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赐你长生可好?

    穆长宁与黎枭同时一怔,听明白阿柯口中的意思,心中顿时掀起滔天巨浪。

    黎枭猛地站起身,眯起双眼,“你什么意思!”

    不死人眼中的长生,便是变成和她一样的不死人!

    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竟然要拿他们做这种实验!

    “痴儿的寿命和生育率都越来越低,不死人的成功率也越来越低,我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制造出成功的不死人了。”阿柯的语气带着莫名的惆怅,望向他们的目光中,带着某种隐藏的狂热。

    “你们是修士,你们的神魂、**都经过锻造,拿你们的身体来血洗,定能成功的届时你们便能和我一样了。”

    这个疯子!

    这是穆长宁和黎枭同时的想法。

    黎枭目光冷锐,嘴角轻扯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谁要跟你一样!就你?你还算是人吗!”

    不说他们不乐意变成这种活死人,再者他们也不是心甘情愿任人宰割的主,便是黎枭喜欢拿人做实验,但不代表,他喜欢做一个实验品!

    “长生,不是每个人都想要的吗?”阿柯的眼里露出了点点困惑不解,走近两步道:“我赐你们长生,好不好?”

    “呸!”黎枭当场就啐了口,“就你这种长生,谁稀罕?你不看看自己像什么!这里是混沌之地,不受自然法则约束,你才能存在,一旦离开这里,你只会被天道灭杀!把我们变成你这副死样子,和你一起在这里空度岁月,发霉长毛吗?”

    穆长宁默默给他点个赞,黎枭骂得很是犀利。

    阿柯的脸色变了数变,神情渐渐阴郁下来。

    “你们懂什么”她握紧拳,咬着牙很是气愤,“你们才来这个地方多久,又如何理解能体会听岁月一点点流逝的感觉?我五十八岁结丹,同辈中再难找到出其右者,临了却在这个破地方,等待寿元将尽,等待死亡的来临,老天何其不公,我又何其甘心!”

    “我本也没打算将自己弄成不死人,可我没时间了,我明明生来就是为走上这条长生道的!”

    阿柯的声音愈发的激动,面色狰狞,双眼大亮,“看!我做到了!此路不通又如何,还不是被我找到法子了?以区区血肉之躯,我在这个地方,存活了万年,这就是我的本事!只要能长生,谁又在乎变成什么样!”

    是了,谁说阿柯没有本事?

    她这样的人,放到外面去,又会是个天纵英才。血祭圣洗,这本身便是一项创举,换了其他人沦落在此,再如何惊才绝艳,也只有望洋兴叹等死一途。

    “万载的光阴,你得到了什么?”穆长宁幽幽叹道:“不死城在混沌之地的阴面,若我没有猜错,你这种完全的不死人,应该不能见阳光吧?留在地底,年年,岁岁朝朝,过着这种没有希望暗无天日的日子,是你想要的长生吗?这究竟算是长生,还是执念?”

    阿柯微微一怔,穆长宁讥笑道:“赐我们长生?千万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你不过是不甘只有自己一人变成这副模样罢了,又或者,是你觉得这样枯燥的日子过得太乏味寂寞了,所以在他们身上找找乐子。”

    “你的仆从,你仆从的后代子孙,你有没有问过他们,愿不愿意接受你的恩赐!”

    穆长宁想起在石人阵里的那些石人,一开始,她以为,这些石人,是为了为难他们这些闯入者,现在想想,他们根本就是上赶着往她和黎枭面前凑的,他们期待渴望他们结果他们的性命,甚至,在她砍下石人头颅的时候,那人流露出一丝欢喜解脱。

    可是,不能啊!

    即便砍下他们的头,他们也死不了,连一心求死也做不到。

    还有那些神仙居里的男男女女,被强制性剥夺了智慧,被当成生育的工具,而他们孕育出来的孩子,又将走上和他们父母一样的道路结局

    阿柯双目霍瞪,死死瞪住他们,“你们懂什么你们懂什么!”

    她大声地嘶吼,叫声将守在外面的白袍人引了进来。白袍人“唰唰唰”站成了一排,只等着听候阿柯的吩咐差遣。

    阿柯素手一抬,淡淡道:“把他们两个抓起来,带去圣池进行圣洗。”

    那几个白袍人纷纷一怔,一时没有动作,阿柯恼怒道:“没听懂我的话吗!”

    “是,主人。”

    白袍人俯首应是,快步朝着穆长宁和黎枭二人拥上来。

    这是他们两个头一回对上真正的不死人,原先他们只和那些石人交过手,那已经让他们吃很多亏了。

    可真正领略到不死人力量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是多么难以逾越的鸿沟。

    与石人不同,白袍人的身体十分灵活,他们的肢体身躯刀枪不入,而没有灵力输入的刀剑短刃只是比普通兵刃锋利少许,砍在这些白袍人身上,不过是让他们衣袍破碎少许,连皮都没破,而体力的透支对他们来说又是大大的不利。

    阿柯在旁微微笑道:“不死人的身体,是经千锤百炼而成,你们乖乖听话,也能少吃点苦头,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多好?无坚不摧,不惧死、不惧痛,真正的寒暑不侵”

    直到这个时候,阿柯还在蛊惑人心呢!

    白袍人的动作微微一顿,眼底悄悄浮现出一丝厌倦。

    穆长宁冷声一笑,“也就你觉得好吧!”

    话音刚落,一阵劲风卷起,吹向这座亭台楼阁,房中的摆设被吹得东倒西歪,白袍人拿手挡住眼睛,等劲风停下后,再次睁眼,眼前哪里还有穆长宁和黎枭的影子?

    “人呢!”阿柯快步走上前,急声问道。

    白袍人纷纷摇头,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不可能的!这里不是混沌之地吗,他们怎么可能还能用法术!这是假的!”阿柯神色惊恐,满眼的不信。

    她在这里困了万载,就是因为不得修炼才走上这条不死之路,如果在混沌之地可以修炼的话,那她都算什么,算什么!未完待续。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