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奇火?妖火?

    过了大约两刻钟,秘境的入口就关闭了,再没有弟子从里头出来,成规真人在人群里寻寻觅觅,脸色一片灰败。

    没有!没有!没有!

    哪都没看到凌玄英,他的得意弟子,竟然没有出来!竟然陨落在了秘境里。

    他好不容易收这么一个弟子,还是千年一遇的混元体质,只要好好培养,未来定能登峰造极,可在他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时,便已经陨落了!

    成规真人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而另一边同济真人也要崩溃了,慕菲菲如何都见不着人,随便哪个弟子都说没看到她,不仅是她,还有好些精英弟子也同样不见踪影。

    这些都是门派的根基,是未来的希望,居然都一起陨落在了秘境吗?

    其实也不仅仅是苍桐派和天机门,包括浩气宗与藏剑阁,那两个领头的金丹真人这时候各个焦头烂额,无非是自家门派的精英们不知所踪。

    遇上一个两个这种情况也就罢了,成片成片地出现这可就不对劲了。

    同济真人为了保险起见,拿出传讯符传讯回门派。

    作为门派的精英弟子,自身拥有的条件自是比一般弟子多得多的,例如每一位精英弟子都会有一盏魂灯,是抽取了一丝元神制成的,若这名弟子陨落了,魂灯就会随之熄灭。

    只要回去查看这些精英弟子们的魂灯是否还亮着,就可以确定他们如今是否还安然无恙。

    成规真人自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同样发了传讯符回宗门,其他门派纷纷效仿。

    陶芷馨倒是被顺利传送出来了,她望了望四周,果然没见慕菲菲和穆长宁这二人的身影,就连陶恒这个没用的垃圾也没了,不由勾唇轻笑了笑。

    四阶霹雳虎是这么好对付的?要不是她聪明,跑得快,恐怕早就去下面陪她们了!

    只是可惜了那株万年灵雾幽兰啊不过能一次性解决两个小贱人,陶芷馨心里还是相当痛快的!

    另一边天机门的队列里,凌清婉恨恨瞪了眼陶芷馨。

    她的双手伤口已经结了痂,回去后用上好的伤药调理一阵也能恢复如初,可当时手掌被炸得血肉模糊,不提有多痛苦,本来该属于她的万年灵药,就这么被毁了,她怎么也不甘心。

    后来若不是她趁乱偷偷溜了,兴许就和自己那短命的五哥一样,去见阎王了!

    都是这个人害的!

    凌清婉不由自主在心里暗暗恨上了陶芷馨。

    不提秘境外如何鸡飞狗跳,且说当时那一大片红色光柱覆盖范围之内,所有闯入到内围的炼气修士们,此刻都已经转移了阵地。

    穆长宁在自己昏迷过去之前,好歹还记得将重伤的霹雳收回灵兽袋,随后整个人都陷入了无边的幽暗,直到耳边响起一阵聒噪的鼓声。

    她烦躁地挥了挥手,那阵鼓声就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响亮,穆长宁恼得睁大眼,却对上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正眨着双黑白分明的眼,摇着拨浪鼓定定盯着她瞧。

    她怔了片刻,男孩慢慢伸出两根手指,不确定地问道:“这是几?”

    穆长宁嘴角一抽,答得中气十足:“二!”

    望穿开心地拍了下她脑门,“不错嘛,还没有傻!”

    说着自顾自地玩起穆长宁三年前给他买的玩具。

    这里已经是空间了,穆长宁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

    望穿好整以暇看着她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

    她现在这样子还真是够狼狈的,全身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口,血液干涸把她的衣衫都染红了,皱巴巴地攒成一团,不忍直视。

    不过最惨的还不是这个,这些好歹都是外伤,修士的恢复能力还不错,没多久就会好了。最惨的是,她的神识,真的是快碎成渣渣了,原先好歹只是裂了几道大口子,现在被灵犀虫音攻这么一刺激,她的神识没有四分五裂,还多少沾边挂钩地连在一块儿她都应该烧香拜佛了,没有变成傻子魂魄不全就要感恩戴德了!

    望穿看起来无奈得很:“我说,我不是说过你别再去作死吗?我就睡了一觉,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穆长宁弱弱伸出一只爪子,道:“我发誓,这回真不是我自己作的,突然出现那么多灵犀虫,根本不在我预料之内!”

    “秘境的一切要是在你预料之内,你就真神了!”望穿哼哼道:“更何况这个秘境还是一个多面秘境,每隔二十年轮回一次,开放的时候只能炼气修士进入,可一旦关闭秘境,这里头的一切都会成长变化。”

    “听不明白。”

    “果然是变傻了吧,说这么清楚还不明白!”

    望穿敲了敲她的脑袋,“这么说吧,你之前所看到的一切,只是这个秘境的一面,是无垠秘境每次开放之时的一种面貌,可这秘境却是由多层面貌组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面貌随机交替,有的地方保留,有的地方揭过,所以每一次秘境打开,里头的景貌都会与上次不同。”

    穆长宁听得一愣一愣的,大约神识损伤了确实会影响到思维的敏捷程度,好半晌反应过来,这不是跟抽奖一样吗?

    多重面貌随机抽选,抽到哪一重就是哪一重!

    “那这么说,我遇到这些灵犀虫,是因为我倒霉?”抽到了特等奖,五阶妖兽买一送四,再附带一群四阶兽?

    这也太尼玛坑了!

    望穿又开始摇头,“其他地方的规则确实如此,但中心地带,不受规则约束,那些灵犀虫,确实是常年生长在那的。”

    穆长宁想想也是,既然这个秘境叫无垠秘境,无垠草肯定不能变,那灵犀虫当然也就保留了,可“那我碰上的这群灵犀虫,怎么一点不讲道理,横冲直撞的?它们明明是种很温和的妖兽!”

    望穿看了她一眼,“这就是你倒霉的地方了,这个秘境的规则,受制于地心奇火还记得你先前看到的冲天红光吗?”

    穆长宁讷讷点头。

    “奇火出世,秘境动乱,百兽奔逃”望穿呵呵地笑:“不过也算你走运。”

    穆长宁不解,望穿让她出去看看,她心念一动,已经跌出了空间。仅仅是动了这么一下,脑中便跟被铁锤凿开了一样,可她也来不及管这些了。

    眼下自己正处在一个熔岩隧道里,满眼的火红,隧道尽头铺面而来的热气随时能将人烤化,穆长宁拿了两张寒冰符给自己降温,才能勉强抵挡住热浪的侵袭,然而没一会儿的功夫,寒冰符就承载不住力道碎裂了。

    穆长宁只能不断地消耗寒冰符,沿着隧道往前走。并不算长的通道,却因为这热浪,让人步履维艰。

    隧道的尽头是一大片的熔浆,持续的高温让她连呼吸都费力,时不时还有火星子溅到身上,烫得不行。她眯眼望去,只见岩浆中央束起了一根高高的石柱,而石柱顶端是一块石台,至于石台上面有什么,穆长宁没法用神识观测,肉眼也看不到。

    “这里是哪儿?”

    “地心。奇火出世,天崩地裂,你刚刚好掉到了这里。”望穿平静说道:“看到那片石台了没,上面的就是这地心奇火,这可是你莫大的机缘。”

    奇火?

    是了,苍桐派的讲授堂里曾经有说过,这世上存在有奇火,都是吸收天地精华经年累月孕育而生,含有一部分天地本源,威力狂暴蛮横。修士若能得幸将其收服,与自身真火融为一体,供己驱使,不仅于自身实力大有裨益,还有诸多数不清的好处,因而奇火于修士而言是不可多得的东西。

    奇火存在于世少之又少,大多数人究其一生都遇不上一种,即便遇上了,要将之收服又该何其之困难?那些自诩天才之辈,无一不是在玩火**。

    但修士都追逐实力,即便知道九死一生,可真当奇火完整摆在你面前,任君采撷,又哪有不动心的道理?

    穆长宁也不例外,她遥遥望着高处的石台,有一种欲念猛地在心底翻滚叫嚣。

    望穿在她耳边说道:“去吧,有我给你保驾护航,发生什么都有我给你兜着,安安心心交给我,我保证你能平稳把它给收了!”

    是了,有望穿在,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望穿可是神灵,是她的金手指,她把自己整得再惨,总有望穿给她出谋划策她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任何事。

    穆长宁拿出了龙泉剑,十张寒冰符一齐拍到自己身上,御剑飞起。

    可她低估了这片熔浆的威力。

    底下的熔浆沸腾不已,不断有火光气浪升腾,即便有寒冰符在也抵挡不住,发丝末梢蜷曲,皮肤亦被烤炙地生疼不已,然而石台依然远在天边。

    穆长宁艰难地操控着飞剑,在底下不断喷涌出的气流里,左摇右摆,飘忽不定。她必须全神贯注,否则一不留神掉下熔浆,等待她的就是连一点渣滓都不剩。

    神识的受损让她连心神都难以集中,“望穿,不行,太热了”

    “你不近到石台,我如何助你收取奇火?”望穿道:“宁宁,那可是奇火,此刻只你一人,独你一份,它注定是属于你的。”

    低沉的声音听起来不如往常清脆,却格外惑人。

    穆长宁心中一动,只一瞬便坚定了神色,忍受着脑中撕裂的痛楚,静心感受气浪的来源和去向,在它喷出的那一刻,御剑到它正上方,借着气压的冲力一往无前。

    高温的气流在她皮肤上灼出一串水泡,她也顾不得了,咬着牙给自己贴上寒冰符防御符,当真一步步飞上了石台。

    几乎踏上石台的那一刻,她就浑身脱力地瘫坐在地上,全身上下,从内而外无一处不疼,越疼就越让人清醒,越是清醒就越是痛苦。

    很奇怪,到了这片石台,方才难以忍受灼热高温消失了,身下的岩石是一种让人舒适的温暖,她喘息了许久,偏头望去,不远处,一簇血红色的火苗静静燃烧,摇曳生光。

    “这就是奇火?”穆长宁虚弱地问,一瞬不瞬盯着它瞧。

    血红色的光晕,印在眸里,像要把她整个灵魂都吸进去,燃烧殆尽。

    “宁宁,站起来,走近它,剩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了。”望穿听上去跃跃欲试。

    穆长宁半晌无言。

    望穿急了,恨不得敲她的脑袋:“穆长宁,你还等什么,它就要是你的了,夜长梦多啊!”

    她轻轻叹道:“望穿,以我现在的状态来收服它,你不觉得太勉强吗?”

    “这有什么,你忘了,我可是这世上唯一的神灵,所有有灵性的东西都要听我的,小小奇火,根本不在话下。”

    这是望穿惯常的语气,骄傲又自满,她几乎能想到他扬着下巴目中无人的模样。

    穆长宁轻笑,突然问道:“望穿,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

    他明显顿了瞬:“你在想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穆长宁低低笑了,将目光从奇火上移开,平躺着望着头顶。

    身侧是石台边缘,石台下是炽热的岩浆。

    她忽然闭了眼。

    “奇火当真是奇火。”

    乾坤倒转,万象更新。

    等她再睁开眼,岩浆、隧道、石台,什么都没了,她正躺倒在一块温热的火山岩上,那一缕血红色的火苗还在静静燃烧,妖艳诡谲。

    穆长宁无力看了看身侧,手中还握着龙泉剑,身上还贴了几张已经损坏的寒冰符,衣袖裤脚被火烧光了,裸露的皮肤上全是水泡。

    是真是假,她也分不清了。

    “穆长宁宁宁!”

    望穿在耳边疾呼,穆长宁懒懒地“嗯”了声,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

    望穿却大大松了口气,道:“幸好你聪明,没被这簇妖火所惑。”

    妖火吗?

    穆长宁没力气问话,这时候望穿大概又对她使读心术了,自发为她解释起来:“这簇火,叫做熔岩地心火,本来也应该是一种天地奇火,可惜处在秘境,而秘境最多的就是历练修士,千万载岁月下来,死的人多了,奇火吸收了过多死气,也变成了妖火,有了这蛊惑人心的作用。”

    “方才你若是真的伸手去收服它,它会把你烧得魂飞魄散,一点渣渣都不留!”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