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城主的邀请

    回春堂极好找,定是在坊市最热闹繁华的地带,刚踏进大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灵光闪闪的七彩衣角,穆长宁还在想怎么这衣服看起来怪眼熟的,直到一声惊喜的女声响起,她就彻底明白了。

    “孟大哥,你也在这里啊!”

    穆长宁抬眼就看到那位杜姓女修俏生生地站在药架前,与她同在的还有岑姓修士和尹姓修士,另外,就是一名中年男修,还是个金丹修士。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几人相识一场,再加上先前在一起合作愉快,穆长宁淡笑着跟几人打了招呼,孟扶桑也微微颔首。

    岑姓修士给他们介绍那位金丹男修:“这位是我表叔,是黑岩城的一方执事。”

    穆长宁掩下眸中微光。

    黑岩城的执事?地位不低,而且还是金丹期,他出现在这里会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穆长宁面上不动声色,拱手道礼:“前辈。”

    男修摆摆手,打量着二人:“二位小友不必多礼,我听小侄说起过你们,少年出英才啊。”

    岑姓修士说的,无非就是他们一起闯了那个前辈洞府,看杜姓女修都将得来的七彩宝衣穿出来招摇过市了,他们那一番奇遇,也根本瞒不下来。

    可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穆长宁琢磨着金丹男修的深意,虽然被九重楼当做猎物盯上,她倒也不怕,甭管这金丹男修跟九重楼有没有关系,抑或是心里打着什么主意,横竖他们想在城中生事,也得先掂量掂量。

    杜姓女修早便凑到孟扶桑面前,双颊飞红、目光如水,相信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孟师兄这是沾上桃花运了。

    早先孟扶桑英雄救美,后来几人又一起闯关,有同伴情谊,再加上孟师兄一表人才气度不凡,杜姓女修会生出这个心思没什么好奇怪的。

    穆长宁微微挑眉,很识趣地往柜台走去,并不打搅。

    岑姓修士和尹姓修士对视一眼,只当没看见,那金丹男修就更没心思管这中小辈的琐事了,只目光意味深长地瞥了眼正在跟掌柜的交涉着的穆长宁。

    听他侄儿说,他们能进那个前辈洞府得到机缘,多亏了有这位穆姑娘帮忙破阵,他能看得出这小姑娘的年纪并不大。

    丹器符阵,一般能掌握有这么一技之长的修士,除了需要这方面的天赋之外,还需要大量的经验,修士若分出时间去钻研,多少会耽误修炼,所以年轻修士中,粗通皮毛的人不少,精通的却不多。

    这女修年纪轻轻,实力出色,又对阵法知之甚详,定是大门派大家族的精英。

    他初步推断,这女修可能会是擅长阵道的天机门精英弟子!

    心中已经初步有了论断,金丹男修听到穆长宁问那掌柜的:“店家,请问这铺中可有琼树脂?”

    掌柜的闻言一愣,连金丹男修都微微皱起眉。

    琼树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只是琼树除了神洲,在其他地方无法培育,因而在中土它就是个稀罕玩意儿,就是回春堂药材种类繁多,也未必是有的,这女修一开口就要琼树脂,真不是故意为之?

    掌柜的也有点这种感觉,讪讪道:“仙子,琼树脂本店没有,仙子不妨看看别的。”

    事先猜到过这种结果,穆长宁也没多失望,摇摇头道:“不用了。”

    孟扶桑在面对杜姓女修时还能维持风度,心中却已经有些厌烦,闻言正是个脱身的机会,走过来道:“回春堂遍布灵天大陆,再说神洲也有分部,这里没有琼树脂,神洲回春堂总该有,若从神洲调配呢?”

    那掌柜的犹豫一下:“也不是不行。”

    可为了这么一笔小生意,特意去神洲分部调配,对方只是个普通顾客,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灵石不是问题。”穆长宁道。

    掌柜的看她一眼,心中暗暗摇头。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身上能有多少灵石?这么千里迢迢地走上一趟,哪是几块灵石就能解决的?

    杜姓女修咬紧下唇,看着穆长宁的目光有些恼火,冷哼一声道:“人家都说了没有了,你还强求什么,又不是人命关天,这么费事费力为难人家有什么意思!”

    穆长宁沉默一下,杜姓女修虽然说的话不算好听,道理倒也没错。

    琼树脂在中土难得,她炼制易容丹是为了以后行走在外多个方便,现在在黑岩城是无所谓,但一旦出了这里,那些暗杀者的顾忌就少了,改头换面一番能省去些麻烦。

    可转念一想,九重楼既然有办法定位她的位置,易容丹也未必会有用。如此一来,琼树脂也不是那么非要不可。

    杜姓女修见她没话说,顿时有两分得意,转个身娇笑着对掌柜的说道:“我要一瓶碧灵丹。”

    穆长宁不由看她一眼,杜姓女修斜睨她哼道:“看你这没见识的样儿,没听过碧灵丹吧?让我来告诉你,这是种给灵兽吃的丹药,能加速提升灵兽的修为,寻常难见的!”

    那掌柜的闻言连连点头,“是啊,碧灵丹一直供不应求,尤其最近货源还断了,本店存货也为数不多了。”他拿出一瓶碧灵丹来,“这位仙子,这是一瓶下品碧灵丹,一粒三百下品灵石,这一瓶十二粒,总共三千六百块下品灵石。”

    穆长宁倒抽一口凉气。

    这,这也太坑了吧!

    她炼制一炉碧灵丹,少说也能出炉二十粒,不用草木原液的话,上品中品下品的都有,这样一炉的药材费用,都不足一百下品灵石,她出售给回春堂也是按着一粒五十下品灵石卖的,已经赚很多了,现在人家卖出去,居然又翻了六倍!

    以前也没见这么贵啊!

    暴利!实在是太暴利了!

    杜姓女修看她一脸惊奇的模样,更觉得像在看乡巴佬,“没见过这么多灵石?哼,本姑娘有的是灵石!”

    穆长宁顿时无语,这货被坑得这么惨,居然还在沾沾自喜?

    孟扶桑的表情有点怪异了,似乎在强忍着笑,终于忍不住了,别过头去。

    杜姓女修利落地付了灵石,将玉瓶拿在手里,示威似的抬高下巴扬了扬手。

    穆长宁抵唇清咳一声,给了那掌柜的一块玉牌,“若是有琼树脂的消息,可以联系我。”

    掌柜的神识轻轻扫过,随后面色陡然一僵。这是丹道盟欧堂主给的玉牌,见玉牌如见人,掌柜的整个人都呆了,结结巴巴道:“您,您是……穆仙子?”

    他打了个哆嗦,回想起方才似乎略有怠慢,一张老脸霎时涨得通红,连忙将玉牌恭敬奉上,“穆仙子放心,小的现在就去联系神洲分部,一定尽快给穆仙子将货调来。”

    “多谢。”她淡淡一笑。

    某些事只能暗里来,明面上他们可不敢轻举妄动。在现在的情形下,透露身份就更有必要了,尤其那位执事大人还在场。

    掌柜的这前后态度的变化实在让很多人看不明白,金丹男修眸子一眯,对穆长宁的身份更加感兴趣了。

    穆长宁收了玉牌,那掌柜嗫嚅着道:“穆仙子,有些丹药已经断货了,您看……”

    穆长宁心想自从她准备历练起,确实已经很久没出售丹药了,难怪这么一瓶下品碧灵丹被抬到这种价格。

    “有空再说吧。”她现在可没有这个时间售卖丹药。

    掌柜的微微有点失望,但没敢表现出来,拱手道:“那仙子慢走。”

    穆长宁微微颔首,跟孟扶桑一前一后走出回春堂,那杜姓女修急道:“孟大哥!”

    孟扶桑当没听见,穆长宁突然脚步一顿,想起一件事,回身朝她抛出了一个发光的小球,“物归原主。”

    是在石板后的前辈洞府里,从杜姓女修那里拿去的夜明珠。

    杜姓女修愣愣接过,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怪异,再抬头去看,人已经离开了。

    金丹男修眉头一皱,岑姓修士一看表叔的表情,便朝那掌柜的打听:“掌柜的,方才那位穆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哪?”

    掌柜的正为自己没抱住这棵摇钱树暗恼不已,想起方才那杜姓女修还对人家冷嘲热讽,轻哼一声,指着杜姓女修手里的碧灵丹道:“喏,这碧灵丹就是那位穆仙子炼制的!”

    “什么!”

    无论是杜姓女修、岑姓修士、尹姓修士,还是那位金丹男修,此时都一脸震惊。

    杜姓女修猛地睁大眼不可思议,紧握着手里的玉瓶。

    想到这东西就是穆长宁炼的,自己方才还一个劲嘲笑她没见过世面,顿时就像吞了一只苍蝇。

    难怪刚才孟大哥的神情那么古怪,他一定是在笑她班门弄斧!

    杜姓女修想着眼眶都红了,脸上火辣辣的像被人打了好几个巴掌,直接跑了出去,尹姓修士一见不妙连忙去追:“杜师妹!”

    岑姓修士张了张嘴,那金丹男修一把抓住他问:“你再说一遍,她姓什么?穆,哪个穆?”

    岑姓修士苦着一张脸,“表叔,我们萍水相逢,我哪里知道啊?”

    “那你先前怎么不说,她是个丹师!”金丹男修咬牙问道。

    岑姓修士更委屈了,“您也没问啊……”

    金丹男修恨恨松了手,岑姓修士只觉得莫名其妙,“表叔,你知道穆姑娘是谁?”

    金丹男修看了他一眼,轻叹道:“碧灵丹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它第一次面世,是在三年前的丹道盟考核赛上……”

    这么一说,岑姓修士就有印象了,转了转眼珠子惊道:“她,她难道就是苍桐派讷言真君的小徒弟,那个在丹师考核赛上炼出极品碧灵丹的人?那个由丹道盟认证的,最年轻的四阶丹师?”

    金丹男修沉重地点点头,“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那个丫头,叫穆长宁。”

    都对上号了……

    岑姓修士张大了嘴,被这一串消息炸得晕头转向,随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拉着金丹男修传音道:“表叔,还有一件事。我们初见的时候,见到黑岩五煞被穆姑娘击杀……”

    金丹男修浑身一震,“你说真的?”

    “句句属实。”

    金丹男修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糟糕了。”

    穆长宁一路上感受到似乎有人在监视她,不由暗暗咋舌。

    她是出门游历的,可不是出来被追杀的。门派中自然有人给她撑腰,可就为了这个躲回门派里,干脆这辈子就龟缩着别出来算了!

    这件事还是得早点解决,委托人和陶芷馨有关系也只是她单方面的猜测,虽然**不离十,总归没有决定性证据,而且具体是谁又没着落……

    难不成还要扯着师父的旗号去黑岩城主那里问清楚讨个说法,还是说她真的要往门派搬救兵啊?

    回到浮云客栈的时候,掌柜的竟亲自过来迎接,穆长宁对于浮云客栈的安全性可不敢苟同,掌柜突然如此殷勤,必然有妖。

    她看了孟扶桑一眼,孟扶桑传音道:“先静观其变。”

    “仙子,执事大人有请,仙子可否移驾?”掌柜的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

    听到执事大人,穆长宁就想到不久前在回春堂见到的那个金丹男修。她故意透露身份,凭他的本事,定然知道自己是谁了,竟还能这么快找到她的位置……

    “执事大人有何贵干?”穆长宁不动声色地问道。

    掌柜的连连摇头:“执事大人的心思,小的怎会知道,仙子请随小的走一趟吧。”

    穆长宁似笑非笑,“我若说不呢?”

    “这……”

    掌柜的没想到这一茬,执事大人交代了一定要恭敬,他又不好造次。

    “穆姑娘。”一声清朗的笑声传来,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金丹男修,正是那位岑姓修士的表叔。

    掌柜的连忙恭敬请礼,金丹男修摆摆手让他自行退下,走到穆长宁二人面前,轻笑道:“穆姑娘,浮云客栈多有怠慢,招呼不周,城主得知穆姑娘前来黑岩城,特邀小友来城主府一聚。”

    那掌柜的还没走远,听到这话差点没给跪了。

    城主邀请?

    这位仙子是谁啊,竟能得到元后修为的城主相邀!

    还说浮云客栈招待不周……掌柜的真想哭给他看,苍天为证,他可没有半点礼数不周啊!(。)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