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再相见

    穆长宁犹豫了一瞬,孟扶桑失联之前就是在森林,现在玉符显示那里有人,会不会就是孟扶桑?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走?”望穿大喝道。

    穆长宁往自己身上拍了张隐息符,摇头道:“那里有我认识的人,我要去帮他。”

    望穿气笑了:“穆长宁,你脑子被门挤了?一个炼气期单独对上四阶妖兽,还有生还的可能?你去了能干嘛,去给他收尸呢?收尸都没得收,都给妖兽吃光了!”

    话虽这么说,道理她也明白,若对方素不相识,她也就默默离开了,可孟扶桑就在那里,他们还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丢下同伴独自逃生,她终究难以心安。

    “就看一眼,我会量力而行,若有转圜余地,总要试一试的。”

    她这么说,望穿都不好再阻止了,闷闷道:“情况不对就赶紧进空间。”

    穆长宁点头,小心翼翼地收敛住气息,轻手轻脚往林中去,躲在一棵两人环抱粗的梧桐后,远远观望。

    果然是孟扶桑!

    虽然穆长宁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他身上还穿着门派的服饰。因为新入了内门,衣袖袍角上的流云图案已经换成了墨蓝色,若他能从无垠秘境安全出去,必然会有金丹真人愿意收他为徒。

    此时的孟扶桑长身玉立,背脊挺直,显得仙风道骨,而他的面前正是四阶妖兽。

    那是一只铁甲犀牛,身形庞大,全身披着黑漆漆铠甲似的厚皮,头上的尖角短小而尖锐,正半蹲着身子伏在孟扶桑面前,大嘴一张便能将他整个吞下。

    穆长宁看得心惊肉跳,刚想催发出一根藤蔓将人卷过来拉上一起跑路,却见孟扶桑轻甩衣袖喝道:“放肆!”

    放肆?

    穆长宁愕然,孟扶桑大概是被吓傻了。

    你这是挑衅你知不知道,人家待会儿就放肆给你看了!

    光用嘴说管个屁用啊!

    然而让她不可思议的是,屁真的有用了!

    就见原本体型硕大的铁甲犀牛啪嗒一下趴在了地上,它的四肢本来就短小,这么一放低整个肚皮都贴地了,左摇右晃地爬行,两只脚趾扒住孟扶桑的裤腿,哼唧哼唧叫唤,满脸的求抱抱。

    而孟扶桑居然还伸手摸了摸它的犀牛角,它顿时像得了多大的奖励,扒拉着地面翻滚肥大的身子,裂开嘴笑得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穆长宁:“……”

    作为四阶妖兽的尊严呢?你他么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

    穆长宁满头黑线,望穿却一刹凝住了神色。

    孟扶桑低头看了看腰间的玉符,上头两个红点此时靠得极近,他眯了眼转身,“谁?”

    穆长宁只好走出来:“孟师兄,是我。”

    见有生人靠近,原先满地打滚的铁甲犀牛忽的一跃而起,全身戒备,浑身威压尽放,随时准备朝这个外来者发动攻击。

    穆长宁闷哼一声,在四阶妖兽的威压下腿一软单膝跪地,下一刻身上的强压却忽然消散,她抬眸望去,只见孟扶桑对着铁甲犀牛摆摆手,朝她快步走来。

    “穆师妹,你怎么样?”

    孟扶桑将她扶起,回身就瞪了那只铁甲犀牛一眼,铁甲犀牛霎时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伏下身子低唔个不停,水润润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她。

    穆长宁抽抽嘴角,“孟师兄,这只妖兽……”是来卖萌的吧?

    孟扶桑轻笑道:“这是我刚收的灵兽,大黑。”

    大黑嗷呜一声,猛地点点头,肥大的身子凑近两步,放低了身子摇头晃脑,鼻中呼出的气息全数喷在穆长宁脸上……

    呕!

    穆长宁转个身差点没吐出来,这只妖兽有口气!还是可以做生化武器的那种!

    孟扶桑轻敲了敲大黑的脑袋,大黑低唔着垂下脑袋,穆长宁只得干巴巴地笑:“孟师兄真……真厉害,连四阶妖兽都能收服。”

    孟扶桑淡笑:“侥幸而已。”

    这话实在是谦虚了,孟扶桑炼气八层,若强行与灵兽签订契约,至多也就能承受二阶妖兽的灵威,再高阶的就可能会被反噬甚至爆体而亡,除非是妖兽心甘情愿地跟他签订契约。

    她是知道孟扶桑御兽术了得,可就这么把一只四阶妖兽收了做灵宠,到底是有多大能耐啊?开挂都没这么厉害吧!

    穆长宁暗暗心惊,望穿忽然唤她的名字:“穆长宁……”

    “啊?怎么了?”

    对方沉默了一阵,又淡淡道:“哦,也没什么。”

    他现在还不能确定,没影的事,还是先做保留吧。

    穆长宁:“……”

    你这么说话说一半真的好吗,强迫症患者很煎熬的!

    孟扶桑对着玉符输了些讯息,转身道:“慕师姐那儿还没有消息,既然穆师妹我们会合了,接下来就结伴去内围好了。”

    他拍了拍大黑的脑袋道:“有大黑开路,我们能省下不少事。”

    大黑仿佛听到了主人的夸赞,嗷呜一声欢快地伏下身子,穆长宁和孟扶桑便顺势骑坐到大黑的背上。

    铁甲犀牛虽然身形庞大笨重,但却格外灵活,速度奇快无比,而且大黑本就是生存在秘境中的妖兽,对无垠秘境的环境十分熟悉,专挑着冷僻的小路,带着他们一路狂奔。沿途释放出来的灵威,一些外围妖兽根本不敢靠近,他们可谓畅行无阻。

    期间觉觉又领路帮她找了两株不足百年的中阶灵药,孟扶桑见到觉觉的时候还很惊讶:“居然是贪吃蜂,这个品种已经很少见了。”

    孟扶桑是御兽峰人,万兽图早已倒背如流,穆长宁有心请教一下,孟扶桑笑道:“贪吃蜂是灵蜂的一种,没有攻击力,灵力也不出色,甚至永远没有进阶的可能,不过它们的生命漫长,专门采食灵花花粉,酿出的灵蜜也随着采食花粉的不同而不同。比如它若采食朱颜草花粉,灵蜜便有驻颜美容功效,采食灵芝花花粉,便有固本培元之效……甚至有一定小的几率,能使得花种产生变异。”

    那些灵蜜功效各异也便罢了,使花种产生变异意味着什么,穆长宁哪会不清楚?

    便如赤屏花与金边赤屏花,一个是低阶灵草,一个却是中阶灵草,硬生生提高了一个品阶,价值也是天差地别。

    穆长宁骇然:“这么一来,岂不是有许多修士都争抢着要得到贪吃蜂?”

    “是啊,好多修士不计后果地将贪吃蜂收为己有,它们本身没有攻击力,只能任由修士鱼肉,被逼迫着整日不停地采花酿蜜,不知节制,都是过劳死的……”

    也是因此,现在贪吃蜂的存世已经十分稀少。

    孟扶桑轻轻一叹,觉觉胖乎乎的身子朝他飞过来,落在他掌心,撒娇似的蹭了蹭。孟扶桑轻笑,取出了一只玉瓶,在手心滴了一滴淡黄色的液体,觉觉便蹭着他的手心一点点吃干净。

    穆长宁发现灵兽们对孟扶桑总有一种别样的亲和,这难道就是御兽师的魅力所在?

    “穆师妹,你这只贪吃蜂是成年雌蜂,体内应当还有保存的蜂卵,往后必会繁殖出更多。”

    孟扶桑将方才拿出的玉瓶给了穆长宁,“这是蜂王浆,配合着蜂王蜜喂给它,等往后它产下幼蜂,再给它们建一个蜂巢……灵蜂的天职虽是酿蜜,但它们不是修士牟利的工具,穆师妹还请适可而止。”

    穆长宁明白他的意思,郑重道:“多谢师兄指点。”

    二人原地休息了一阵。

    这已经是进入秘境的第八日,他们走到了外围与内围的交界处,这里已经能频繁看到三阶妖兽,但出于对大黑的忌惮,一时也没有敢上前打扰的。

    穆长宁喝了口水,望向一边闭目打坐的孟扶桑,大黑在他身旁以保护的姿态趴伏着。

    是什么原因,能让一只四阶妖兽对一个炼气修士言听计从?

    穆长宁好奇心起,紫元诀缓缓运转起来,双眸变成了淡淡的紫色,神识小心翼翼避开大黑,落到孟扶桑身上。

    就见他周身亮起一层莹白色的光罩,光罩上却没有任何流转的碎光。

    穆长宁倏地一怔。

    无灵根?怎么可能!

    再一细想,她的破妄眼还没有失灵的时候,之所以看不出孟扶桑的深浅,大概是因为他身上有什么遮蔽体质的法宝……

    想到这里不由暗暗摇头叹息,修士都注重个人**,每个人有各自的机缘,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女主,被光环笼罩了,借着好奇的名头去窥探别人,心境上便输了一截。

    穆长宁悄悄收回神识,犹自反省,大黑忽的抬起头,孟扶桑也紧跟着睁眼站起身。

    “有人来了……还有一只四阶妖兽!”望穿小声说道。

    穆长宁放开神识,就见十里之外有一男三女正在御器快速奔逃,这四人她恰恰都认得,身穿苍桐派服饰的是慕菲菲和陶芷馨,而另外两个是天机门弟子,其中那个女修赫然就是凌清婉,至于那唯一的男修……

    穆长宁浑身一震,纵然三年未见,他此时模样也十分狼狈,她还是一下认出他来。

    凌玄英!

    竟是凌玄英!

    “是慕师姐!”孟扶桑目光微凝,只因慕菲菲四人的身后,正跟着一只四阶的霹雳虎,虎生双翼,凌空飞行,跟在四人身后穷追不舍。

    凌玄英受了伤,半边身子被血染红了,而其余三人身上也或多或少挂了彩,慕菲菲不要灵石似的往后丢各种上品符箓,陶芷馨头也不回只顾着跑了,凌清婉吓得花容失色,双腿颤抖不已,若不是凌玄英顺带捎上她,她恐怕连御器飞行的力气都没有。

    山林的地形不利于飞行,霹雳虎被这几个人类修士左摇右晃弄得头晕眼花,张大了嘴嘶吼一声,对准一直朝她扔符的慕菲菲吐出一个雷光球。

    四阶妖兽发动的能量攻击,慕菲菲即便用上品防御符都承受不住,防御光罩被雷光球猛地击破,慕菲菲身上又闪起一道七彩的光芒,终于成功挡下攻击。

    慕菲菲是符峰明华真君的入室弟子,她身上自然有诸多保命手段,方才的七彩流光,正是她的护身宝衣,但即便有宝衣在,她的身子也还是被远远冲开,撞到一棵大树后方才停下,蓦地吐出一口鲜血。

    霹雳虎见这个女修终于落下,兴奋地张大嘴,飞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就欲将她嚼碎。

    慕菲菲全身灵力消耗殆尽,咬紧牙暗道了声吾命休矣,闭上眼再无力反抗,然而千钧一发之际,身子猛地一阵凌空,再睁眼,便见穆长宁御剑拉着她躲离了猛虎攻击,而猛虎扑了个空,将面前一棵大树拦腰折断。

    “长宁!”

    慕菲菲惊喜连连,她原以为自己真是要死了!可回过神来脸色又是一变,赶紧推开她道:“长宁你快走,四阶妖兽我们对付不来,被它追上我们都只有死路一条!”

    穆长宁顺势给她喂了一颗培元丹和两颗回气丹,道:“慕师姐放心,我们暂时没事。”

    慕菲菲一愣,顺势将丹药吞下,回头就见那只霹雳虎已经和另一只铁甲犀牛对上了,她脸色蓦地一白,“又……又一只四阶兽?”

    本来一只就已经足够要了他们的命,如今还来一只!

    “那是孟师兄的灵兽。”穆长宁简单解释了一下,将慕菲菲带去安全的区域,远远观望。

    陶芷馨凌玄英和凌清婉各自都消耗过度,纷纷停下来服用丹药,又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孟扶桑吹起御兽曲,大黑和霹雳虎鏖战正酣。

    一只是万兽之王,虎添双翼,以攻击著称,一只身躯庞大,铜皮铁骨,防御出色,两只妖兽都是四阶,硬碰硬撞上,无非是看它们究竟是攻击更胜一筹,还是防御棋高一着。

    穆长宁偏过头望了眼凌玄英,他服了回春丹伤势暂时稳定住了,只是灵力的亏损一时半会儿恢复不过来,脸色因为消耗过度惨白如雪。

    觉察到穆长宁的目光,凌玄英抬眸望过去,微微颔首,穆长宁一愣,同样淡笑相回。

    二人以这种方式再相见,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修真界都讲究一个缘字,能够再见面,已是极好的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