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五行连环阵

    岑姓修士与尹姓修士自知理亏,闻言汗颜不已,那杜姓女修跳起来,还待说话,却被二人拉下。

    岑姓修士拱手道:“二位道友放心,我等会顾好自己。”

    杜姓女修不由愕然,传音道:“岑师兄,你修为比这个女人高,修真界以实力为尊,这分明该是我们的主场,为何要听她的话!”

    岑姓修士看了她一眼,摇摇头道:“杜师妹,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这位穆姑娘,精通阵法、实力出色,在这里,不是以修为高低论英雄,我们要若想要平安闯过这儿,穆姑娘会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尹姓修士也点点头,“确实,杜师妹,大家既然是合作,一起进了这里,那就一条心携手闯关,总归不会少了我们的好处。”

    杜姓女修咬紧唇,尤不甘心,可她虽然骄纵任性些,却也不是傻的,经两位师兄点醒,自然明白其中利害关系,梗着脖子答应下来。

    五人继续在狭长的甬道内穿行,孟扶桑打头,穆长宁紧随其后,接着是杜姓女修,随后是尹姓修士,岑姓修士负责殿后。

    黑乎乎的甬道没有一丝光亮,神识在此地又被限制,几人都是摸着黑走的,步伐缓慢又小心翼翼,除了脚步声,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声响。

    这种沉默实在让人有些难熬,大约走了两刻钟,空气中的湿气越来越重,几人也感觉到头顶有水珠不断滴落下来。

    孟扶桑停下脚步,“前面是一方水潭,大约有十数亩。”

    藏剑阁三人闻言一愣,那岑姓修士惊讶道:“孟道友竟能用神识?”

    他们在这里,神识都被隔绝了,完完全全的瞎子一抹黑,而孟扶桑的神识竟能够释放地这样远?

    穆长宁轻轻挑眉,她修炼紫元决,神识比之常人出色许多,但在这里也不过是炼气期水准,那么孟师兄的神识得强悍到何种地步?

    孟扶桑不语,岑姓修士讪讪一笑,也不再多过问。

    果然走了几丈之后,甬道尽头一股阴凉的水汽扑面而来,通道外竟有几点零星碎光。

    孟扶桑踏出甬道外,站到洞口的一块平台上,穆长宁也一脚踏出去,发现此刻的头顶上空竟有一片星空,而那些碎光就是由这些星辰散发出来的。

    等到五人都来到了平台上,触目可及的便是一片硕大水潭,水里印着头顶的星空,水面离脚下的平台不过丈余,他们几人刚落定,脚下的平台便倏地一动,将众人载到水潭中央。

    “怎么回事?”

    杜姓女修往岑姓修士和尹姓修士身边靠了靠,然而当她一移动,就发现平台浮板上伸出了两只石手,牢牢抓住她的脚踝。

    “啊!”

    杜姓女修吓了一跳,拿出长剑乱砍一通,可她刚刚才砍掉了一只,另一只又紧跟而上,最后石手干脆一只只接连不断地冒出,沿着她的小腿一路往上。

    “岑师兄、尹师兄,你们快帮帮我!”

    被这么一只只手抓着自己的腿脚,杜姓女修只觉得一阵恶寒,更加疯狂地攻击这些石手。

    其他几人也碰上了这种情况,岑姓修士都忍不住开骂了:“这什么鬼地方!”

    穆长宁在砍了两只石手之后,陡然意识到什么,道:“不要攻击它,否则会越砍越多。”

    其余四人闻言纷纷住了手,果然之后再没有新的石手冒出来。

    杜姓女修已经被石手抓到了膝弯处了,两只腿脚都动弹不得,像被牢牢黏在平台浮板上,急得欲哭无泪,“怎么弄掉它啊?”

    孟扶桑看向浮板下方,道:“水位在上升。”

    众人一愣,借着微弱的星光,果然看到底下水位在飞速飙涨。

    他们被石手钳制住,无力摆脱,除非自断双脚,否则很可能就是被淹死的命。而鉴于先前那条甬道内的鬼面胡蜂,谁知道这水里面还有其他什么鬼东西!

    尹姓修士心中一跳,很快镇定下来,看向穆长宁,一字一顿道:“穆道友,这阵法怎么破,你说,我们听你的!”

    到了这时候,大家都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此刻若不抱成团通力合作,那就只有等死的份。他们这几人中,也就穆长宁对阵法较为了解,现在除了相信她,别无他法。

    穆长宁仰头看向头顶的星空,她也不知这是个什么阵法,只能从头顶星空中寻找线索。

    紫元诀的功法运转起来,她的双眼变成了浅淡的紫色,头顶这些星辰落在她眼中,有些变得愈发明亮实质,而有些就逐渐黯淡无光,湮灭无踪,这一副星辰图,也很快变了副模样,但即便如此,她也需要推算阵眼所在。

    水位上涨地很快,已经没过了平台,杜姓女修受不了地叫道:“水都漫上来了,你到底好了没!”

    “杜师妹,别打扰穆道友。”尹姓修士传音道。

    “水……”穆长宁喃喃自语,眸中紫意一浓,顿时发现了不同:“北方七宿属水,主神玄武,岑道友,用土系法器攻击七杀星。”

    岑姓修士闻言立即照做,抛出一件物事,打出一道灵诀,直中七杀。

    “轰”的一声嗡鸣,抓着他们的石手全部放开,星空如玻璃般片片碎裂,天光顿时大亮,刺得几人纷纷闭目,等他们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水潭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火海熔浆,而他们正在熔浆中漂浮着的一块岩石上。

    灼热的温度透过岩石传到脚底,即便筑基修士已经寒暑不侵,这时也承受不住这股高温。

    一股柔软的水波突至,将众人包裹住,丝丝凉意顿时袭来,几人都舒了口气。回身见孟扶桑手中灵光微闪,便知这水波是他发出的。

    “孟大哥……”杜姓女修眼波流转,轻声唤了句。

    孟扶桑摇头道:“先破阵!”

    穆长宁看了看周围,指着远处一处石壁上的洞口道:“去那里!”

    众人闻言默然,岑姓修士有些为难:“周围都是火海,怎么过去?”

    当然是硬闯过去!

    穆长宁掏出十数张寒冰符往身上一拍,用灵力撑起防护罩,祭出炽火剑直冲进火海。

    洞口离得远,防护罩在火海高温的灼烧下,需要大量灵力作后继辅助,穆长宁一边抽取紫魄中的灵力,一边御剑快速飞行,寒冰符在高温下一张张崩裂,但总算有惊无险到达彼岸。

    岑姓修士目瞪口呆,孟扶桑摇头轻笑,慢声道:“诸位,在下先走一步。”

    随后他也撑起灵气罩来,只是孟扶桑擅长水系法术,五行水克火,他有的是法子给自己降温。

    藏剑阁三位不敢耽搁,连忙效仿。

    只这事看着容易,真当冲进火海中,才发现此刻消耗灵力有多么巨大,等他们终于到了对面洞口,除了筑基中期的岑姓修士尚无异状,另外二人却有些吃力,连忙服下回气丹。

    而后随着眼前白光一闪,周遭又换了一副景象,这次是一片黄沙大漠,然而还没等大家松口气,无数的土刺又从地面冒了出来,无奈之下,众人只好御剑往空中飞,可随着他们飞起,又有无边巨木重重落下。

    往下受土刺困扰,往上又有巨木坠落。

    穆长宁抿紧唇道:“这是个消耗阵,单看我们能不能撑到它能量耗完!”

    她看了尹姓修士一眼,尹姓修士点点头,已然会意。

    他本身也是略通一点阵法的,照之前的几关来看,这应该是一个五行连环阵。破阵讲求相生相克之理,五人中分属他和穆长宁一人擅长金系法术,一人擅长木系法术,土刺交由穆长宁,这巨木自然得由他扛起。

    “大家注意闪避!”

    穆长洒出一把种子,用灵力催发出无数藤蔓,将地下的土刺连根拔起,又变换出无数飞叶,飞叶片片锋利,飞旋而出,卷起风刃,又将新冒出的土刺碾碎成段。

    至于尹姓修士那里,也十分简单粗暴。藏剑阁多为剑修,尹姓修士直接取出宝剑,召唤出万千灵剑,硕大的落木在灵剑下化作了齑粉。

    只是先前火海那一关他的消耗略大,此时颇有些后继无力,岑姓修士和杜姓女修见状,连忙取出金系剑符,符箓化出无数灵剑,暂时顶替住了压力,孟扶桑便专门负责防守和收尾,对付那些落单的落木和土刺。

    如此过了两刻钟,所有的动静终于停歇下来。

    几人气喘吁吁地聚到一处,即便穆长宁有紫魄中的灵力做后援,此刻也有些疲劳脱力。

    “都结束了吗?”杜姓女修巴巴地问道。

    穆长宁看了她一眼,刚想说话,脚下的地面却突然塌陷,未来得及反应的众人直直往下坠。

    这次掉落的地方是一条通往石门的廊道,廊道两壁都点着明火,石门上刻录着和他们发现的那块白玉石板一样的符文阵法。

    “终于到了,那石门之后定是机缘!”

    杜姓女修兴奋起来,正欲往石门冲去,却被尹姓修士拉住,“杜师妹,理论上,应该还有一关。”

    而且,是金系阵法。

    看了看杜姓女修脸色发白灵力匮乏的样子,他轻轻一叹。

    最后一关本来是要看杜师妹的,可前面消耗有些大,现在别说杜师妹了,他们几个情况都不好。

    想着不由偏过头望了眼穆长宁跟孟扶桑,这二人在前面的几关中消耗并不会比他们少,可如今一个两个竟然都还游刃有余的模样,怎么人比人差了这么多?

    这二人到底是哪个家族门派的?

    尹姓修士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但眼下不是怀疑猜想这种事的时候。

    “穆道友,依你看,这最后一关要怎么办?”尹姓修士出声问道。

    穆长宁扫了眼这廊道,原地坐下,道:“如果我没想错,不踏入这条廊道,就不会触动阵法,我们先原地休息,等状态恢复了,再去石门!”

    众人没有异议,杜姓女修虽然急着要去石门后寻机缘,可一想到还有一关,只得瘪嘴乖乖坐下,吞服丹药打坐恢复。

    机缘就在面前,在巨大的诱.惑下就此打住,确实需要一定的魄力和心志。

    穆长宁闭目养神了一阵,却不敢完全放松,到了这一步,防人之心不可无,先前大家同舟共济,相互合作,可一旦真的涉及到了利益冲突,哪怕同伴都可能随时反水,更何况只是这些萍水相逢之辈?

    “穆师妹,你是否担心那三人?”孟扶桑传音问道。

    穆长宁沉吟一阵,“担心确实有一点,不过在通关之前,也不足为惧。他们只要有点脑子,就应该想到,那块白玉石板是合我们五人之力打开的,眼前这石门和石板如出一辙,我们中随便少了一个,他们之前的努力,就只能打水漂。”

    孟扶桑弯唇轻笑,“这倒是。”

    不得不说,孟扶桑的担忧不无道理,杜姓女修和岑姓修士在恢复中途,心思隐隐有了些许浮动,尹姓修士察觉到他们心绪不稳,将石门需要五人合力才能打开的事告诉他们,二人沉默一阵,只得偃旗息鼓。

    做人也不能太贪心,他们可以通过正途去争资源争机遇,但却万不能被贪欲所主宰了全部。

    待五人恢复地差不多了,便一齐踏入了那条廊道,顿时四面八方射出无数剑芒。

    这剑芒好似无孔不入,无穷无尽,众人无不庆幸听了穆长宁的,刚刚在原地恢复灵力,否则就方才她们那强弩之末的状态,不被剑芒刺死,那都没天理了。

    杜姓女修虽为人娇蛮了些,却也不是真的草包,一手火系法术施展开,便将大多剑芒逼退,其余几人或是使用基础的火系法术抵挡,或是使用火系符箓。

    随着众人的攻击,剑芒似乎越来越密集紧凑,几人隐隐有些抵挡不住了。

    穆长宁将通体鲜红的炽火剑拿出,剑尖挥舞间,在众人周身凝出了一面火墙,火墙由无数火芒剑刃组成,围在其中的人,都能感受到这面火墙中蕴含的凛凛肃杀之意。

    这是炽火剑诀的第二式,火刃壁!

    “这是……剑势?”藏剑阁三人大吃一惊。

    他们都是剑修,筑基之后就开始领悟剑势,感悟剑意,然而至今仍没摸到窍门,这个女修竟然已经能将剑势掌握地这般出色了?

    天哪,这两师兄妹,到底是什么人!(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