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谈条件

    第284章谈条件

    八阶的锦鲤,足以被称为锦鲤王,尤其是在锦鲤王威压尽放之时,所有人都感到手脚酸软,脑中一荡。请大家看最全!

    这是他们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敢轻易挑战的存在,就算四人联起手来,也绝不会是它的对手。

    步安歌心神激荡,半晌回过神来,抱拳道:“前辈,我等无意冒犯”

    锦鲤王并不听他的解释,没待他将事情原委说明,便在原地摆动鱼尾,一圈又一圈地划动湖水,平静的湖面上卷起一个大大的漩涡,水流迅疾,小舟也不由自主地朝着漩涡而去。

    “趁着我还有耐心,现在就滚!”

    锦鲤王大喝一声,带着八阶妖修的全部威压。

    包括步安歌凤临和谭伟在内,当下俱都胸中一窒,喷出了一口鲜血,哪怕穆长宁因为神识过人,都不免晃了晃身子。

    “安歌,锦鲤王我们惹不起,趁着它还没有恶意,我们先撤,其他的从长计议。”凤临建议道。

    墨心暗莲近在眼前,却出了这么个岔子,步安歌虽说有些不甘,不过好歹形势比人强,和锦鲤王硬碰硬,他们绝对讨不着好,这一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前辈,叨扰了。”步安歌微微拱手,祭出飞行法宝,和众人一道离开了这片湖泊,却并没有回到原来的山缝,而是选了一个方向尽可能地远离锦鲤王。

    在看到他们离开后,锦鲤王又默默潜回了水中。

    “哪里跑出来的锦鲤王,墨心暗莲虽说少见,作用却很局限,又不是什么天材地宝,对妖兽人修更是没有半点作用,还不至于一只八阶妖兽来守护吧?”回想起方才的压制,凤临依然心有余悸。

    步安歌沉默良久缓缓摇头,“这条锦鲤王,不该出现在迷雾鬼林。”

    “步道友此话何意?”谭伟低声问道。

    因为金尾鱼被锦鲤王吞吃,谭伟多多少少还是受了点影响的,此刻的脸色仍有些发白。

    步安歌抿紧唇道:“迷雾鬼林中妖魔之物倍出,多少都带了些魔性毒性,在下虽不能说全部听闻过此间妖兽,但也有个大致了解,这条锦鲤王,妖力精纯,不似魔域之物。”

    谭伟微微一愣,“步道友的意思是,这锦鲤王还是从别处过来的?”

    八阶妖兽是为妖修,已经能够化为人形,实力与人修的元婴期不分上下,要说锦鲤王能从远处来到魔域,也不是没有可能。

    穆长宁低头看着脚下的景物,神识将整片幽谷都覆盖在内。

    雾霭重重间,一分一毫尽都收于眼底,映于脑中,可随着越往后探查,越是心惊不已。

    四面环山,三流交汇这片湖泊,赫然便是蒲宴在玉简中提及之处,而在这片湖底,有着进入水下遗府的入口。

    心思浮动间,听闻步安歌的话,穆长宁又是一怔,忙问道:“步道友,你可知锦鲤王本来应该生于何地?”

    墨心暗莲无根飘摇,或许它是随波逐流刚好飘到了这里,但在蒲宴遗府的入口处,莫名多了这么一条不该出现的锦鲤王,说是巧合,穆长宁却是有些不信的。

    非魔域之物,却不远万里来到此地,那是为了什么?

    步安歌苦笑一声,“穆道友,在下毕竟对此不甚精通,如今不过是个猜测,你这可就难倒我了。”

    穆长宁闻言微微点头,也不再强求。

    只是她心知肚明,若想进入水下遗府,势必是要跟锦鲤王打上照面了。

    众人在环抱群山间四处寻觅落脚处,穆长宁微微一顿,目光瞥向一处,道:“前方三十里的半山腰,有阵法波动。”

    凤临眯了眯眼,断定道:“肯定是姓周的一伙人!”

    步安歌沉吟片刻,再抬眸时目光已十分清湛:“过去瞧瞧。”

    三十里的距离,对于结丹修士而言,不过转瞬。

    直到了跟前,也没见对方有半分动静,步安歌看向穆长宁,穆长宁微微点头,手中一道灵诀打向了山腰处的一面石壁。

    这阵法并不算精妙,穆长宁轻易就能破开,只是这时她不急着破阵,方才打入的灵诀是一个拜访信号,若是主人愿意见他们,自会开启阵法。

    片刻之后,轰隆隆一声巨响,石壁大开,露出里面临时的简易山洞,一身红衣的周自衡袖手而立,淡笑着望过来。

    “步公子。”

    步安歌微微颔首,凤临上前一步眨着眼睛,桃花眸熠熠生辉,笑着道:“周美人儿,有没有想我?”

    “怎会忘了凤公子?”周自衡笑靥如花,应对起凤临来也是得心应手。

    她目光扫了圈,却没看到步安瑾的身影,反倒是多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修,而看她脚下灵光闪闪,竟还是个道修!

    想到己方队伍在山隙中的狼狈,周自衡不由猜想,是步安瑾没有来,还是在那山隙里出了什么意外?

    可再看他们毫发无伤的模样,周自衡又是一阵纳闷。

    她面上没有太多表露,眼中的情绪波动却未必能藏得住,步安歌笑了笑道:“周姑娘不请我们进去吗?”

    周自衡多少猜得出步安歌打的什么心思,那条锦鲤王让他们吃了苦头,没道理就这么轻易地放过步安歌。

    她微微侧开身子,“请。”

    山洞中多了几丝血腥味,原来的五人组合,到如今却只剩了四个,那位蓝裙女修已经不见踪影,而除了周自衡和邵谒还算安好以外,另外两个男修都受了伤,好在他们除了脸色差了点,并没有缺胳膊少腿。

    没有菩提佛珠,也没有天地奇火,人面鬼蛾他们对付不来,唯有跳入水中。可即便到了水里,也同样危机重重,好不容易穿过那条长长的山缝,才算有了墨心暗莲的踪迹,偏偏,又冒出一条锦鲤王。

    与他们同行的那位蓝裙女修,就是在山隙之中不慎被人面鬼蛾咬了口,毒发陨落了。

    邵谒正靠在山壁上休息,在看到谭伟和穆长宁时勾了勾唇,轻吹了个口哨:“原来是二位道友。”

    穆长宁和谭伟俱都有些感慨,果然这个世界小得很,这么快又见面了。

    周自衡惊奇道:“邵公子认识他们?”

    “先前有过一面之缘。”

    “那可真是巧了!”周自衡微微笑道:“对了,怎么不见步大小姐?”

    步安歌并不多谈,只道:“安瑾还在花都。”

    周自衡原以为,步安歌来采花露,势必是要带上步安瑾的,可如今他把亲妹妹晾在花都,反倒跟另一个女修同行,倒真是稀罕事了。

    若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便是这女修有何独到之处。

    穆长宁注意到周自衡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打量了一下自己,但又很快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

    这两个人,分明目标相同,各怀心思,偏偏还能戴着张假面具谈笑风生。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在危险面前,哪怕前一刻还水火不容的,下一秒也能为了利益同舟共济,至于危机解除之后的纷争,那又是一番另当别论。

    果不其然步安歌提出了合作。

    如今离墨心暗莲开花还有一个多月,锦鲤王是八阶,不将它铲除,待到花开之际,任他们谁都无法靠近,一旦惹恼了锦鲤王,说不定还要葬身鱼腹。

    看得到吃不着的感觉可不好受,走到这里并不容易,无功而返也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锦鲤并不是以攻击见长的妖兽,对方也只是化形初期,合他们八人之力,未必就拿不下它。

    周自衡沉默一瞬,轻笑道:“步公子,要一起对付锦鲤王我当然没有意见,不过有些事,我们是不是也得事先说明白了?”

    合作御敌是为了什么?可没道理出了力到最后却一分好处没捞着的。

    彼此合作,最首要的一点,是信任。

    明枪她从来不怕,暗箭才最是难防。

    不把条件都谈妥了,又如何能做到心无旁骛地全力以赴?

    步安歌神情莫测,片刻后响起他低沉的声音:“那以周大小姐之见,应当如何?若是步某做得到,定然全力配合。”

    这似乎是将决定权交到了周自衡的手上。

    周自衡有些惊讶,他难道就不怕她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

    又或者,他当真如此自信,无论什么事都难不住他?

    周自衡沉吟半晌,扬起红唇嫣然一笑,“墨心暗莲是无主之物,能者得之,你我的目的彼此心知肚明,你也不用跟我打哑谜,干脆直接点,一局定胜负。能靠打一架解决的事,就别搞太多弯弯绕子,赢了,花露归我,输了,那就是我技不如人,愿赌服输!”

    无论如何,就这么让她灰溜溜地回去,周自衡是绝对不甘心的。

    虽说她对花露志在必得,但碰上这么个情况,那大家就各凭本事说话!

    她赢得起,也输得起!

    凤临“噗嗤”一笑:“周美人儿还是这么的直来直去。”

    穆长宁也难得见到这样的性情中人,凭的生出两分好感。

    “一局定胜负?”步安歌挑眉笑问:“那不知周大小姐想怎么比?跟谁比?”

    “我的事,当然我自己来,至于跟谁比”周自衡似笑非笑道:“我自然不是步公子的对手,若是可以,我希望能与这位姑娘一决高下。”

    她指着穆长宁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