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月桂吗

    虽然他们并不识得,穆长宁炼出来的到底是种什么丹药,但在场的几位丹道盟考官都是货真价实的丹师,自然能够识别出这莹亮碧绿的丹药中蕴含的能量,已经达到了四品丹的范畴。

    一个炼气期?炼制四品丹!

    饶是他们见多识广,这时候都有点晕晕乎乎的了。

    这苏讷言到底是收了个什么样的小妖孽啊!

    谭舵主那一声惊呼没收住音量,不仅不远处的凌清溏听得真真切切,就连排在穆长宁身后的考核者们也都尽数收入耳中。

    考核大赛上能炼出四品丹并不算稀奇,可这炼出四品丹的人是个炼气修士,这就惊掉人眼珠子了!

    “那女修是谁?看着年纪轻轻,修为又低,竟能炼制四品丹出来?”有不少人问起穆长宁的来历。

    前两日在坊市见识过那出闹剧的人觉得这女修煞是面熟,可一时半会儿没把两人联系起来,直到一个苍桐派的小弟子激动地喊道:“那是我们穆师姐!”

    一众人闻言恍然大悟:“想起来了,前天还在坊市看到她呢,就是那个讷言真君的小徒弟!”

    “讷言真君!苍桐派的讷言真君?”

    “果然名师出高徒啊,炼气期就能炼制四品丹,只怕都青出于蓝了!”

    “苍桐派未来必将再出一位丹药宗师!”

    听着耳边的赞美,苍桐派小弟子们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浓浓的骄傲自豪,崇拜之情滔滔不绝,溢于言表,面上却挂着得体的微笑,谦逊道:“过奖,过奖。”

    “低调,低调。”

    凌清溏双目霍睁,檀口微张,袖下的手不由自主收紧起来。

    四品丹?

    一个炼气大圆满的修士,已经能够炼制四品丹了吗?

    凌清溏一时怔忪不已。

    如果让她现在去炼制四品丹,成败几率各半,所以此次考核,她保守地选择了只考核三阶丹师,但为了彰显实力,她又选择了三品丹中难度最高的护脉丹。

    她在想,自己炼气大圆满的时候在做什么?

    那时的她还在学着辨别各种草药,学着提炼药液,而真正开始炼丹,是从她筑基之后的事。

    四年的时间,能够炼制出三品护脉丹,师父禄山真人都说她极有天赋,可这天赋放到穆长宁身上,似乎都不够看了。

    欧堂主四人对着碧灵丹研究起来,谭舵主发现自己手里这一粒属于上品丹,再侧头看了看月桂仙子,欧堂主瞿舵主手里的丹药,好像都是上品丹。

    粗犷的眉毛跳了跳,谭舵主心里好像隐隐有种什么骚动在乱窜,对着玉盘里的碧灵丹数了数,找出了两粒带着金纹的碧灵丹,嘴角狠狠就是一抽,又爆了一次粗口:“我靠,极品丹!还两颗!”

    原本被穆长宁炼出四品丹的消息震得晕晕乎乎的众人,顿时觉得脑袋更晕了。

    极品丹是什么概念?顾名思义,那就是丹药品质达到了巅峰!

    一粒丹药下肚,并不是丹中所有能量都能被修士吸收干净的,品质越高的丹药可被吸收的能量就越多,而极品丹,那就是传说中无损耗的存在啊!

    在场的很多人甚至连极品丹是什么样的都没见过,只知道极品丹上必然会凝出丹纹来。

    如天机门在阵法领域独占鳌头,苍桐派一向都以丹药闻名修真界,可到底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小变.态啊?

    人比人都气死人了!

    苍桐派的小弟子们这回低调不起来了,激动地面颊通红,各个变成了星星眼,满脸写着“那是我们穆师姐”、“我们穆师姐最厉害”。

    凌清溏十指越收越紧,身边的侍女已经不止一遍在催她了,她猛地回神,侧过头淡道:“抱歉,道友,有劳道友带路。”

    她想,自己应该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

    极品丹,连师父也只能偶尔运气好了才能出炉一两粒,她炼丹这么久,从没有一次炼出来过。

    这就是差距。

    一向自视甚高的她,在穆长宁面前,输得彻彻底底……

    谭舵主飞快地数了一下,顿时像看怪物似的看向穆长宁,“总共出炉二十一粒,没有下品丹,九粒中品丹,十粒上品丹,两粒极品丹……丫头,你是怎么做到的?”

    穆长宁心道这就是草木原液的功劳了,但用在丹师考核上,就有点作弊的意味了。

    她第一次炼制碧灵丹,而且还替换了里面两味药材,本想着不一定能成功炼出,所以添加草木原液完全是为提高成丹率,最后那一炉孤注一掷全神贯注,可能这种情况下状态特别好吧,但能出极品丹只能说运气不错。

    可这种事让她怎么答呢?

    所幸谭舵主也只是感慨一下,又没要她真的说出个所以然,他们都是丹师,还能不知道炼丹跟修为、经验、天赋、运气都脱不了干系?

    谭舵主斜了月桂仙子一眼,冷哼道:“你看看人家炼不炼得出三品丹来!”

    月桂仙子脸色有些不好看,可事实摆在面前,她又不好说什么。

    这小丫头居然能炼出四品丹!

    月桂仙子自己也是四阶丹师,可她得到四阶丹师认证的时候都金丹初期了……这么一比,怎么就觉得特别不平衡呢?

    “我炼丹多年,从没见过这样的丹药!”瞿舵主饶有兴致地问道:“丫头,这是什么丹?”

    穆长宁扫视了一下他胸前的蓝色勋章,知晓了这是个六阶丹师,而另外三个人,那个女修是四阶丹师,交易会上见的男修是五阶丹师,那个儒雅俊秀眼含笑意的金丹男修是七阶丹师。

    这些人,都是在丹道上前辈,穆长宁恭敬答道:“此丹名为碧灵丹,是给灵兽吃的,长期服用能提高灵兽的修为。”

    话刚说完,谭舵主就猛地咳嗽起来,穆长宁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其他三人憋足了劲差点没笑出声。

    这二货刚刚居然吞了一粒!

    吞了一粒灵兽丹药!

    月桂仙子满腹的怨气霎时都散了不少,乐呵呵地娇笑不已,“让你手贱!”

    谭舵主面色讪讪,“我不就是想试试什么药效吗?”

    面对未知的丹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亲自试一试,反正四品丹还不至于吃死人。

    穆长宁抽了抽嘴角,又不大好笑出来,连忙低头。

    欧堂主反复翻转着手里的极品碧灵丹,眸光轻闪,问道:“这碧灵丹,可是讷言真君所创?”

    穆长宁微怔。

    怀璧其罪的道理谁都懂,她当然不好将自己拥有石年丹书的事说出去,而师父无疑就成了最好的挡箭牌,再说人家都自发给她找好理由了,她便不说话权当默认。

    欧堂主轻笑道:“真君果然大才。”

    如今众人耳熟能详的丹方,都是经过漫长岁月演变出来的,也许世家大族或是某些门派手里握有一些罕见丹方,可这碧灵丹也不是什么稀罕到值得珍藏的丹药,那就唯有可能是新创的了。

    修真界的丹师,都是依葫芦画瓢,按着已有的丹方炼丹,而每一个有能力创造新丹药的炼丹师,无疑都是有大才大能者。

    欧堂主点头道:“四阶丹师考核通过。”

    穆长宁施了一礼,她考的本是三阶丹师,选择炼四品丹完全是个意外,或者说,是被丹道盟硬逼出来的。

    也不知道他们跟师父有什么恩怨,故意为难她,若不是凑巧有石年丹书,别说四阶丹师了,三阶丹师凭证她都拿不到。

    侍女将穆长宁带去前厅,欧堂主给侍女传音道:“待会儿留一留她。”

    侍女一怔,知道欧堂主这是起了拉拢之心了,当下便对穆长宁愈发恭敬起来。

    四阶丹师的勋章是绿色火焰型,上头是一个朱红色的“丹”字,而所谓的凭证,便是一块输入了个人信息的玉牌。

    侍女道:“大师往后去丹道盟的回春堂购买丹药药材,凭此证可以享受折扣价。”

    通过了丹师考核,侍女的态度也变得十分恭敬,四阶丹师足以让她称一声大师。

    回春堂是丹道盟设立的连锁药铺,哪怕苍桐派门派中也设立了一间回春堂,这丹师凭证就相当于是一张会员卡了。

    穆长宁笑道:“多谢。”

    侍女将穆长宁请入一间厢房,道:“大师请在这里歇息片刻,等考核全部结束,丹道盟会为大师发布奖励。”

    炼制得出极品碧灵丹的炼气修士,若是还拿不到炼气组魁首,那就真是苍天无眼了,毕竟像她这种小妖孽,可不是年年都有的,可这事不到最后又不能做出决断。

    侍女退下后就守在门口,穆长宁隐隐觉得丹道盟是故意将她留在这里,不过想来他们也不会真做出什么,而她又需要恢复一下灵力,便吞了两粒回气丹就地打坐起来。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门外的禁制触动了一下,穆长宁挥手打开,欧堂主四人陆续走进来。

    “各位前辈。”

    欧堂主唇角含笑,“恭喜穆小友获得炼气组魁首,这是你的奖品。”

    他递过去一个储物袋,穆长宁神识扫过,发现是一件护身宝衣,欧堂主道:“这是用冰蚕丝炼制的宝衣,可挡下金丹修士的全力一击。”

    穆长宁愕然:“这是炼气组魁首的奖品?”太贵重了吧!

    瞿舵主笑道:“小友炼制出了极品碧灵丹,理当得此奖励。”

    谭舵主也道:“若不是有一人炼制出了六品丹,你还可能会是这次大赛的第一名呢!”

    穆长宁可没想过拿第一,得到护身宝衣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多谢各位前辈。”

    月桂仙子的目光上上下下不断地扫视,活像要将她盯出个透明窟窿,欧堂主清咳一声,月桂仙子只好讪讪收回视线。

    “穆小友,冒昧问一句,你如今几岁?”欧堂主温声问道。

    穆长宁微怔:“晚辈今年十九。”

    瞿舵主和谭舵主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讶。

    十九岁的炼气大圆满,十九岁的四阶炼丹师!

    他们十九岁的时候都在干嘛啊?

    二人苦笑不已。素来知道苏讷言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天才任务,结果收的徒弟也一个个都是妖孽。慕衍是这样,这小丫头也是这样。

    欧堂主笑意更浓,也不拐弯抹角了,“小友,可有加入丹道盟的意愿?”

    穆长宁吃惊地瞪大眼,讷讷道:“晚辈已有师门了啊。”

    那四人顿觉好笑,瞿舵主道:“丫头,丹道盟可不是什么宗门势力,至多就算是一个丹师团体,门中丹师互相探讨交流炼丹术,互通有无,各大门派都有不少人是丹道盟一员,而且身为丹道盟人,许多灵药都有优先购买权,很划算的。”

    那种哄骗小孩子的语气让穆长宁哭笑不得,虽然她的年纪在这些人看来,确实只能算个小孩子。

    成为丹道盟一员的好处说了一堆,可真正也没说到点上,这世上哪有什么平白无故的付出,有舍才会有得,丹道盟真这么好,也没见师门中有多少人加入啊。

    “多谢前辈好意,晚辈并没有这方面打算。”

    欧堂主似乎早就料到这种结果,也没多失望,瞿舵主谭舵主一脸可惜,月桂仙子冷哼一声:“和你那师父一个德行!”

    穆长宁怔了怔,反应过来才知道,原来师父也拒绝过丹道盟的邀请,难怪他们要这么为难自己了。

    想到这里嘴角忽然一抽,师父要她无论如何来参加丹师考核赛,该不会是在坑她呢?

    按着师父从来的性子,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欧堂主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勉强,小友何时愿意了,丹道盟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顿了顿又给了她一块玉牌,道:“小友炼制的碧灵丹相当不错,若有新品丹药,小友可以考虑放到回春堂来寄卖,价钱绝不会有亏待。”

    这是要和她做生意的意思了,穆长宁收下玉牌道:“多谢前辈!”

    欧堂主几人点点头,一众人各自离去,月桂仙子走到门口时忽然顿了一下,回身朝她走过来。

    “前辈有何指教?”

    月桂仙子瘪瘪嘴,轻哼道:“指教就免了,你今天表现还算不错。”她随手取了一枚玉简扔过去,“你今天那药材是我动的手脚,想必你也发现了,我从来不让人白吃亏,这东西你收下。”

    穆长宁汗颜不已,月桂仙子清咳一声道:“顺便,帮我问问你师父……”她的神情突然有些忸怩,耳根微微泛红,眼中波光流转,“帮我问问他,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月桂吗?”

    “……”

    月桂仙子说完转身就走,留下穆长宁整个人像石化了一样。

    大明湖畔是什么鬼?

    师父你惹得风流债!(未完待续。)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