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约定

    即便是万里传讯符,一来一回也要一段时间,她也不确定付文轩和凌玄英是不是各自在凤凰谷或者天机门,若是刚好两人都没消息,大概她只能自己去大泽碰碰运气了。

    穆长宁留在了花都等音讯。

    不出半月,步安歌一行人全部回归,周自衡的脸色如何难看自不必提,步安歌也没急着回城主府,反倒是先去了盘西客栈,一问之下果然穆长宁已经早早地在此候着了。

    双方接洽过后,穆长宁很爽快地将花露给了他,“幸不辱命,但愿没有晚。”

    “不晚,于时机而言刚刚好。”步安歌笑着接过,“多谢穆道友。”言罢,又看向凤临微微扬着手中的玉瓶,“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

    凤临扯着嘴角不置可否,身子微微前倾,意味深长道:“穆道友,难道没有什么需要解释一下的?”

    突然掉队失踪,卷了墨心暗莲就跑了,又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现在露个面交个差就算完事了?

    穆长宁只觉得凤临这个人莫名其妙,“拿钱办事,公平交易,应该做的我自认都已经做到了,还需要解释什么?”

    凤临瞪大眼,简直……好有道理的样子!

    谭伟笑着打起圆场,“不管怎么样,总之花露是到手了,步道友了却一桩心事,未来百花之首也少不得收入囊中,这下可不皆大欢喜?”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说起来,这一路还真是累坏我了……”

    凤临轻哼一声,心道哪有这么容易完?

    连争的机会都没有,就把东西拱手让给人家,周大小姐难道是吃素的?

    若说按照原先说好的大大方方比上一局也便罢了,搞成这样,以为能有多好收场?

    这里是魔域,可不是中土,谁来跟你讲道理?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广宁真人的名讳,也要看人家乐不乐意买账!

    还有,她这单枪匹马大喇喇地就进了湖底洞府,在别人眼里,就是得了什么机缘,还不知怎么给人家惦记上了呢!

    凤临一遍遍吐槽,回过神来自己都吓了一跳。关他屁事啊!

    事实上,这些穆长宁不是没想过。

    她也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奈何一连串事件巧合接二连三地接上,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事实既定,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她还怕了不成?

    见穆长宁眉间通透,步安歌心中了然,浅笑问道:“不知穆道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穆长宁自是要暂时留下来等传讯符回音的,不过这事就不必跟外人说了,当下只是说道:“难得来一趟花都,还有两月便是百花会了,正好我也可以见识见识这场百花盛会。”

    步安歌拊掌而笑:“穆道友帮了步某大忙,既然道友有意留在这里参加百花会,还请让步某一尽地主之谊,届时百花之首的评选会在城主府举行,步某也能为道友留一个席位,这期间,道友不妨在城主府小住几日?”

    步安歌倒是好意,这段时间穆长宁恐怕少不得会有些麻烦找上门,她若去城主府,别的不说,总能够清静些。

    穆长宁颔首道:“多谢步道友,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件事想麻烦步道友。”

    “穆道友但说无妨。”步安歌很是大方。

    穆长宁道:“按着之前说好的,我要跟周大小姐比试一场。”

    步安歌不由愕然,凤临当下啼笑皆非,“我说,你连花露都给安歌了,还跟人家比什么?”

    “花露是我答应步道友的,比试是我答应周大小姐的,二者并不冲突。”

    凤临真想撬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无语道:“你要是输了,还有第二瓶花露当彩头吗?跟你讲,已经到手的东西再拱手让人,不可能!”

    穆长宁但笑不语,谭伟挠着头疑惑道:“为什么你觉得穆丫头一定会输呢?”

    凤临微微一愣。

    他倒不是觉得穆长宁一定会输,相反的,迷雾鬼林这一路走来,穆长宁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周自衡虽说实力也不错,但真要打起来,最后怎么样还真不一定。

    他只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结果已成定局,谁还去管过程是什么?谁又在乎那东西是你光明正大赢来的,又或者是坑蒙拐骗阴来的?

    无论怎么样,只要能拿到手,那就是你的本事!

    道魔双方的价值观素来不同,人与人的处事方式原则也不同,穆长宁没有多做解释。

    非她主动所为,别人怎么想怎么做她不管,但若是因她直接造成的结果,那就有必要去做个了断,不为别的,就为图个心安理得。

    步安歌低声笑道:“穆道友放心,周大小姐那里,步某会为你联系,不过这花露,恕步某不能拿来为你添彩了。”

    “多谢步道友。”

    周自衡上门已是三天后,依然是一身飒飒红衣,腰间挂着一根烈焰长鞭,被请进了城主府的比武场。

    穆长宁早已在台上候着,周自衡大步流星走上台,柳眉倒竖,面色不善,“呦,我还以为你跑了呢,怎么还舍得回来?”

    穆长宁心中暗叹,果然还是结下梁子了。

    “周大小姐,我是来兑现当日约定的。”

    “约定?”周自衡冷冷笑道:“我在鬼林苦守数月,分毫未得,如今木已成舟,你再来跟我装什么正人君子?正道人士都是你这样的?”

    穆长宁微微垂眸:“我现在说再多的都是无济于事,反正你也不会信。一句话,痛快点,打不打?”

    “打!怎么不打!”周自衡双眼微眯,想她这段日子受了多少憋屈气,人家送上门来找揍,不打白不打!

    不仅要打,她还要往死里打呢!

    周自衡脾气火爆直来直往,招式也跟她的人一样狠辣不留情,当下便轻喝一声,取下腰间长鞭便狠狠甩了过来,混着破空之声,气势如虹,威力十足。

    穆长宁脚步微移,侧身一躲,长鞭带起劲风呼呼吹刮在脸上,有种如同被万千小刀片切割般刺刺的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