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调.戏不成反被揍

    总的来说,和凌清溏的相处应该还算和谐,当然,如果不是她若有似无总是说起讷言真君的话。

    直到她第三次提起苏讷言,连走在一侧的凌玄英都忍不住偏过头打量她。

    穆长宁心中轻叹。她知道,如果此时此刻自己不是讷言真君的徒弟,凌清溏未必会表现出这样的熟稔。

    在修真界,有师父和没师父毕竟是不一样的,有一个德高望重的师父,那就更不一样了,同样的,九年前和九年后,也到底不一样了。

    彼时她是受人欺凌的弱今日她是讷言真君的徒弟,对待不同的身份人,自然会有不一样的态度,她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感觉。

    三人在坊市中穿梭,因天机门是此次丹道盟的考核大赛的举办地点,这两天能在门派坊市中看到身着各门派服侍的弟子,坊市也比平时热闹许多。

    凌清溏在门中很受欢迎,她容貌出挑,天资出众,个性清淡,如清水芙蓉般玉洁冰清,天机门中众门生多称她为清莲仙子,一路上都有不少目光、尤其是男修的目光追随他们。

    在凌清溏身侧,无论凌玄英或者是穆长宁,都已黯然失色,充其量便是充当她这朵清莲的绿叶。

    凌清溏似乎对这种状态很满意,心情愉悦地微微勾唇,更是惊叹了一众男修。

    “清莲仙子对我笑了,太美了!”

    “你死开,仙子分明是对我笑了!”

    穆长宁抽抽嘴角,庆幸自己没长成凌清溏这样,否则一出门就被围观,得多烦?

    凌清溏一点也不在意外人的目光,邀请道:“长宁可有什么需要的,这边多是些门派弟子摆的散摊,你若想找一些高阶灵药灵草,可以去珍宝斋的高级交易会。”

    穆长宁看她一眼,“清溏如何知道我需要高阶灵药灵草?”

    凌清溏微怔,“炼丹师都爱收集灵药,难道长宁不是吗?”

    穆长宁失笑,“自然是的,不过我想先随便逛逛,多谢清溏的好意。”

    凌清溏薄唇微抿,发现凌玄英正神色古怪地看向她,不由别过头去。

    难道是她太激进了?对于穆长宁,她分明已经足够的耐心和诚意了,别人想求她多说一句多看一眼还求不来呢!

    凌清溏垂眸细思,一张传讯符突然飞到她面前,凌清溏很快读取了传讯符中的内容:“师姐,丹房出了点问题,师姐快来看看吧。”

    丹房这几天可是重地,过两天七大宗门弟子和一些修真家族及散修炼丹师都要在这里进行丹药考核,门派对此很是重视,凌清溏是丹峰弟子,自然对此事上心。

    “五哥,长宁,临时有些事,我得先离开一下。”凌清溏歉意道:“长宁,今日不能陪你逛坊市了,改天考核完,我再带你四处逛逛。”

    “好说。”

    凌清溏走后,那群粘在她身上的视线也跟着走了,穆长宁好笑之余,听到凌玄英颇具歉意地道:“都是我考虑不周,十一在门中颇受关注,如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了。”

    “可以理解。”见过现代的追星,现在这种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凌清溏人长得美,年纪轻,修为高,天资出色,在男修中人气高涨那是必然的事,就像苍桐四杰在门派中大受欢迎是一样的。

    凌玄英松口气,道:“十一很是崇敬讷言真君,包括十一的师尊禄山真人也对真君推崇备至,因而方才难免多问几句,穆道友还请不要在意。”

    虽然他也觉得方才凌清溏有些奇怪,但暂时归为这个原因。

    原来昨日接见他们的那位禄山真人是凌清溏的师父。想到这两师徒,好像确实对师父颇为关心。

    穆长宁默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可在意的。”

    无论凌清溏是出于什么原因亲近她,她是讷言真君的弟子这一点没错,既然是师父的徒弟,享受着高待遇,就该做好某些觉悟,准备迎接那些接踵而来的刻意结交。

    她并不想用这种心态去想凌清溏,但也不妨碍自己留个警醒,这些年她虽常年闭关,少与外头联系,可却不代表她连最基本的人情世故都忘了。

    这一边她和凌玄英正在随便逛着坊市,另一边一个同样筑基初期的天机门男修看到二人的身影皱了皱眉,摇着手里的折扇,拉了一个小弟子就问:“凌玄英旁边那女人谁啊?”

    小弟子一怔,默了半晌道:“那是苍桐派的……某位女修。”

    “废话!”男修拿折扇狠狠敲着那小弟子的头,“她身上穿着苍桐派的衣服,我是瞎了看不到吗?我问的是她跟凌玄英什么关系!”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小弟子脸一苦,见男修又要一扇子打下来,连忙缩了缩脖子,“别别别……师叔,您这就为难我了,我是真不知道,只听说昨日苍桐派的丹师们过来,玄英师叔特意去接待。”

    男修收了扇子,若有所思。

    昨日苍桐派的郁参真人带着门中一百多名丹师来门派,凌清溏的师父禄山真人倒是特意赶去迎接,可这跟凌玄英有个屁关系?他去凑什么热闹?

    看着凌玄英和穆长宁相谈甚欢的模样,男修轻蔑地勾了勾唇,“还以为你喜欢什么货色呢,居然是这种清粥小菜的类型!”

    “玄,玄明师叔……”小弟子畏畏缩缩唤道。

    这男修可不就是凌玄明?

    凌玄明斜睨他一眼,哼道:“滚吧!”

    小弟子千恩万谢地滚了,门派中都知道玄明师叔和玄英师叔不睦,撞上这枪口,也是他倒霉。

    凌玄明拿折扇抵着下巴,目光一路追随着那二人。

    凌家自从依附天机门,现在在门中也算有一席之地,毕竟族长是个金丹真人,他们这些族人地位随着一路水涨船高。

    凌清溏因资质出色被禄山真人收去当了徒弟,没了凌清溏在自己面前挡着,凌玄明的日子本该过得顺风顺水,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凌玄英居然会是混元体质!还被成规真人收为入室弟子!

    祖父凌易平如今也是金丹初期真人,可成规真人是筑基后期,且凌家当初能进门派,靠的还是成规真人,现在哪怕是祖父,都对凌玄英高看一眼、以礼相待。

    凌玄明从前被凌清溏压一头,现在又被凌玄英抢了风头,心里一口闷气真是不吐不快。

    眼看着凌玄英跟一个女修关系这么近,凌玄明不由就动了歪主意……

    散摊这里确实没什么可看的,逛了一圈没有她感兴趣的东西,凌玄英也说带她去珍宝斋的高级交易会所去看看,忙着去坊市的执事堂领入场玉牌,让她先在珍宝斋前等等。

    穆长宁看着面前人来人往,偶尔还有几个苍桐派的弟子跟她打招呼,看来他们都是来坊市凑热闹的。

    从刚才开始她就察觉到一道视线时不时地追随着她,一开始她没放心上,可等到凌玄英走后,这道视线就愈发灼热了,她暗暗用神识探查,待看清来人后不由冷笑出声。

    世界果然很这人不是凌玄明是谁?

    她还没找他,他就先找上门来了?

    穆长宁不耐烦地皱眉,按捺住心底某些躁动,心道这里可是坊市,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这人总不至于乱来,莫要乱了阵脚。

    可她有时候真的低估了人的厚脸皮程度。

    凌玄明一见凌玄英走开,就抓住了这个好机会,摇着折扇仪态偏偏地走过来。

    不得不说,凌玄明这人长得还算人模狗样,俊逸潇洒,靠着这张脸,他在门派中一向很吃香,许多女修都对他芳心暗许,再加上他甜言蜜语几句,就被忽悠地找不着北,以身相许,他自诩风流,对待女修很有一套,穆长宁这种看上去涉世不深的小丫头,还不手到擒来?

    “这位姑娘,在下凌玄明,敢问姑娘芳名?”凌玄明作了一揖,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深情款款地看向她。

    可惜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在穆长宁眼里,他跟猪头是等价的。

    “干你何事?”穆长宁眼皮不抬一下,侧过身子懒得看他,否则她真要忍不住先把他揍一顿再说。

    凌玄明一挑眉,这居然还是个冰美人!凌玄英怎么会喜欢这个调调?难道是因为跟十一待一块儿待久了?

    这么轻言放弃,凌玄明就不是凌玄明了,他摇扇走到穆长宁面前,展颜笑道:“有朋自远方来,我等自然要尽地主之谊,苍桐派与天机门向来交好,在下愿为姑娘做一回向导。”

    言语间带了三分潇洒,三分风流,却又彬彬有礼,恰好地不让人觉得轻.佻。

    来往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由会心一笑,天机门的弟子们纷纷驻足围观,心想玄明师叔看来又要拿下一位女修了,这次还是苍桐派的弟子,想想都觉得倍儿有面子。

    几个苍桐派的男弟子立刻围在了一起,瞪圆了眼睛。

    “咦,那是穆师姐!那男的在干嘛?”男弟子甲低声问道。

    男弟子乙敲了一下他的头,“还能干嘛,这男的是在搭讪我们穆师姐呢!”

    “穆师姐也有人搭讪?”那弟子甲惊愕道。

    男弟子丙不由插嘴问了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为何穆师姐不能有人搭讪?”

    两人顿时一脸看白痴地看向男弟子丙,男弟子甲摇头说道:“穆师姐长相只能说清秀,远没有到令人一眼难忘的地步,人家是疯了傻了一眼看上她?”

    说完,立即捂了嘴,生怕这话被穆长宁听了去。

    男弟子乙呵呵笑道:“这只是其一,其二,穆师姐实力出众,打遍炼气无敌手,连筑基修士都能被她打趴下,是个男的谁不喜欢小鸟依人,这么强悍的女修,反正我是消受不起。”

    周边一些天机门弟子听到了这番话,对视两眼纷纷笑道:“这回可不一定了,玄明师叔号称采花妙手,采遍家花野花不失手,你们那穆师姐,定然也逃不过玄明师叔的手掌……”

    那个“心”字还没说出口,众弟子就见穆长宁一把抓住凌玄明伸向自己的手,用力一掰,一拳头直照着他的鼻梁骨打去,又狠狠朝着他胸口踹了一脚。

    常年练剑淬体,穆长宁的手劲十足,凌玄明当下就被打得鼻血直流,而这一脚她又用了灵力,若不是凌玄明有护身法衣,估计也得被踹出内伤吐血三升不止。但饶是如此,他也被踹出两丈开外,倒地不起。

    穆长宁拿出帕子,嫌脏似的使劲擦了擦手,随手一个火球术把帕子烧成了灰烬,冷冷看向他,“出门前最好照照镜子!”

    凌玄明只觉得右手好像断了,鼻子剧痛不已,胸口被踹得一口气险些上不来,再听她说这么句话,气急攻心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这个臭女人!

    他不过是看她皮肤特别的水嫩光滑,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掐一把,结果手指还没碰上呢,她就下这么重的手!

    还让他照照镜子?当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啊呸!你他么怎么不自己照照镜子,就你那副尊容,还天鹅呢!

    妈蛋,他留恋花丛那么多年,从没失手过,一来就碰上这么个疯女人!

    凌玄明心里怄得要死,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在这坊市那么多人看着,他的一世英名全毁了!

    穆长宁才懒得理他,要不是看在这是天机门的地盘,她可不止掰他一只手、打他一拳再踹他一脚这么简单了!

    望穿嘻嘻笑道:“宁宁干得好!”

    穆长宁一怔,听他声音含糊不清,道:“你酒醒了?”

    自从她酿了酒,这家伙直接在空间里也挖了一个酒窖,天天醉生梦死,倒是难得见他清醒的时候。

    望穿打了个酒嗝,大舌头地道:“酒,好酒……嗝,宁宁,酒喝完了,你还有没有?嗝。”

    想到自己酿的酒,自己还没喝两口呢,不是被望穿喝了就是被许玄度搬了,穆长宁脸色又是一黑。

    见状,天机门的小弟子纷纷退后两步,生怕这位小师姐一个生气把他们也给揍了。

    有个小弟子轻声问男弟子甲:“你们这位穆师姐,一直都这么暴力吗?”

    男弟子甲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应,应该是吧……”

    男弟子乙捂脸不忍直视,“完了,穆师姐注定嫁不出去了!”(未完待续。)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