疑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心电感应,走哪儿都能撞一块儿,至于其他人,还都各自分散着。

    穆长宁发现孟扶桑也在一片树林里,而慕菲菲给他们的地图上,外围只有一片树林,即便无垠秘境回回开启时都有所变化,也不至于彻底改头换面。那她如果运气好的话,兴许能跟孟扶桑碰上。

    穆长宁收起了地图,抬眸间冷光一闪,一根暴雨梨花针飞射而出,将一只大眼蛙的头打破,钉死在地上。

    这是一只一阶大眼蛙,别看它小巧不起眼,它的蟾毒却有十分强烈的麻痹作用,而且这是一种群居型妖兽,喜欢潮湿的环境,河边有大眼蛙不足为奇。

    穆长宁蓦地站起来放开神识,全神戒备,果然此起彼伏蛙叫声响起,一群群的大眼蛙从草丛里、阴影处冒出来,足有两三百只,而大多数都是一阶,还有一些一看便是出生不久的幼蛙。

    这些大眼蛙来者不善,穆长宁倒是不怕,他们数量多,攻击却不出色,一阶的大眼蛙不过炼气期,靠的也就是他们体内那些毒,偏偏她还是不怕毒的。

    大眼蛙们成群结队扑上来,穆长宁心念微动,无根暴雨梨花针齐发,钉死了前头几只,一个转身,又是五根针飞了出去,眨眼的功夫已经少了十只一阶大眼蛙。

    暴雨梨花针不愧是上品法器,自从穆长宁把它祭炼过之后,就可以用神识随意操控它们,几乎不怎么消耗灵力,但效果却出奇的好。

    穆长宁别的不说,神识却是十分强韧的,而且她修炼破妄眼,眼力惊人,控制入微,现在最高的记录能连发七针,根根命中。

    大眼蛙见同伴被人杀死,暴怒地一拥而上,口中吐出水箭,那水箭有毒,一般炼气修士不敢轻易沾上,穆长宁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扔了张爆炎符出去,还有空暇使用摄物诀将到空中的水箭收集到玉瓶里。

    水箭落在她身上,一点事都没有,倒是大眼蛙被突如其来的火焰逼得寸寸倒退,它们还待上前,穆长宁的暴雨梨花针又到了。

    这些大眼蛙,个头灵活性高,眼部周围的皮肤质地软,只有找准的位置,才能一击即中,还须得端的快准狠。

    穆长宁现在已经连发七根针,一开始还是百发百中,到后来大眼蛙开始警觉了,这样的密集攻击之下,一轮只能打中两三只,其余都纷纷避过。

    “好!”

    穆长宁眼前一亮,如此一来反倒更激发出她的兴致,“那我们就来试试,是你们躲得快,还是我发针速度快!”

    穆长宁将大眼蛙的动作和环境等各种因素都考虑了进去,他们接下来所有可能的动作和行动轨迹都在脑中聚成了一张完整的图,福至心灵间,她觉得似乎自身与周遭都融为了一体,一切都听从她的指挥。

    她用神识发力时做了细微的调整,梨花针飞速发出,大眼蛙跳开躲避,而就在他躲避的刹那,梨花针猛地调转轨迹,往大眼蛙头部狠狠扎了进去。

    这次一击七发,个个命中。

    穆长宁心中一喜,感悟到这种状态的玄妙,忽的有种融会贯通之感。脑中飞速运转,干脆就将它们当成了练习的对象。

    她平素都是拿死物或者落叶来练习,可这些玩意儿明显不如大眼蛙灵活,千变万化,她渐渐找到了规律,已经学会了八针齐发。

    可这时候大眼蛙已经萌生了退意,敌方战力太甚,己方数量虽多,也经不起对方这样地消耗。幼蛙们转身便逃了,而一阶大眼蛙们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只好无功而返。

    它们没了敌意,穆长宁也没打算穷追不舍,收回暴雨梨花针,又捡了些大眼蛙收进储物袋,穆长宁便往林中走去。

    一路上倒是也碰到几只战力不强的妖兽,不是被她用梨花针先发制人解决了,就是一张符丢过去吓跑了,毕竟只是外围,多为一阶二阶的妖兽,而她运气还算好,目前为止还没有遇上相当于人类筑基期的二阶兽,如此对付起来也不算太麻烦。

    这样在林间走了三天,穆长宁采摘了一些灵药,品阶不算太高,年份也不出彩,就如众所周知的那样,外围的资源都已经被扫荡地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就非要提一提觉觉了,她这几天总算大致了解觉觉是个什么品种。

    贪吃蜂,灵蜂的一种,以花蜜为食,胃口是普通大王蜂的十倍,但它自己也会采花粉酿蜜,只是寻常的花粉它不采,它只采灵花,尤其是品阶不俗的灵花,而且它的嗅觉十分出色,隔着很远就能嗅到灵花所在。

    至于贪吃蜂酿出的灵蜜有什么效果,这个尤待考证。

    也是多亏了它,穆长宁采到了一株二十年的落钥灵草,一株三十年的雨皇花,虽然年份不怎么样,但这些都是中阶下品灵草,采回去好好培养,等望穿身体恢复了一部分,她完全可以将它们移植到空间,以成倍的速度生长。

    也许这个目标还遥远,但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今日已经是进入秘境的第四天了,何久与陶恒也碰到了一块儿,慕菲菲和孟扶桑都没了消息,穆长宁也是独自一人。

    和大家约定好的是,如果五天后还没有聚合,便不要再执着寻找同伴了,毕竟秘境只开启一个月,不能将时间都浪费在找人上。

    明天还是没有动静的话,穆长宁便准备去内围了,只身一人虽然有危险,但她至少还有空间这张保命底牌,再不济,路上若遇上觉得靠谱的,也可以暂时组团。

    这一日,穆长宁开始朝森林深处走。

    一路上也碰上过几个其他宗门的弟子,各自之间倒是互不往来,冷淡的很,他们都知道这外围没有好东西,而且进来秘境才多久,还不至于现在就开始杀人夺宝,除非是那些一开始就奔着这个目的进来的,而大宗门弟子主要还是为了历练。

    “高阶妖兽!”望穿突然大喝一声。

    穆长宁猛地一惊,神识小心翼翼碾压过去,果然察觉到了高阶妖兽的威压,最起码也有四阶,相当于人类筑基后期修为!

    怎么可能!现在这里还是外围啊,居然会出现四阶妖兽!

    “别管它,绕过去,趁它还没有发现你。”望穿严肃说道。

    穆长宁正有此意,当初吴满天和白杨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初期合力对抗四阶妖兽都吃力,险些回不来,以她现在的本领,硬碰硬简直就是寻死。

    她正想避开那块区域,却猛地感受一点熟悉的波动,低头看向传讯玉符,玉符定位功能开启,两个红点正在一闪一闪。

    其中一个红点代表她所在的位置,而另一个红点,则是同伴位置。

    意思是,那里有她的同伴?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