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乾坤果

    两个小弟子的震惊无以复加,不止是他们,进出往来门派的弟子们纷纷僵成了泥塑木雕。

    往日里难得一见的讷言真君现身了,和苍桐派第一天才的慕衍师徒同框了,心目中偶像神话般的人物近在眼前,这种事放哪儿都值得他们这些小弟子追捧、津津乐道了。更何况,眼下真君竟还收了个新徒弟,一个只有炼气修为的徒弟!

    少不得有人打听起穆长宁。

    “那位小师姐是谁,看着好年轻,竟也有炼气八层了?”

    “能让讷言真君看上做徒弟的人,差得了吗?”

    “那定然是天资卓绝,可与慕衍师祖比肩了!”

    你一言我一语啧啧称奇,守门的小弟子默默插了一句道:“可我刚刚看她的身份玉牌,似乎只是普通外门弟子样式……”

    四下静了一瞬,爆发出“怎么可能!”“你肯定看错了!”等诸多言论,小弟子坚持道:“是真的!而且,这位小师姐我还相当眼熟,似乎是那位穆长宁穆师姐呢。”

    这下难免就有人问起:“穆长宁是谁?”

    “这个我知道!”

    一个容长脸的炼气弟子连忙拍手道:“她是丹峰的一个外门弟子,据说曾完美通过唐师叔的草药甄别考核,而且还在外门小比上以炼气中期修为打败了剑痴的弟弟,引得三位真人竞相争抢收徒的!”

    经这么一提,其他人顿时有了印象,“哦,是她啊!听说她最后还一个都没选,这么狂妄自大的人真是少见了!”

    “呸,有讷言真君愿意收你为徒,你会稀罕结丹真人吗?”

    众人纷纷沉默,虽然这样说有些不敬,但话糙理不糙,确也是事实。

    那守门小弟子忽然奇道:“她不是命丧无垠秘境了吗?最后出来的人里面,根本没有她哇!”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人家才能是真君的弟子啊!”容长脸弟子轻哼着摇头,一脸高深莫测,“两个多月前的门派小比,她还是炼气六层呢,这么短短的功夫已是炼气八层,不用说定是在秘境中得到了大好机缘了!”

    无垠秘境出现变故,门派中有不少前去秘境的弟子都在那闻所未闻的地宫中得到了机缘,这事已不是什么秘密,而这位穆师姐当时虽不在回归弟子行列,但如今既然再现身,期间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小弟子们感慨连连,既惊又羡:“天哪,穆师姐的运气也太好了些吧!”

    谁说不是呢?

    比起那些纯天然的精英弟子来说,无疑是这种从外门弟子身份晋升起来的更加接地气,也更能让他们有感而发。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关穆长宁复活归来又成为讷言真君新弟子的消息立即便在苍桐派不胫而走,传播速度之快如烈火烹油,令人瞠目结舌。

    慕衍领着穆长宁去丹峰的执事堂,他这人无论放哪儿都是焦点,一路都被行了注目礼。

    对于苏讷言让一个金丹真人为她跑前跑后,穆长宁只能默默给自己这师兄点根蜡。

    慕衍倒不觉得如何,反正自家师尊那德行,他早就习惯了。倒是这新来的小师妹……想到方才苏讷言说的“按着老规矩来”,慕衍几不可察勾了勾唇,笑容如昙花一现,很快便隐去难寻,任谁也没发现。

    此时的执事堂还算空闲,有那么几个小弟子排着队在孙师叔处领取交托任务,秦师叔正于桌案前翻阅典籍,唐师叔在整理编制灵药类别。

    慕衍的到来让三人都纷纷一怔,忙起身见礼,其余炼气弟子更是敛眉垂首不敢抬头。

    “慕师叔来执事堂有何要事?”秦师叔恭敬问道,心里暗暗琢磨否近来哪里出了纰漏,让师叔都要来跑一趟过问。

    唐师叔却是一眼看到了慕衍身侧的素衣少女,愕然道:“穆师侄?”

    秦师叔孙师叔闻言纷纷望来,孙师叔愣了愣憨笑道:“师侄原来你没死啊!”

    穆长宁请礼道:“见过三位师叔,弟子侥幸得出秘境,只临时出了点意外,这才延误了回门派。”

    “没事就好。”唐师叔颔首,注意到她的修为已是炼气八层,暗暗点点头,唇角微扬,显得一张黑脸也不是那么严肃了。

    穆长宁先前三年作为炼丹初级弟子在丹峰外门学习提炼药材,得到了唐师叔不少指点,唐师叔也很看好这个天赋异禀的小丫头,这次听说她没从秘境出来,心中还感到有些惋惜。

    慕衍由着他们叙旧,直到秦师叔又问了一次何事,才指着穆长宁道:“将长宁的身份玉牌换成精英弟子的,再在主峰挑选一处灵气浓郁的地域给她建造洞府。”

    三人皆是一愣,孙师叔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唐师叔秦师叔已是面色微变。

    秦师叔声音略微颤抖:“师叔的意思是,您要收穆师侄为徒!”

    能在主峰建洞府的,只有慕衍和讷言真君师徒二人,眼瞧着慕衍都亲自带人过来了,还指名道姓要为她更换精英弟子玉牌,不消说都能猜到怎么回事。

    秦师叔作为女修,又是丹峰的女修,自然对慕衍这位天才师叔钦佩仰慕,眼瞧着心目中的偶像竟然要收徒了,她如何能不震惊?

    “不是。”慕衍淡淡摇头。

    秦师叔长长松口气,方觉将才心跳都好像要停了,然而接下来慕衍的话却让她整个人呆若木鸡立在原地。

    “是师尊要收徒,长宁以后是我小师妹。”

    慕衍面无表情地阐述。

    对面三位筑基修士不约而同呈现出呆愣状态,就连向来沉稳的唐师叔此刻亦瞠目结舌,许久不曾动弹,而那几个炼气期的小弟子,早就石化了。

    苏讷言在丹峰弟子心中,就是神祇一般的存在,而慕衍先前作为讷言真君的唯一入室弟子,亦是可望不可及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有朝一日出现在自己生活里,别说是几位筑基师叔,穆长宁到现在也还没完全回过神来。

    见几人皆没动作,慕衍略有不悦地皱眉,唐师叔最先反应过来,轻咳一声,秦师叔连忙晕晕乎乎就接了穆长宁的旧玉牌去做事,孙师叔圆圆胖胖的脸憋得通红,突然“哇”一声抱住了穆长宁的大腿。

    “穆师侄,穆师侄!”

    孙师叔殷殷切切,急得满头大汗,仰头亮着星星眼直直望向她,“我长这么大,还没近距离见过讷言真君,能帮我要个真君签名吗?”

    唐师叔不忍直视地别过头,一副我不认识这人的模样,穆长宁抽抽嘴角,侧头看慕衍,慕衍淡着张脸视若无睹,穆长宁只好道:“孙师叔,您先起来。”

    孙师叔抱得更紧了,“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秦师叔走过来一个爆栗敲在他头上,“行了,别在这丢人现眼。”又将已经重新置办好的碧绿色玉牌交给穆长宁。

    苍桐派弟子的身份玉牌分三色,白玉色为外门弟子,青绿色为内门弟子,而这种通体碧绿的,则是精英弟子标志。

    “多谢秦师叔。”

    秦师叔微微一笑。对于讷言真君突然收弟子,她虽然震惊,但也没什么可说的,真君自有他的用意,哪是旁人能够置喙的?各有机遇莫羡他人,何况这小丫头还没满十四岁,这个年纪能达到炼气八层,谁说她没有资格做真君的弟子?

    他们是来修仙的,可不是来浪费时间长吁短叹埋天怨地的,与其将目光放在别人身上,倒不如好好审视自己。

    这么一想,秦师叔心中霍然开朗清明了一片,心境有了不小提升。

    穆长宁见她霎时眼明心亮,恭贺道:“恭喜秦师叔。”

    秦师叔回以一笑,拿出一副卷轴出来,正是丹峰的主峰图,“主峰峰顶乃是讷言真君的洞府,左侧的小寒峰是慕衍师叔洞府,右侧明火峰还空置着,灵气浓郁,灵田肥沃,适宜种植灵药,且有一条小火脉,方便炼丹,穆师侄你看就在这里建洞府如何?”

    穆长宁当然没意见,只是她不过炼气期,哪里担得起入主一座侧峰?

    慕衍淡淡道:“明火峰先留着,等往后师妹结丹了再入主不迟。”他指着主峰半山腰处一片区域道:“先在这里吧,我当年也在这里住过几十年,现在还空着,足以供你做修炼之地。再者……也方便师尊亲临指教。”

    不知为何,穆长宁觉得慕衍最后那句话听起来有点怪异,但还是点点头没意见。

    秦师叔便将地域划出,欲派小弟子前去收拾,慕衍抬手制止道:“不用,师尊喜好凡事亲力亲为。”

    慕衍带着穆长宁离开执事堂,那几个龟缩了许久的炼气小弟子顿时不淡定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秦师叔冷冷看他们一眼,几人连忙停下,却还是有一小弟子傻傻问道:“师叔,我不是在做梦吧?”

    秦师叔好笑道:“你说呢?”

    小弟子捏了把自己大腿,“哎呦”一声惨叫:“真的啊!讷言真君真要收小徒弟啊!”

    “那位可是三年前完美通过唐师叔考核的穆师姐?是那个两个多月前门派小比打败了许师兄,让三位真人争抢收徒的穆师姐?是那个死在无垠秘境的穆师姐吗?”

    “天哪,她活着回来了!还成了真君的入室弟子!”

    声音有些控制不住地尖利起来,难得的,秦师叔唐师叔孙师叔都没责备他们,事实上,他们也还没缓过劲。

    丹峰执事堂叽叽喳喳又炸开了锅,穆长宁刚走出执事堂没多远,季敏跟何久便匆匆赶过来,季敏拉着她左看右看,一把抱住她哭道:“我就说嘛,你哪里这么容易死啊,那些人根本都是瞎说的!”

    何久抹了抹微红的眼,傻傻笑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别后重逢,险些生离死别,穆长宁心中亦感慨良多,但有这些朋友伙伴还挂念惦记,心中又升起阵阵暖意。

    慕衍看了看她,淡淡道:“我先行一步,你稍后再来主峰。”

    季敏何久这才注意到慕衍,神色讪讪,待人离开后,忙拉着穆长宁问:“你在秘境里都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时没出来,他们都说你肯定是死在里面了!还有,那些弟子传言说你拜讷言真君为师了,真假的?”

    穆长宁惊叹这八卦传播的速度,扶额道:“这事说来话长。秘境动荡,我掉入了一处地心,在里面困了十几日,随后被传送出来时自己都不认识在哪了,兜兜转转去了钦州玉兰城,这才回来的。至于师父,我确实是因缘巧合拜了讷言真君为师。”

    季敏抹了把泪,轻推她一把道:“就说你这丫头命好!”

    三人聊了阵,说到他们在秘境中的事,何久轻叹道:“我们似乎是到了一处地宫,可具体在里头都发生了什么,说来也是奇怪,每个出来地宫的人,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穆长宁愕然,这是集体失忆啊!地宫里有什么东西切断了他们的记忆吗?

    季敏摇摇头不解:“连门派中的真人长老们也不能下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地宫好东西尤为多,何师兄在里头得了样轻身法器,我也得了本不错的功法,每个进地宫的人,最少也有几块上品灵石。”

    “你们都安全出来了吗?大哥、慕师姐、孟师兄、韩师兄他们呢?”

    “放心,都出来的。”季敏轻笑道:“陶师兄还是我们中收获最大的呢,他得了一枚乾坤果。”

    对于他们这种学炼丹术的来说,熟悉各种草药无疑是基础课,乾坤果,在百草图鉴中亦有详尽记载,这是一种高阶上品灵果,乾坤造化,洗筋伐脉,能洗去修士的一条灵根。

    乾坤果树在如今的修真界已经极罕见了,且乾坤果树一千年一开花,一千年一结果,修士一生中即便有幸遇得上乾坤果树,也未必能享用得到乾坤果。

    如陶恒这样的四灵根,乾坤果恰恰是最需要也是最适合的,大哥确实得了一样了不起的机缘。

    穆长宁也为陶恒高兴,可转念一想,乾坤果非同小可,连元婴修士恐怕都要觊觎的,如今季敏何久都知道了,那门派中岂不传开了?

    这不是拿陶恒放在火上烤!(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