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没死

    花厅的气氛有种迷之尴尬,宫无忧不是爱热闹的人,步安歌步安瑾此刻也不过是来做个陪衬,而穆长宁则端坐一边眼观鼻鼻观心,来来回回只是步城主和黎枭说着些该有的场面话。笔·趣·阁

    简言之,宫无忧和黎枭都是为着这次百花会来的,其间具体原由为何穆长宁不得而知,但连鲜少在人前露面的宫无忧都过来了,天魔宫无疑给足了脸面,步城主面上也始终笑意满满。

    看得出宫无忧的心不在焉,步城主便不再多加打扰,连同步安歌步安瑾也一道离开,至于黎枭,不知是要商量些什么,自是跟着步城主去了别处另谈。

    步安歌脚步微顿,回身不着痕迹地望了眼,道:“少主,有何吩咐尽管知会在下。”

    宫无忧目不斜视,几不可察地微微颔首,步安歌这才欢喜满意地离开。

    穆长宁轻挑眉梢,直觉似乎有些不对劲,到底是没有多问。

    直到人都走了,宫无忧隐隐绷紧的身子才松下来,面色虽然依旧冷淡,却能察觉到她周身气息柔和了些许,穆长宁轻笑道:“宫道友,一别十多年,能在这里遇见,真是太巧了。”

    宫无忧看向她,好一会儿,目露些许好奇之色,“你为何会在这?”

    穆长宁展颜笑道:“结丹之后想四处走走,就来了魔域,又因缘巧合结识了步公子,如今自是留在这等百花会的。”

    宫无忧眸光微亮,问道:“那之后呢,穆道友准备去何处?”

    “这个还没决定,或许回中土,也可能去大泽。”得看传讯符的回音是什么了。

    宫无忧默了默,片刻后垂了眼帘道:“魔域也有很多奇景险地的……”

    穆长宁微微一笑,没在这事上多做解释,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玉盒递过去,宫无忧打开看了眼,抬眸道:“帝王蝎卵?”

    果然是行家,一眼就看出名堂来。

    “这是我前段时间从迷雾鬼林得来的,宫道友当年所赠蚕卵养出的蚕蛊威力皆都不俗,这些帝王蝎卵不算特别好,但给懂得养蛊的人,总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宫无忧弯了弯眉收下,

    反手取出一只小玉瓶,“醍醐香。”

    穆长宁失笑,大大方方接过,二人也各自说了些这些年的经历,不过大多都是穆长宁在说,宫无忧则负责当一个完美的听众。

    当初二人分开之后不久便迎来了兽潮,宫无忧从未在战场上出现过,再往后还是在无忧城,从黎枭口中得知了她结丹的消息。

    穆长宁叹道:“我原以为,能在无垠秘境见到你。”

    宫无忧默然片刻,有种莫名的怅然。

    她本来也以为,她是能去的……可惜计划到底赶不上变化。

    “那次秘境之行,魔宫三十人,折损近一半,巫诅堂少堂主亦险些没逃过,正道的伤亡应该也不少。”宫无忧微微看她一眼:“听黎堂主说,你似乎受了点伤。”

    穆长宁蓦地一怔,眸光微闪,好半晌注意到她的目光,这才点点头,“哦,小伤,早便痊愈了。”

    她袖下的手指微拢,蹙了眉问道:“封少主……平安回归了?”

    掉进了地心岩浆,一众魔修遍寻不得,居然还没有死?

    不得不说,封奕的命是真大。

    “嗯。”宫无忧对封奕兴致全无,淡然道:“丢了半条命,没死成。”

    语气中似乎还带了淡淡的失望。

    穆长宁忍俊不禁,一方面却又不由沉思。

    当年在轮回台中一战,她知道封奕有所谓替身这种东西,“夺情”能够全方面地嫁祸,若是将自身伤害转移到替身身上,封奕能活下来也不是不可能,可他要是脱离了岩浆层,后来又去了哪里。

    地心……似乎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穆长宁与宫无忧聊了一阵后,还是依旧按着原先的计划去盘西客栈,只是刚刚踏出府门,回头便看到一个不速之客。

    “凤道友有事?”

    凤临轻轻一扯嘴角,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笑得好不灿烂:“没事便不能走这条道吗,穆道友好生霸道!”

    穆长宁懒得理他,提步就走,凤临忙快步跟上,“诶,穆道友,我听说你跟魔宫的少主是旧相识啊!少主鲜少走出内四郡,更别提离开魔域了,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与你何干?”

    “话可不能这么说,爱美之心人皆有,少主之容色乃凤某平生仅见,自然想投其所好。”凤临嘿嘿一笑,“穆道友,透露一下呗。”

    穆长宁淡淡斜睨过去,“你这话,别跟我说,有本事,去人家面前说去。”

    凤临猛地一顿,眨了眨眼。

    上回他去调戏宫无忧,是什么结果来着?

    嗯,也不过就是被下了七七四十九种蛊,险些被整死而已……

    这般一想,凤临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中默默流泪。

    安歌啊,不是做兄弟的不仗义,难度实在太他么大了!

    他回过神来,嘴角不由一抽。

    这两人好像都玩蛊……难怪臭味相投!也难怪,都是一样,让人提不起兴致来。

    凤临闲得无聊,干脆一路跟着穆长宁。

    本来也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路又不是她开的,穆长宁懒得理会,而凤临也似乎学乖了,没再开口叽叽喳喳。

    一直到了盘西客栈,问过掌柜之后果然没有任何回音。

    “穆姑娘,若有回信在下一定差人去城主府报信,您大可放心。”掌柜的连连保证。

    穆长宁颔首道:“多谢。”

    她沉吟细思,天机门相较凤凰谷而言更近些,她发的是万里传讯符,两个半月的时间,若是凌玄英收到传讯,早该有消息了……至于付文轩那里,她再耐心等一月罢。

    凤临好奇得心痒难耐,uukanhc哪件事要是不追根究底弄明白,他浑身不舒坦,实在忍不住道:“穆道友在等什么?上回你在鬼林也神神秘秘的,在湖底究竟有什么奇遇呢?话说你是怎么出来的,那条鱼又去哪里了……”

    穆长宁深深吸一口气,“凤道友。”

    “怎么?”凤临嬉皮笑脸。

    她一字一顿:“要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死法,叫做你知道的太多了。”

    “……”

    顾仁棉说

    感谢汀兰岸芷0116、看书---还是看书、书友160717184318915、美好时光1102、小叶子1991、hime2003、渐渐滴幸福、幸福小鱼212、书友120924095652093、漠然无声、柠^o^檬、魅灵☆淼淼投的月票,感谢北极熊*猫、呀6娃的打赏~

    精神不好,状态不好,效率不好,我继续写,亲们别等了,明早再看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