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喷血(丽丽玉玉和氏璧加更)

    漫天风霜冰雪拂肆,堆积成一座高高的雪山,雪妖脚尖轻点立于山顶,容颜清透,宛若睥睨众生。

    雪妖素手微抬,薄唇轻弯,娇笑声如冰玉相击,清凌凌地落于耳畔。

    下一刻,便见雪妖忽然腾空跃起,它脚下那座雪山轰然坍塌,漫天冰雪如潮水般朝山洞涌来,所有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穆长宁深知这雪浪不是她布下的几重阵法能挡住的,届时冰雪涌进来,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快走!”穆长宁大喝。

    数道遁光闪过,六人已经各自御起飞行法宝升空,下方成片的雪海冰河触目惊心,翻起滚滚白烟气雾。

    可既然他们都已经出来了,便免不了与雪妖大打一场。

    单论起来,这只雪妖几乎能够媲美一位元婴修士。

    它是冰雪之魂,在雪地中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相当于有着源源不断的灵力补充,更加不可小觑。

    “你们终于出来了。”雪妖嘻嘻地笑,颊边还有两个浅浅梨涡,看着甜美可人,吃吃笑道:“躲着干什么呢,我又不会吃了你们!”

    虽是说着这话,可它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见含糊。

    雪妖广袖轻抬,六根冰锥从袖口激射而出,照着几人的面门刺去。

    “叮叮叮叮——”

    连续几声格挡声响,那冰锥分毫无损,不过是被打偏,深深地坠入雪中,穆长宁当下便觉得腕间酸麻不已,而四下的狂风暴雪更是宛若无数细碎的刀子,一刀一刀割开护体灵气,割在皮肤上,留下细小的伤口,混着血珠子滚滚而落。

    与此同时,众人只觉得全身冰寒,哪怕他们常年在这雪岭之中,也不曾感受过这种极寒,竟一时措手不及。

    穆长宁运转了一下混沌阳火,全身顷刻回暖,随后提剑斜挑,同时手中打出几缕真火到另外几人的后心。

    “流星火雨!”

    伴着漫天火海流星,几人的身体也灵活起来。

    流星砸在雪地上,砸出了一个又一个深坑,火海一簇簇落下,融化大片冰雪,泛起浓浓雾气。

    可这些攻击,却全都没有落到实处。

    雪妖消失了。

    它凭空消失了!

    所有人都警惕着周围,忽听得耳侧响起雪妖清脆娇嫩的声响:“你们在找我吗?”

    众人连忙侧身,雪妖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我在这里啊!”

    雪妖娉娉婷婷漂浮在半空,冲着他们招手,它的身体虚晃,泛着雪光,而原先的一个雪妖,竟分裂成了六个。

    “雪妖,你究竟想做什么!”一个金丹魔修忍不住高喊。

    六个雪妖捂嘴吃吃地笑,异口同声道:“我要你们陪我玩啊……”

    六个雪妖同时找准了一个对手,各自缠斗起来。

    穆长宁的炽虹剑跟雪妖用冰晶凝成的冰剑撞击在一处,炽虹剑上跳跃的混沌阳火将冰剑化为一滩雪水,雪妖讶然道:“哎呀,你这火好生奇怪。”

    它好像更加开心了,纤长白净的十指张开,穆长宁的周围雪地里忽然隆起五个雪人。

    这些雪人朝着她接二连三打来无数雪球,穆长宁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那些雪球还未近前,便被剑上的火光和剑气化为一阵雾气。

    她横剑一斩,斩下一个雪人的头,那雪人霎时化作一团雪沙散落,穆长宁又祭出五指山,拍散了两个雪人,随后又烧化了两个。

    还没等她松口气,周围又一次出现十个雪人,一如方才一样。

    穆长宁咬牙,而雪妖却在一边拍着手咯咯直笑,像个活泼嬉闹的孩子。

    放倒了这一批,转眼又冒出二十个,怎么杀都杀不完。

    越来越多的雪人围攻,天寒地冻里,那边一个金丹魔修都快被雪团淹没了,而宫无忧和连翘应对起来也有些吃力。

    光是打雪人,那只会永无止境,擒贼先擒王,不把雪妖拿下,这场所谓的“游戏”根本不会结束!

    穆长宁不再攻打那些雪人,伸手一招,五指山朝着雪妖飞去。

    雪妖正拍着手看戏,看到这庞然大物飞过来,挑了挑眉,双手高举,冰雪几乎瞬息便在它手中凝成一座一般大小的雪山,朝着五指山扔了过去。

    轰——

    巨响声后,五指山重新变回巴掌大小落回穆长宁手里,而雪山也化作漫天飞舞的冰霜雨雪洋洋洒洒地坠落,雪妖又一次消失在视线里。

    穆长宁只觉得后心莫名一凉,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身子后仰下腰,视线里,雪妖举着冰剑朝她刺来,剑刃几乎擦着她的面颊划过,冰剑的剑气在她脸上划开一道细小的伤口。

    穆长宁运足了力抬脚踹在它的手腕,雪妖的手一张,冰剑坠落,穆长宁夺过冰剑就朝它扔了过去。

    雪妖眸光清湛,映着满天雪光。

    冰剑近到它面前的时候,却突然停在半空不动,随着雪妖眨了眨眼,那冰剑便化作了雪沫冰渣子坠落在地。

    “这些人里面,你最有意思……”雪妖平静地道。

    穆长宁轻扯嘴角,“我可不认为这是夸奖。”

    雪妖歪着头,咧开嘴笑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广袖飞舞,银丝飘摇,竟在原地跳起舞来。

    穆长宁很快发现,除却茫茫雪色一尘不变,周围的一切都在离她远去,嘈杂的人声被隔绝,苍茫天地间,只剩她和雪妖二人。

    这是雪妖的域,是属于它的冰雪世界,在这世界里,它就是主宰万物的神明!

    雪妖的舞蹈还在继续,风雪从未一刻停歇,雪花冰粒伴着呼啸而来的狂风,俱都朝着雪妖聚拢,随着它曼妙的舞姿摇摆飞旋。

    “雪舞冰天——”

    雪妖薄唇微启,喃喃念道,那一瞬它的美目流转,顾盼生辉。

    聚集起来的冰雪化作数不尽的灵雀雪鸟,扇动着翅膀朝穆长宁飞来,它们全身素白,嘴巴是冰晶的剔透,唧唧鸣啼不已。

    穆长宁又是一阵流星火雨落下,被搅碎融化的雪鸟不在少数,可蜿蜒穿行灵活避开的雪鸟同样也有很多。

    它们飞到她面前,利嘴对着她狠狠啄下。

    身上的法衣挡不住它们的攻势,穆长宁的碧衣之上霎时绽放出朵朵红梅。

    她咬牙展开火刃壁,高高的火墙升起,火影重重间,雪鸟们倒是识时务地退下,却又在半空飞舞到了一处,汇聚成一只巨大的雪凤。

    雪凤仰天长啼,带着雪妖沉重的威压挥动双翅,卷起狂风暴雪,纷纷扬扬。

    穆长宁撑起的防护罩在这暴风骤雪面前不堪一击,她无奈被逼得单膝跪地,双脚深深地陷进雪地里。

    雪妖高兴地在原地转着圈,然而它很快便发现,半空出现了一只同样白色的凤凰。

    只是那只凤凰身上燃烧着熊熊的光焰,在半空飞旋,火凤周身炽热的温度使得空气都要被灼烧起来,隐隐有着冰雪消融的迹象。

    火凤最终撞上了雪凤,两只凤凰几乎同时大叫悲啼了一声,随后又在一大片蒸腾的雾气里两两消散。

    雪妖一时怔忪,随后全身一僵,一把暗红色的长剑正插在自己胸口,而那个碧衣女修正半掩在雪堆里。

    她周围的雪地都被血染红了,口鼻之中还在不断往外渗出温热的血液,然而那一双眼睛还在死死盯着自己不放。

    雪妖的脸色冷了下来,随手将剑拔出来。

    它胸前的破损之处没有半丝血液渗出,甚至转瞬愈合。

    “你以为,你伤得了我吗?”

    雪妖朝着她步步逼近。

    它明明踩在雪面上,却又好像一步步都踩在穆长宁的胸口心尖,穆长宁神魂一荡,又是“哇”地吐出口血来。

    炽虹剑被扔在雪地里,黯淡无光。

    穆长宁只感到此时的身体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束缚捆绑,动弹不得。

    雪妖手中凝出了一根长长的冰锥,“噗嗤”一声刺进她的左肩。

    穆长宁闷哼声,温热的血花飞溅。

    “这样疼不疼啊?”雪妖还咯咯地笑问。

    穆长宁没回答,雪妖也不需要知道她的答案。

    它将冰锥拔出来,又对准穆长宁的右肩狠狠刺了进去。

    血腥味越来越重,雪妖耸了耸鼻尖,惬意地叹道:“血的味道……”

    雪妖似乎以折磨她为乐,一刀一剑都不曾刺在要害处,可是这女修除却一开始哼了两声,越往后,神色便越是冷静,仿佛此刻遍体鳞伤的,根本就不是她。

    雪妖不明白她在想什么,但也从她目光里看出一点东西。

    它不屑道:“你别妄想了,在这里,我就是王,你连我的一根手指都伤不了。”

    穆长宁的脸色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映着雪光,有种玉般的莹润。

    她扯着嘴角笑道:“是吗?”

    雪妖刚想回答,却忽然见她眼睛转为了黛紫色,随之而来的是自己脑中一阵剧痛。

    没错,雪妖是生于冰雪之中的灵物,在这天地间,只要存在冰雪的地方,都可以造就雪妖的肉身,它既砍不死,也同样烧不坏。

    但雪妖有灵智,只要有灵智的东西,便能为神识所伤。

    若是单独的雪妖穆长宁或许对付不了,但它大概是太过自信了,对付他们六人,还一分为六,雪妖的实力被分为六份,恰恰便让穆长宁找到了可乘之机。

    被伤了神识的雪妖猛地大叫一声,它的雪域维持不下去了,穆长宁身上那无形的束缚也被顷刻解除。

    她晃了晃身子站起来,祭出鲛绡帕就朝着远处飞去。

    宫无忧、连翘和另外三个金丹魔修早在雪妖手中败下阵来,这六个雪妖,身体虽然各自独立,但它们的神智相连,其中一个受伤,另外六个便都有影响。

    这一顿之下,其他人哪还会放过这大好时机,赶忙各自御器四处奔逃。

    雪妖被彻底激怒了,它的六个身体在瞬间合为一体,随后又弥散在半空中。

    “你们都要死——!”

    雪妖暴怒的声音就响在耳畔。

    风愈急,雪愈大,无数冰针雪渣铺天盖地。

    头顶的天越压越低,众人的眼前也越来越黑。

    风平浪静之后,雪妖从雪堆里刨出了昏迷的穆长宁。

    它此刻的面色冷如寒霜,手中又凝出了一把冰剑。

    雪妖高高扬起冰剑,手下却忽然一顿。

    穆长宁的法衣破碎,全身亦是伤痕累累,布满血色,而方才的翻天覆地,使得她原先挂在脖颈上藏在衣服里的帝女玉也露到了外面。

    雪妖蹲下身,将帝女玉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目光不由微凝,喃喃道:“这不是主人的东西……怎么会在她身上?”

    它猛然顿住,蓦地张大了嘴巴。

    雪妖想起来,它有一次问主人,为何主人的气息断断续续,有些收敛不住,原先在主人身上用来敛息的帝女玉哪去了?

    当时主人是怎么说来着的?

    哦,对了,主人说,他送人了!

    主人送的人……难道是她?

    雪妖手一抖,蹲地上啃起了指甲。

    “主人既然送她东西,那她少说也是主人的朋友……咦,主人怎么会有一个金丹女修的朋友?”

    雪妖猛地摇头,“那不管,反正她跟主人相识,然后……我差点把她杀了?”

    纤白如水葱的手指指了指自己,雪妖双手抱头,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妈蛋怎么会这样!

    主人一向对它实行放养,它逛到这里,看到几个人修,原来也真的只是一时兴起想跟他们玩玩啊!

    可谁让这女的伤了它,它脾气一上来,谁他娘的还管那么多啊!

    抓耳挠腮了许久,雪妖还是决定先叫醒她看看。

    一阵清凉的风吹袭而来,穆长宁微微睁眼,见是个玉颜银发的女子正盯着自己看,可不正是先前的雪妖?

    穆长宁条件反射地一剑对着它胸口就捅了进去。

    雪妖微微低头,见那一把暗红长剑如今就留了个剑柄在外面,默默流了把心酸泪。

    “姑娘捅得好!”雪妖扬起笑脸,“要不要再捅一剑?”

    穆长宁:“……”是她睁眼的方式不对吗?

    雪妖见她呆住,琢磨着是不是自己说的不大妥当,又试探着开口道:“美人儿……”

    “美人儿?”穆长宁瞪大眼。

    雪妖一愣,话到嘴边转了几圈,这才抖着唇道:“仙……仙女儿?”

    “……”

    穆长宁刚张嘴,雪妖便抢她一步道:“喂喂喂,差不多得了啊,你长得还没我好看呢,让我这么夸你,你违不违心!”

    穆长宁一口血给它喷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