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吸血蛊

    女修哼哼一下,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这两个修士口中的正卿师叔穆长宁倒也曾有所耳闻。

    丹器符阵四艺,在各个领域都有个中翘楚,苏讷言当得上一代丹道宗师,那百炼谷的正卿真君便是炼器之上的佼佼者。

    只是素闻正卿真君脾性古怪,更是云游四海神龙见首不见尾,多少人求着他炼制法宝都没有下文,哪怕百炼谷门中弟子,都没有谁有这个殊荣得到他的垂青。

    大约所谓的世外高人,多少都会有点这种怪脾气。

    穆长宁无心与他们有何交集,正欲走出宝器阁时,却被那女修叫住:“等等!”

    穆长宁和巫有转过身,那女修直直朝他们走来,目光却落在望穿的身上。

    “你们是这孩子的长辈?”她指着望穿问道。

    穆长宁看他一眼,点点头道:“这是舍弟,道友有何指教?”

    “指教算不上,只是提醒一声。”

    女修攒起秀眉,一脸不赞同,气愤道:“这么小的孩子,才只有炼气二层,怎么就轻易将他带出来了?既然带出来也就罢了,那为何不看好了,最近冀州可不太平,若是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办,到时再要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这种颐指气使的语气着实算不得友好温和,望穿不由抽了抽嘴角,面色颇有些古怪。穆长宁倒是不在意她说什么,不过却注意到了这女修说的一句话。

    “冀州不太平?”她挑眉问道。

    女修顿时瞪大了眼,“这是重点吗?我可没在与你说这个!”

    “师妹!”男修适时打断,摇摇头示意她莫再多言。

    这两个女修,一个冷艳清绝,一个随和洒脱,仪表气度皆都不俗,必然不是一般人,且她们的修为都有筑基后期,怎么都比师妹高,而修真界素来以实力为尊,实在没必要为了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去与她们闹矛盾。

    男修几步上前,拱手道:“道友,抱歉,师妹她心急冲动,并非有意冒犯。”

    穆长宁不甚在意,至少这女修并无恶意,至多就是古道热肠、多管闲事了些……也是她不清楚望穿并不是个炼气二层的孩子而已。

    她点点头道:“多谢道友提醒,我会注意的。”

    女修轻哼一声这才作罢,半蹲在望穿面前,一双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他,还想伸出手捏一捏他白嫩嫩圆乎乎的脸颊。

    ********送上门,按着望穿素来的秉性,理当不会拒绝,不过这次他却先瞥了眼一旁的巫有,随后错开两步,朝巫有的方向靠近了些。

    巫有依然淡着神色,面无表情,女修则颇有些失望地嘟了嘟嘴。

    穆长宁未曾理会这方动静,反是望向男修,问道:“道友,我们初来乍到,冀州最近发生了何事,因何不太平?”

    男修微微一愣,随后倒也为她解惑起来:“这是在下听一个光明观的道兄所说的,近来冀州的边缘地带,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凡人尸首,这些尸体死前表情惊恐万分,被吸干了全身血液,暴毙而亡。”

    “随后那些凡人去向光明观求助,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妖兽作乱,也有光明观的修士前来查看过,然而现场根本没有任何痕迹,甚至连一丝妖兽气息都没留下,到最后都一无所获。”

    这古拜城,便是处在冀州的边缘地带,不同的是,这里是修仙城,不是凡城。

    其实一开始光明观也没打算要管这事,既然找不出原因,那便就这样算了,然而近来已经不止一处,反倒有多个凡城都出了类似的状况,这就不得不让人重视起来了。

    穆长宁微鄂,一直安安静静的巫有竟忽的抬眸问道:“那些凡人尸体是什么样的?有何特征?”

    男修闻言望了过来。

    巫有有倾世之姿,容色绝世,虽语气冷淡面色清寒,但也不妨碍她本身的清艳,方才匆匆一瞥便觉姝色惑人,如今细看,男修更是不由恍惚了一下。

    脚背蓦地被人狠狠踩了一脚,男修猛然回神,低头便见那个还未及他腰高的男孩双臂张开挡在巫有面前,睁大双眼一副母鸡护食模样,气恼道:“问你话呢,看什么看!”

    一个半大孩子说这种话,不让人觉得不悦,反倒有点哭笑不得的意味,男修自知方才有些失礼,讪讪道:“这个在下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似乎是脖颈上有两点牙印,全身血液又被抽空。”

    穆长宁想了想道:“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像吸血蝙蝠。”

    “这是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但并不是吸血蝙蝠。”男修摇摇头道:“若是蝠妖,总会有气息留下,然而稀奇就稀奇在,感受不到半丝妖气。而且在光明观中弟子前来排查后,这种人命案竟也消失了,着实诡异得很。”

    穆长宁低头琢磨了一下,还真想不通其中缘由关窍。不过像这种事,还真不需要她一个别门别派的来越俎代庖。

    女修撅起嘴轻哼:“现在知道了吧,别以为自己是筑基后期就能为所欲为了,这世上未知的或是比你们厉害的,多得是呢!”

    “师妹!”男修无奈轻喝。

    穆长宁淡淡笑道:“多谢道友告知。”

    萍水相逢,也没必要留名,点点头后便各走一方,女修望了眼白白软软已经走远了的望穿,瘪瘪嘴道:“还没问他叫什么呢……”

    望穿亦步亦趋跟在巫有身后,眼皮抬起放下抬起放下数次,心中轻轻一叹,终究什么都没说。

    器皿定制完成,便是去药铺。蛊虫的食物大多都是毒草或是灵药,分门别类各有讲究,无论是炼丹术还是毒术,都要求对草药了解透彻,这一点穆长宁并不陌生。

    巫有看她一眼问道:“你是丹师?”

    穆长宁坦然点头,巫有淡淡道:“这样也好。”

    大致采购了一番,三人这才回去,只是客栈前不远的拐角此时聚集了不少人,望穿扫了一圈,探头探脑地踮起脚尖看过去。

    “怎么了?”穆长宁出声问道。

    “有人在算命!”望穿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瞎子摸骨,还是个俊俏的瞎子!”

    算命这两个字放在凡世中,大约常常会跟神棍挂上钩,自然,也不排除会有高人存在。

    穆长宁不由怔了怔。

    自从知道咏梅真人是天算一族的,她偶尔也会猜测,是不是蒲氏族人中也有一部分来了中土。这里聚集的大多是修士,能给修士算命的,又会是什么人?

    穆长宁驻足停下,神识散开,自然能看到人群之中的状况,一个月白衣衫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此刻身处人群之中,唇畔含笑,眉清目秀,端的是龙章凤姿,只是一双本该灵秀的双目空洞无神,眼中看去也无半点焦点。

    正如望穿所说,这是个瞎子。

    修士一般不信这种妄言断论,不过大抵是看这人颜色好,此刻倒也有许多女修排着队凑上前,伸出纤纤玉手,任由那男子摸骨算命,那男子倒也概不推拒,总能有理有据地说上一通,将这群女修哄得很是开心。

    望穿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原来还能这么泡妞的!高!实在是高!”

    她狠狠一抽嘴角,斜睇过去,“看来你又学到新技能了啊!”

    望穿嘿嘿一笑:“哪能啊!”

    穆长宁摇摇头,也没继续停留的意思,提步便回了客栈。

    既然炼制器皿需要半月才能完成,他们自然还得在这停留一段时日,巫有只说这段时间会闭关,穆长宁了然,递了块蓝碧玺过去,淡笑道:“有劳巫道友了。”

    巫有顿了顿,抬眸看她一眼,这才伸手接过,随后又递过去一枚玉简道:“这是常见蛊虫和一些基本的养蛊方法,你先熟悉一下。”

    说完便回了自己房间。

    望穿垂头丧气往圆凳上一坐,整个人都写满了忧伤,“她为什么不理我?”

    “早跟你说了,别轻易去撩她……”

    穆长宁无奈白他一眼,往他对面坐下来,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我现在留得住她,跟她学养蛊之术,让她跟我走一趟冰海,之后呢?再找什么理由?”

    “巫有的性子冷淡,如果她是你记忆中那女子的后代,你想知道什么,还要对她的祖祖辈辈刨根究底,以我们目前跟她的交情,这事不可能!而如果她是那女子的转世,前尘尽忘,你难道还要她把前世、前前世、甚至前前前世的东西都想起来吗?”

    “又或者,这真的是个巧合,巫有只是刚刚好的,与你记忆中那女子容貌重叠……”

    穆长宁说的这些望穿当然都想过,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想做什么。

    他只知道,那个女人,对他而言很重要……甚至比姜石年还重要。

    望穿垂头闷闷道:“我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说着,猛然一顿,“不对!不对不对!”

    他跳起来,急急道:“巫有要离开,她怀疑那些命案跟吸血蛊有关!”

    “吸血蛊?”

    望穿使劲点头,“这是我读心术读出来的,她准备独自去那些发生命案的凡城探个究竟!”说完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她。

    穆长宁眉角微挑,“你要我跟着她去?”

    “也好相互有个照应嘛!”望穿一脸希冀。

    这见色忘义的坑货!

    “我走一趟是没问题,不过你……”

    穆长宁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望穿一挺小胸脯理直气壮:“我当然是跟着一起去了!”

    她又是翻个白眼,“虽然我知道你不是炼气二层,可别人不懂啊,今天出门那事你忘了?带个拖油瓶,你觉得人家会怎么想?”

    望穿一愣,穆长宁接着道:“当然,如果你愿意吃变形丹的话,我也不介意再给你编个身份,不过一颗变形丹的维持时效是两个时辰,此次一去没个几天回不来,这么一算……”

    “好了好了!”望穿一脸不情愿地道:“和以前一样,我回空间。”

    穆长宁微微一笑。

    夜深人静,巫有随手推开房门,在看到倚在门边一脸笑意的穆长宁时,清淡的眸子里难得地划过一丝惊诧,“你……”

    “这么晚了,巫道友还出门?”穆长宁唇角含笑,平静地道。

    巫有眉心一蹙,随后淡声道:“我既然答应你去冰海,也收下你的蓝碧玺教你基础养蛊之术,就不会不告而别,你大可以放心。”

    这回换穆长宁一愣,心道巫有该不会觉得,自己是来找她兴师问罪的吧?

    她噗嗤笑道:“巫道友误会了,在下当然信得过道友。”

    巫有抬眸望她一眼,却只见到她神色坦然、目光真诚,不由疑道:“那你……”

    “巫道友难道不好奇今日那两个修士所说的吸血命案吗?”穆长宁粲然一笑,“我倒是好奇得很,还有半月落脚时日,我还在想怎么邀请巫道友一同前去,不过……似乎和巫道友不谋而合了。”

    巫有心中一顿。

    白日里那男修描绘的情形,她觉得十分熟悉,与吸血蛊有七八分相似,可具体是不是,还得自己去看一趟,本也是打算速去速回,却没想到穆长宁会在门口等着她。

    思及此,不由心中狐疑。

    她自认未曾透露自己的意图,可为何对方却好像早有预见?

    穆长宁心中一叹,她也知道自己这举动莫名其妙,换了任何一个人,只要稍有些戒心,都会免不了多想些。

    本来嘛,人家地界上发生的事,也用不着她来代劳,但既然巫有很可能与望穿息息相关,她就是多管这桩闲事也无所谓。

    没让她继续想下去,穆长宁打断道:“巫道友若是不愿,我也可以独自前往。”

    巫有摇头淡淡道:“不用了,既然大家目的相同,一起吧。”

    两人一经说定,这便出了古拜城,穆长宁祭出穿云舟,朝着附近边缘地带的凡城驶去。

    一路上两人皆都沉默,巫有不是那种会主动搭话的人,穆长宁便开口问道:“巫道友,这桩事离奇的很,既不是妖兽所为,也不像邪祟作乱,不知巫道友有何想法?”

    对于蛊虫,穆长宁还是门外汉,巫有给她的养蛊方法她不过匆匆扫了一遍,却没在上面看到什么吸血蛊。但既然能让巫有在意的,这吸血蛊只怕也是寻常难见的东西。(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