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第292章

    夜凉如水,暗室静得出奇,夜明珠柔和的微光静静洒落,此刻却似乎轻轻晃了一下。

    穆长宁猝然睁眼,看向不远处那方小水池,此刻清冽的池水碧波荡漾,晕开了一圈又一圈浅淡的涟漪,而原本沉在淤泥底下的墨心暗莲好似刹那间舒展开了身子,从泥中慢腾腾浮起,一圈又一圈地在原地打着转。

    沾满污泥的花苞在池水涤荡下缓慢显露真容,花苞如一块墨玉精心雕琢而成,虽层层包裹,却也晶莹剔透,隐隐能透过紧密环绕的花瓣看到莲心。

    “看来是要开花了。”云锦瞧了眼说道:“莲花花开之时,聚气凝露,而莲露属阴,男修的阳气会与其相冲,想尽可能不将之破坏,最好还是由女修用元阴之气包裹着把它采摘下来。”

    云锦说着斜睨她一眼,“看起来,你应该还是元阴未失的。”

    一本正经地说这种话穆长宁嘴角微抽,有些尴尬地笑了声,不知道接什么,干脆保持了沉默。

    云锦浑不在意,弹了弹手指道:“不过,花露沾上人息血气,总是不好”

    穆长宁心中一动,“所以,最好的法子,还是隔绝人息?”

    “这个自然。”云锦点点头,“不过采花露可不似平常用摄物诀取物这般容易的,有些东西既然避不开,那就只能尽可能将伤害降至最低。”

    说话间,墨心暗莲已经悄然浮出水面,孤零零的一个花苞在原地微微摇摆,隐隐有墨色的光华从花瓣缝隙间倾泻而出,紧接着,花苞似乎再也遮不住这光华了,便开始从外向内一层一层地打开。

    暗室中的所有气息,无论是灵气或是魔气,皆都朝着墨心暗莲涌去,可以清晰地瞧见,在莲花中心的花瓣之上,开始凝出一点一点墨色的细碎小水珠,小水珠又顺着花瓣慢慢流淌到莲心,汇聚在一起。

    更奇特的是,随着花露凝聚地越来越多,那莲花花瓣上的墨色也越来越淡,好像那些墨色都被倾注到了花露里。

    直到墨莲化作了白莲,而白莲的中心包裹着一汪墨色的花露,花露的表面又凝成固态之时,云锦沉声说道:“趁着现在,快去将花露采下来,再耽搁下去,花露就要慢慢凝固了。”

    穆长宁会意颔首,却未曾按云锦说的,使用元阴之气,反是指尖在帝女玉上轻轻一点,一层薄薄的青光霎时将她全身包裹在内,而在神识的细微控制之下,青光也在她双手上覆了薄薄的一层。

    云锦微讶,想起那日化蛟之时,也是这层青光,阻隔了自己龙息。

    这样能够全面隔绝气息的法宝很罕见,而云锦还清楚地记得,那日这姑娘身上的气息有多么的让她心生胆寒

    花露被包裹在这层凝固的花珠之内,采花露时,最需要注意的,便是不弄碎表面这层花珠。

    有了帝女玉在,穆长宁大可放心大胆无后顾之忧,两指插入莲心,轻轻一旋,花珠已经落于掌心。

    失了花露的莲花如同枯萎一般,慢慢合上花瓣,又沉入水底,一切重新归于平静。十年等待,只是为而今一夕绽放,再往后无数个十年,也依然如此。

    穆长宁捏碎花珠,将花露装到玉瓶中,看向云锦道:“这墨心暗莲,我能带走吗?”

    在拿到花珠的那一刻,嗜血妖藤就兴奋个不停,很显然,这花露对它大有用处,而她手里的这瓶花露是答应帮步安歌取的,虽说中途出了点意外,不过能安然走到这里也少不了他们的帮忙,她自当言而有信。

    云锦淡淡道:“你想要就拿去,不过这东西十年才开一次花,而且,可不好养。”

    放到空间里,什么娇生惯养的灵植魔植不会乖乖听话?至于十年开一次花,在一日一年的生长流速下,也就是十天开一次而已。

    穆长宁道过谢后将墨心暗莲收了起来,从蒲宴留下的那道生门离开。

    云锦的原身是锦鲤,在水中得天独厚,载着穆长宁在错综复杂的水路里七拐八拐,很快离开了那片幽谷,又干脆送佛送到西把她带出了鬼林。

    “我就只能帮你到这了。”云锦袖着手道。

    穆长宁拱手致谢,问及她的去向,云锦垂眸寻思了一阵,“既然主人不会回来了,我就四处去转转吧,世界之大,还有很多我没到过的地方。”

    说着觑她一眼,给了她一片金黄色的鳞片,“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这是我化蛟之时身上的一片龙鳞,必要时能为你挡下一击不成问题,尤其在水下,威力更甚。”

    穆长宁接过,郑重拜谢:“多谢前辈。”

    云锦摆摆手,化作一道流光很快便消失在视线里。

    穆长宁一路朝着花都的方向行去,然而来到城主府上一问,步安歌几人竟还未回归。

    找不到墨心暗莲,他们只怕难以死心,而一群人在碧湖再怎么守株待兔,也不可能再有其他收获,等到墨心暗莲的花期过了,他们自然会回来,而她一路都有云锦陪着,无疑比他们快了不少。

    穆长宁默了默,打算先回盘西客栈等人,一边则琢磨着蒲宴说的事。

    付岚音和温岚的差别,她不好说,但种种迹象表明,温岚确实大有问题反正付岚音的魂灯在她手里,只要拉上温岚去做魂印比对,一切自当真相大白。

    那么,问题就来了,去哪里找温岚。

    近四年前兽潮结束时,温岚跟着付景宸去了谷,那时的她离筑基大圆满不过一线之隔,而这几年若是一切顺利,说不定温岚已经在预备结丹,又或是,已经开始结丹,也许她依然逗留在大泽,也许她已经回了天机门,还有可能,她哪里都不在,去向不明。

    穆长宁如今身处魔域,无论是离中土或是大泽都相距甚远,想确定温岚的具体位置并不容易。

    她想了想,还是先给付文轩和凌玄英分别发了道万里传讯符,现在温岚最有可能待的两个地方,便是谷和天机门,而这两处,她能够信任且足够可靠的,也只有付文轩和凌玄英两个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