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纯阴之体

    紫夜魔君的身影虚虚实实,笼罩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黑气,而几团墨绿色的冥火正围着他一上一下地飘忽,实在邪门得很。

    他瞄了眼广场上身份最尊贵的四人,施施然行了半礼,似笑非笑道:“涵熙真尊似乎不欢迎在下?”

    涵熙真尊不动声色捻了捻须髯,道:“今日是小徒讷言的化神大典,若紫夜魔君是为恭贺而来,苍桐派自当倒履相迎。”

    紫夜魔君不由笑出一口森森白牙:“哦,那可真不巧了,本君可不是来恭贺的。”

    诸位小弟子闻言纷纷皱起眉,握紧拳一脸愤慨,既是为紫夜魔君的不尊重,又或许夹杂着对魔修本能的抗拒。

    穆长宁倒不觉得紫夜魔君是来寻衅的,哪有在道方聚集的情形下,还孤军深入独自前来的?就算他本身实力出众,那在苍桐派的地界,化神真尊的眼皮子底下,他还能无所顾忌?

    不提背地里如何,至少道魔双方现在还维持着表面平和,至今没有一点要撕破脸皮的征兆,更没有出现什么值得两方大打出手的利益冲突

    涵熙真尊从容不迫、眉目含笑,紫夜魔君也不跟他拐弯抹角,伸手扔出一样物事。

    穆长宁看清那样东西后,不由瞳孔一缩,那东西她实在太熟悉了,竟是苍桐派精英弟子的身份玉牌!

    涵熙真尊伸手轻轻一捻,面色如常不辨喜怒,却往一旁淡淡瞥了眼永逸真君,以及闻讯赶来的新觉真君。

    二人同时一怔,心中顿觉不妙,那紫夜魔君这时便阴测测地笑道:“真尊,我们不妨先来讲讲道理。”

    云和真君带着紫夜魔君去到了议事堂,一同前去的还有永逸真君和新觉真君,显然苍桐派并不希望当众解决这项问题,而涵熙真尊还是如常招待众人,将付宗主和天机门源武真尊请去了大殿。

    好像方才紫夜魔君的出现就是个小插曲,没有兴起半点波澜,也没有影响到大典的任何进程,可众人心里无一不是抓心挠肝地躁动,实在好奇那位魔君前来拜访究竟所为何事。

    穆长宁也不例外,尤其在看到那块身份玉牌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

    苍桐派的精英弟子人数并不算多,每个弟子都只有一块身份玉牌,随身携带,这次师父化神,在外游历的弟子纷纷召回,只除了那么少数几个没有赶回来,而陶芷馨便是其中之一。

    穆长宁猜想陶芷馨缺席的原因大概是她媚功修炼有成,怕被人看出破绽,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不回来。

    那块身份玉牌会不会是陶芷馨的?

    想到新觉真君和永逸真君被拉去了处理这件事,她便觉得这可能性实在太大了。

    说不定就是陶芷馨在外面惹了什么祸端,招惹到了阴鬼堂的人,紫夜魔君才会找上门来的!

    事情的真相如何却不是如今穆长宁能够接触到的,而这满堂的宾客就算心里好奇地跟猫爪挠似的,也要先把化神大典度过了。

    付文轩并排与她同行,传音笑道:“我猜,你应该知道点什么。”

    穆长宁斜斜睨他一眼,淡声道:“我知不知道都跟你别关系,你是来赴宴的,不是来八卦的。”

    “不过就是好奇问一句。”付文轩讪讪摸了摸鼻子。

    “穆道友?”

    一声不确定的低唤让穆长宁停驻脚步,她转身对上并排走来的凌玄英跟凌清溏,同行的还有一位样貌出众的筑基初期女修,而出声的人正是凌玄英。

    穆长宁在看到这位貌美女修的时候不由一愣,只因为望穿在她耳边嚎了一句:“纯阴之体!”

    纯阴之体是一种特殊体质,拥有纯阴之体的女修修行速度当然是要比旁人快上许多的,但纯阴之体之所以大名鼎鼎,却是由于另外一番原因。

    那可是上佳的炉鼎资质啊!

    要是能跟纯阴之体的女修双修,那速度可比一般人快得多了。

    这种体制几百年不出一个,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遇上。

    穆长宁多看了那个女修几眼,女修似乎有些害羞,微微侧身低下头,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剪影,有种温婉静好的感觉。

    而凌玄英跟凌清溏两人的面色都有些古怪,她知道大抵是因为自己容貌上的变化,让他们一时还没有适应。

    “凌道友,清溏。”穆长宁微微颔首。

    “长宁,竟真是你!”凌清溏微微惊讶了一下,却没有多问,转而淡笑道:“许久不见了。”

    她看了眼付文轩,穆长宁便为他们解释道:“这位是太阴付家十三公子,付文轩。”

    “太阴付家?”凌清溏讶然,但很快便恢复了仪态,“付公子。”

    付文轩当即拿出折扇装得一派风流,“凌姑娘有礼。”他又看向那位纯阴之体的女修。

    女修在听说付文轩的名字时便抬起了头,眸光微闪亮如星辰。

    凌清溏道:“这位是温岚温师妹,从阳真君之徒。”

    从阳真君,那是天机门源武真尊的徒弟,这位纯阴之体的温岚,也就是源武真尊的徒孙了。

    温岚柔声请礼:“付公子,穆姑娘。”

    双方打过招呼,少不得寒暄两句,凌清溏出声问道:“长宁,前年的丹师考核,怎么没见你参加?”

    “正好闭关,错过了。”穆长宁回道。

    凌清溏面露可惜,“本还想与你切磋一下的,若是上次有你在,这魁首还不一定落到我头上。”

    穆长宁还真不知道上一次丹师考核的魁首是凌清溏,她本来也没关注这个,凌清溏倒是自己先说了

    凌玄英侧过头看了眼凌清溏,抿唇不语,倒是停留在穆长宁面上的时间长了些,长眉越皱越紧。

    温岚抿了抿唇道:“凌师姐莫要妄自菲薄,禄山师叔早说你天赋极高的。”

    凌清溏状似无奈地瞧她一眼,眉眼间却不由流露出几分自得。

    付文轩挑挑眉,一脸看好戏,穆长宁暗瞪他一眼,淡笑道:“那真该恭喜清溏。”

    “也要恭喜讷言真尊化神。”

    简单问候过后,穆长宁领着他们几人入席,还有陆陆续续不少宾客往来,以至于凌玄英本想叫住她,却又只得暂时搁浅。

    云和真君及永逸、新觉两位真君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以后的事,一众目光像探照灯一样哗啦啦地扫视过去,云和真君还能保持微笑,那永逸真君和新觉真君面色却算不上多好了,尤其是新觉真君,面沉如水,目光复杂地看了看楚寒枫,又朝慕衍的方向望了眼,几不可察轻叹一声。

    新觉真君的反应,更加侧面印证了穆长宁的猜测,十有**就是陶芷馨惹出的事!

    紫夜魔君挑在这个时候想来也是故意的,化神大典,八方来客,为了门派颜面所在,无论如何也得想法子把事情给压下去,定然付出了一些代价

    穆长宁在自己的位置上默然静坐,在一众人心思浮动里,大典正式开始。

    身穿玄色道袍的苏讷言立于中央,由涵熙真尊主持大局,亲自为其束发冠冕,苏讷言祭天拜地,八方道喜,一系列仪式下来,便是门派广设宴席,宴请诸位宾客。

    穆长宁以及各门派的一众精英弟子都处于一座偏殿,这些弟子大多是在筑基修为,只有少数几个是炼气期,本也是给各门派精英弟子交流心得体会的机会。

    身为苏讷言的徒弟,穆长宁少不得给众人一番敬酒表示感谢,也有不少人乐得与她结交,等一轮下来好不容易能休息下了,付文轩终于逮着机会问她:“刚刚大典上我似乎看到孟兄了,他不是没出醉花阴吗,为何会在这里,还是元婴真君?”

    穆长宁现在最头疼的就是回答孟扶摇的问题,方才已经被杜绾缠着问了一遍了,只是用之前孟扶摇对仇城主的解释说了一遍,可要是拿相同的话应付付文轩,又不合适。

    “如果我说那不是孟师兄,你信吗?”她看了付文轩一眼道。

    付文轩怔了一下,狐疑道:“你是说,孟兄还有什么双胞胎的兄弟?”

    虽然不对,不过也基本差不离了。

    付文轩摸了摸下巴道:“既然是两兄弟,为何修为差这么多,这不合常理啊!”

    哪有那么多合乎常理?她摊了摊手掌不再多说,付文轩倒也识趣地没有多问。

    没一会儿,凌玄英举着杯子走过来,直直看向穆长宁,目光停留在她面上,深深攒眉,又瞟了眼付文轩,付文轩了然地退避,凌玄英便往她身边坐下来,顺手布了个隔音结界。

    “凌道友?”这架势,是想跟她说什么呢?

    凌玄英张了张嘴,良久才道:“你的脸”

    “变形诀。”穆长宁言简意赅。

    他沉默了片刻,又问道:“这是你的真容?”

    “”对于凌玄英,穆长宁倒不想敷衍或是隐瞒,一方面是有幼年的情谊,另一方面这人也确实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不全是。”她说道。

    “那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真容?”

    穆长宁微微一愣,她的封印,都是随着修为逐步解除的,别说凌玄英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真容是个什么样。

    “凌道友,你究竟想说什么?”

    凌玄英慢慢垂下了头,一字一顿道:“当年凌玄明坊市出言侮辱讷言真尊,被罚去挖矿五十年,祖父以一株万年灵药,换取他的减刑,然而就在八年前,凌玄明被天魔宫合欢堂的妖女采补,导致根基受损,此后再难寸进。”

    穆长宁微微一怔,凌玄英继续道:“五年前,祖父离门外出,意外陨落,凌家最大的支柱倒塌,自此树倒猢狲散,无论三叔或是九妹,于门中皆都已泯然众人,无处可依。”

    穆长宁更惊讶了,凌易平竟然就这么死了!

    不过更惊讶的是“凌道友,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凌玄英一瞬不瞬望向她的眸子,“我与你说这些,你难道没有任何感觉吗?”

    穆长宁心中一跳,“我需要有什么感觉?为凌家表示哀叹或者惋惜?”

    她不明白凌玄英什么意思,但不可否认,听到凌易平和凌玄明的事,除了惊讶外,原主那点点意念,也让她心中隐隐有种痛快暗喜的情绪。

    但她已经找到了克制这点意念的方法了,到如今,她已经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事,不再去感原主所感,念原主所念,也是如此,这股意念对她的影响正在慢慢减小。

    凌玄英盯着她看了半晌,轻叹着摇头,“抱歉,穆道友,我想我大概今天出门没带脑子。”

    “”

    在穆长宁惊讶的目光下,凌玄英已经坦然站起身,“穆道友就把我方才说的那些话忘了吧。”

    他撤下隔音结界,转身便走,面上却露出了一丝苦涩。

    如果是她,大抵是不会如此平静淡漠吧。

    那孩子失踪都有二十多年了,说不定早就已经死了,他是疯了才会看到年龄面貌相仿的人都以为是她。

    凌玄英停下了步子,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大步转身又走到她面前,挥手布下隔音结界。

    “凌道友?”又怎么了?

    凌玄英静静俯视着她,开口便道:“清扬,你是凌清扬吗?”

    穆长宁愕然,继而腾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凌玄英却笑了,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在这一刻竟有些英朗起来了。

    “你是清扬吧。”

    “”

    穆长宁的回答,是直接拉住凌玄英的手冲向殿外。

    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幕,众人都始料未及,在场的都是各门派的精英弟子,年纪都不大,兴头上来不由脑补了一出又一出。

    陶恒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是怎么了?”

    陶远默默瞥了眼,低下头喝一杯酒,淡声道:“多事。”

    那边凌清溏和温岚也都望了过去,温岚眨眨眼道:“凌师兄这是怎么了?”

    凌清溏微抿薄唇,“谁知道呢?这几年,五哥越来越奇怪了。”

    凌玄英变得怎么奇怪,温岚是无所谓的。她的目光在殿中搜寻,很快找到了付文轩,大而明亮的双眸里流光溢彩。

    付文轩,原来他就是付文轩啊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