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夺情

    这还是穆长宁第一次体会到被嗜血妖藤吞噬的滋味。

    体内的血液、生机、灵力、能量,都在一点一滴地流逝,一部分被嗜血妖藤吸收,另一部分则反馈给了封奕。

    封奕从一开始的自鸣得意,到后来神色忽然一变,满是不可思议。

    嗜血妖藤造成的负面效果确实转移到了穆长宁身上,可这丝丝缕缕涌入体内的灵力又是怎么回事?

    他是魔修,吸收的是魔气,体内存储生成的也是魔力,道修的灵力或是灵气,对他而言,本就是不相融之物,强行吸收,只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严重的更甚至会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嗜血藤是生长在极阴之地的魔藤,本来就极其少见,修真界对它的记载少之又少,更何况在空间的影响下它还开出了灵智封奕怎么都不会想到,嗜血妖藤还会有这一作用。

    夺情的厉害,她早在慕衍那里就了解到了一部分,实力修为的差距摆在那里,付文轩和许玄度都能被他灭杀,穆长宁就没想过要和他硬碰硬!

    嗜血妖藤若是能够缠住封奕当然最好,穆长宁毕竟是嗜血妖藤的主人,可以命令嗜血妖藤不向她反馈封奕体内的魔力,全靠嗜血妖藤将他榨干,但她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也因此做了最坏的打算。

    你巫诅堂最大的本事不就是夺情吗,那就试试看被自己的绝学摆了一道的滋味吧!

    只要嗜血妖藤的吞噬一刻不歇,灵力反馈便一刻不止,你封奕再能耐,可还能禁得住灵力和魔力的相互排斥?

    穆长宁大把大把地朝嘴里扔丹药,打定主意要耗死他,封奕苍白的面色因为灵力和魔力的互斥而涨得通红,他十指并刀,砍在嗜血妖藤身上,狠狠撕扯。

    嗜血妖藤虽是藤蔓,本身的防御却也强悍,通身坚硬如铁,封奕的手刀砍在上面,只留下一串铿锵声响,它却毫发无伤。

    “好!好一个嗜血藤!”

    封奕被彻底激怒了,手一招一把乌黑匕首出现在手里,匕首锃光瓦亮,还泛着隐隐金光。

    封奕只轻轻一挥,嗜血妖藤便被他拦腰砍断,软趴趴地倒了下去。

    “啊呜”

    穆长宁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嗜血妖藤的痛呼声,心中猛地一紧。

    她抬起双眼,一双清澈乌黑的眸子早已血红一片,其中满满的皆是数不清的暴戾疯狂。

    “你比我想得难对付。”封奕咳出一口血,脸色泛起不正常的青白潮红,身形也微微摇晃。

    他看向穆长宁,唇边勾起一丝狠戾残忍的弧度,“只可惜,你还是得死在我手里。”

    “是吗?”

    穆长宁淡淡地问,伸手抹了把唇边的血,却是在指缝间夹着一枚丹药悄无声息地送入口中。

    仅仅三息的功夫,原本奄奄一息的人,立即生龙活虎地站起来,毫不见半点重伤之态。

    封奕呆了一呆,紧接着眉心便轻轻一蹙,“九转还魂丹。”

    那生死人肉白骨的九品丹药,无论受了多严重的伤,只要留有一口气在,服下九转还魂丹,便能顷刻恢复。

    “你是讷言真尊的弟子,穆长宁。”封奕肯定道。

    前两年道魔之战的时候,封奕虽没参加,却将道方诸多优秀弟子的资料都收集了遍,方才杀了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曾出现在他的名单库里,只是眼前的这个女修,却没什么印象。

    她身上穿着苍桐派的门派服饰,又能拿得出九转还魂丹来,对照年纪修为,不难猜出她究竟是什么人。

    讷言真尊那个消失了五年的小徒弟,穆长宁。

    如果没算错,她似乎只有三十六岁,三十六岁的筑基后期

    封奕眼中顿时闪现出一丝奇异的光芒。

    穆长宁感受着全身重新回归的生机灵力,深深吸一口气。

    上回下山之前,师父曾给了她一粒九转还魂丹留作保命之用,她原本以为不会这么快派上用场的,到底还是被逼出来了。

    穆长宁执剑而立,一身杀意盎然,这一瞬全身的气势奔涌,凝聚不散,自成一域。

    封奕正处在她的剑之域中,苍白的嘴唇抿成一线。

    与许玄度绵延不绝生生不息困势控制不同,穆长宁的剑势,是狂暴、是破坏、是速斩。

    四周的灵气朝着一人拢聚,无形之中形成道道风刃气旋。

    穆长宁只专注地盯着一个方向,内心愤怒到了极致,却化作一片无波死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无所畏惧。

    手中长剑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心情,配合地发出铮铮嗡鸣,体内混沌阳火窜出指尖,兴奋地跳跃盘旋,张牙舞爪。

    封奕饶有兴味地勾了勾唇,“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了?”

    穆长宁的表情无悲无喜,眸中狠光一闪,轻轻说道:“你的废话太多了。”

    长剑横于身前,她划破手掌,任由鲜血滴滴淌下。

    这一刻,人剑合一,剑意通明。

    一只通体鲜红的火凤展翅冲天而起,火羽熊熊燃烧。感受到主人的心情,火凤的周身皆是满满的狂暴狠戾,一双眸子鲜红欲滴,口中发出一声嘹亮的凤啼。

    封奕被这凤啼声闹得神魂一震,身体仿佛被锁定了一般动弹不得,而那只火凤已经近在咫尺,他能清晰地体会到火凤那能够毁天灭地焚烧万物的灼热炽烈。

    火凤撞上封奕,他连哼都没哼一下,便被火凤焚为灰烬。

    穆长宁用尽全身灵力,终于力竭地倒在地上。阵阵虚弱感袭来,全身骨骼经脉无一处不疼。

    方才危急关头,领悟了炽火剑诀的第四式,浴火凤凰。气盛之时,更是顿悟了剑意,达成人剑合一的玄妙体验,将剑招发挥到她目前所能达到的最大威力。

    这一战,不止是为了那些死去的同伴,更是为了自己。

    她自认已经尽力了

    鼻尖微微有些发酸,穆长宁缓缓将头转向另一侧。

    那个瘦削阴邪的男子静静站在不远处,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是了,封奕,他活着!

    呵呵,他还活着!

    “你身具天地奇火。”封奕肯定道。

    方才那火凤蕴含的狂暴能量,绝不仅仅是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能够达到的。

    剑势、剑域、剑意,样样不缺,甚至穆长宁的修为还比许玄度差了一筹,剑意也只是刚刚顿悟,尚不成熟,为何会让他感受到那股来自灵魂深处的畏惧可怖呢?

    那不是修士自身的力量,那是她的真火!她的真火和别人不一样!

    封奕眼中亮起明亮的光芒,仿佛这一瞬看到了让他心动的猎物。

    他走到穆长宁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低低诡笑:“不枉费我扔了一个灵胎替身。”

    巫诅堂素来神秘莫测,他们有多少手段谁也摸不清楚,身为巫诅堂的少堂主,封奕自筑基起便用灵胎为自己炼了两个替身,必要时为自己挡下致命一击。

    虽然灵胎难得,替身一死,本体也会受创,但比起让他发现这么一个猎物,牺牲一个替身,实在算不得什么。

    封奕在她面前缓缓蹲下,形如枯骨的手指划过她的面颊,目光温柔似水,“三十六岁的筑基后期,不是天赋绝佳,就是气运出众,何况还身具天地奇火,这奇火的等次恐怕还不低”

    穆长宁背心阵阵发寒,只能感受到封奕将手指抵在了她的眉心,一股冰凉森寒的气息涌进来,没多久她便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了封奕低低的呢喃声。

    “凡汝所得,终将失去,凡汝所求,终将毁灭,求而不得,得而复失,来世今生,不死不休”

    不知过了多久,等穆长宁重新睁开眼时,她还在先前的那个大殿,依然是金碧辉煌的殿堂,却是空落落一片,好像被人洗劫一空了。

    四处都找不到封奕的身影,依然是满地的鲜血残尸。

    她浑身剧痛,全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无力感,她想看看如今自己的状况,却发现根本用不了神识,她想调用一丝灵力,却根本感觉不到灵气的所在,现在的状态,就好像是个凡人!

    颤抖吃力地抬起手,光滑如玉的肌肤不知何时变得树皮般枯褶,颊边的黑发惨白如雪,光可鉴人的地砖上,一张老妪的面孔近在咫尺。

    “不,这不是真的”她喃喃道,腔中被一股巨大的失落绝望充盈,心头一窒,竟猛地吐出一口血。

    只这么一下,眼前便阵阵发黑,随时都要晕倒,都要死去。

    “这是你的结局。”甄鼎的声音响在耳侧,平静笃定地就像一个仲裁审判者。

    穆长宁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目光放空,没有回答。

    甄鼎悠悠叹道:“不想改变你的结局吗?你的,你伙伴的,还有害你的人,只要你想,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由这么一个冷硬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没什么蛊惑的作用,却平白让人觉得,他说的都是事实。

    穆长宁动了动手指,闭上眼睛。

    甄鼎还在不依不饶地说着:“那个家伙将你的命数气运都夺走了,你现在就是个凡人,没多少日子可活了,哪怕死了,轮回转世,来生也是个早夭的命,不趁着最后的时间做些什么,你难道就甘心这么结束?”

    “跟我走进轮回台,我带你改变你的命运。”

    穆长宁紧紧闭着双眼,身体的虚弱让她清晰地感觉到生命在一点一滴地流逝,相信再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死了,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她没有回答,甄鼎显得十分不解,“怎么,你不愿意,你就宁愿饮恨而终,带着满腔怨恨,死不瞑目?”

    穆长宁低低地笑:“喝下孟婆汤,走过奈何桥,什么仇什么恨什么怨,不都散了?”

    “你”甄鼎不可思议,语气十分失望:“本来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耐呢,原来不过就是个懦夫!”

    “那前辈呢?”穆长宁问道:“前辈进了轮回台这么久,可得到你想要的了?”

    甄鼎一窒,默了默轻叹道:“没有所以,我在等有缘人。我以为会是你。”

    “我吗?”穆长宁沉默了一下,低低轻笑,“甄前辈,我看上去像不像一个冤大头?就是特别好欺负的那种。”

    甄鼎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还活着?封奕对我用了夺情,将我的一切都夺走了,为什么还留我一条命?”

    “看我可怜,怜悯我,所以让我多活一会儿吗?”

    “你让我看自己的结局,看即将发生的事,就算这是幻象,我也设身处地感知了,经历了,也结束了。”

    “我跟你不一样,今生事今生了,我不要去赌那虚无缥缈的未来,也不要去追究回到那渺茫的过去。先前的一切,我尽力了,我心中很清楚,即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结局依然如此,不会改变!”

    “身死道消何妨,我走到现在,看过许多风景,比起庸碌无为,我已得到太多,我从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走过的路,就算现在去死,遗憾有、痛恨有,但我至少对得起自己!”

    甄鼎良久无言,穆长宁的声音也逐渐淡了下来,“我不要进轮回台,这永无止境的折磨,你一人受了吧!”

    静止的识海波涛汹涌,沉在识海深处的金乌木棺材璀璨生光,从穆长宁的眉心,缓缓荡出一圈圈的金纹,金色殿堂支离破碎,所有的一切都在随风远去。

    全身的力量在回归,苍老的容颜在重塑,她闭上眼,全身心沉浸在一种玄奥的状态里。

    地面依然是一面硕大的镜子,然而此刻的镜子里,再也看不到那奢华的殿堂了,只清晰明白地映着三个人的身影。

    甄鼎的,穆长宁的,望穿的

    “我赢了。”望穿咧嘴笑道,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分外可爱。

    甄鼎死死盯着闭目打坐着的穆长宁,目光怔怔,“刚刚那是”

    “金乌木。”望穿挑了挑眉,道:“你认识洛南柯那个女人吧!”

    甄鼎浑身一震,眸中闪过一道惊喜,“你说谁!”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