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见血封喉

    “瘴气这么重,是黑毒沼。”付文轩攒眉屏息,扫了眼手里的地图,道:“这黑毒沼大约有方圆千里,一旦踩上便会越陷越深难以自拔,半空因受毒瘴之气侵扰,飞鸟难渡,若是不出意外,这毒沼之中恐怕还有毒蛟。”

    穆长宁扔给凌玄英和付文轩各一瓶破瘴丹,闻言倒是双眼微亮,“毒蛟?”

    付文轩失笑,“嗯,毒蛟的毒龙胆,确实是样好东西。等度过这片黑毒沼,便接近内围了。”

    凌玄英遥遥望了眼,道:“走吧。”

    三人各自御器升空。

    黑毒沼上空瘴气堆积,聚集形成了大片大片的乌黑气团,即便是金丹修士也不能够在那气团里面久待,几人只是贴着黑毒沼低空飞行,而这样就容易被沼中的生灵当作目标。

    大约飞行了百余里,穆长宁察觉到下方泥沼中有妖物的灵力波动,随后一双双赤红的眼睛便在乌黑泥沼中显出身来,看数量,足有上百头。

    这个地方离岸边还有一段距离,周围没有可以落脚的地点,上空又聚集了大团瘴气,可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群毒蛟忍了这么久才冒泡,委实不容易了。

    付文轩咧嘴一笑,“我们来会会它们!”

    话音将落,黑毒沼中的毒蛟忽的一只一只浮起,它们的身上还裹着腐臭的黑泥,形如巨鳄,双眼赤红,全身遍布乌黑鳞甲,血盆大口利齿密布。

    毒蛟修为越高,个头便越大,这一支毒蛟群,大多是在五阶以下,穆长宁草草扫了一遍,这其中最高阶的,是六阶巅峰,它也很显然是这支毒蛟群的首领。

    六阶毒蛟低吟一声,其余毒蛟纷纷响应,张嘴便对着半空的三人吐出一口乌黑的毒液,那毒液酸臭冲天,带着一股浓浓的腐臭死气,形成道道水箭喷射而来。

    付文轩折扇轻轻一挥,一道金芒闪过,在三人周身形成一个金色护罩,那水箭碰到护罩便化作细雨点点坠落泥沼。

    眼看一击不中,无数毒蛟从泥潭中一跃而起,甩着长尾朝他们咬过来。

    穆长宁足尖轻点,一跃跳上毒蛟的上颚,重重一踩,可怜毒蛟都没完全张开嘴,便被敲晕踩进了泥里,穆长宁又借着这冲力纵身一跃,手中绿芒大盛,泥潭中霎时开出许许多多碗口大小的鲜花。

    花香阵阵,沁人心脾,黑毒沼上若有似无的腥臭皆被花香覆盖,死瘴之气也被百花中孕育的蓬勃生机重重吸收,而那些不足五阶的毒蛟在黄粱梦的香气之下竟昏昏欲睡,没了斗志,只余下四只五阶毒蛟和那只六阶首领。

    眼看着周围大片毒蛟沉入泥潭,六阶毒蛟的双眼愈渐深红,仿佛随时都能滴出血来。

    它将目标对准了穆长宁,凌玄英跟付文轩则各自分担起了两只五阶毒蛟。

    六阶毒蛟扑腾着爪子从泥潭中一跃而起,团成一个球,身上的鳞甲片片倒立,形成无数倒刺,乌黑发亮,穆长宁祭出五指山,也朝着毒蛟狠狠撞过去。

    砰——

    五指山飞回穆长宁手中,而毒蛟则惨呼一声,身上的鳞甲被撞掉大片,血肉模糊,噗通一声掉进了泥沼,溅起无数泥点。

    黏稠乌黑的泥潭中再没有任何动静,穆长宁却好似忽然心有所感,祭出鲛绡帕迅速朝一侧移开,便见原先那位置猛地窜出一张血盆大口,口中利齿在刀光剑影下显得森白锋锐。

    “流星火雨!”

    暗红灵光一闪,漫天火花流星陡然簌簌而落,朝着还未来得及合上巨口的毒蛟口中钻去。

    毒蛟嘴里的防御当然不会有它的外表这般强悍,混沌阳火在它口中灼烧出一个又一个血洞,而那剑意凝成的颗颗流星更是干脆在口中爆开,化作绵绵不绝的剑气剑芒,毫不留情地寸寸切割它的口腔。

    毒蛟痛得在泥潭里打滚,这么个庞然大物不住挣扎闹出的动静得有多大?长尾甩出一连串泥点,偶有漂浮在泥沼中的石块被它的摆尾击中,霎时被抽得四分五裂。

    穆长宁结出一个防护罩挡住漫天的泥点子,抱着胳膊在一边看着,也不靠近。

    而那边凌玄英和付文轩也是游刃有余。

    付文轩对那毒蛟搞出的泥点敬谢不敏,折扇一抖,冷笑连连。

    “金乌负西坠。”

    扇面上的金乌大鸟一跃而出,展翅高悬,浑身笼罩在熊熊金焰之中,随后那金乌大鸟长啸一声,一分为二,化作两个灿金烈阳,朝着那两只毒蛟轰然撞去。

    一瞬间只闻到一股烤糊了焦味。

    凌玄英手中的软剑挥舞如同银蛇,周身雾气被凝聚到了一处,化作条条银练。

    清淡的声音缓缓响起:“银河落九天!”

    那些银练当真犹如飞流直下的银河,圈上了毒蛟的四肢和长尾。

    看起来绵软无力的银练,却是满含杀机,切豆腐一般轻轻松松便切下它的肢干,随后软剑一刺一挑,又在它背上刮出一片火花,不废吹灰之力便将那坚硬的鳞甲层层削落,连带着那一片泥潭都变成了暗红色。

    眼看着六阶毒蛟被折磨得没了力气,穆长宁长剑一甩,插进了毒蛟的右眼,那毒蛟终于低呜一声咽了气。

    付文轩抖一抖袍角上溅到的泥点子,手脚麻利地将毒蛟剖腹取胆,看了眼自个儿跟凌玄英那儿的战果,再瞧见穆长宁手下那只毒蛟,好笑道:“好像只有你这只相对完整一点。”

    确实,凌玄英那几只毒蛟被大卸八块,付文轩那里的也是被烤得不忍直视,相较起来,只有穆长宁那只外表保存尚且完好。

    穆长宁不解:“怎么了吗?”

    付文轩笑笑,“也没什么,这毒蛟也是黑毒沼里的霸王,寻常妖物不敢来惹,若我们拖着这只毒蛟在黑毒沼穿行,想来应该方便些。”

    “这个容易。”

    穆长宁拿了两根藤蔓将六阶毒蛟绑起来,一路拖着在黑泥沼穿行,毒蛟的气息散发出去,倒还真就没再见有什么东西跑出来。

    只是越到后来,黑毒沼池越来越黏稠,而周围聚集起来的瘴毒之气也越来越浓重。

    付文轩和凌玄英微微蹙眉,穆长宁取了两瓶净池水给他们,沉吟片刻道:“这附近不见有任何生灵气息,毒气还越来越重,恐怕是生有什么毒物。”

    大泽本就多奇花异草和各类蛇虫鼠蚁,含毒的那是常态,如这种周遭寸草不生,也没有生灵生存的情况,穆长宁只在雪岭部落寻离魂草之时,听连翘说起过一次。

    离魂草最终也不是她摘下的,而是雪妖代劳,但所述情形,基本和现在差不离了。

    付文轩琢磨道:“如此说来,定是万毒榜上名列前茅之物。”

    付文轩偶尔也会用毒,若能碰上合适难得的,他也会随手收集,这下两人都有些跃跃欲试。

    凌玄英看了穆长宁一眼,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既如此,那不妨过去看看。”

    墨黑毒瘴聚集成片,热气蒸腾,付文轩扬扇一挥,毒雾些微散开后重又聚集,分毫无用,到后来凌玄英和付文轩的脸色都憋得通红,还隐隐泛起青紫色,却是再难寸进一步了。

    穆长宁微微一顿,指尖轻点在帝女玉上,一道青光在几人周身围成一层薄薄的防护罩,隔绝了毒气的蔓延扩散。

    付文轩一怔,瞧了眼被隔绝在外的黑色雾气,挑眉道:“你这法宝竟有隔息之用?”

    穆长宁微微一笑,“快些走吧。”

    如此走了大半日,三人总算到了黑毒沼的深处,周遭如此毒雾成海,往常即便有人路过,也都尽量绕着走了,是以当三人在此看到一株血红大树时,都是不由一惊。

    “这是……见血封喉?”付文轩眨眨眼,仔细打量一番。

    树干血红,枝丫横生,树上没有长一片树叶,通身却好像泛着莹润的金属光辉,带着某种妖异诡谲的美感。

    “万毒榜上排名十七,确实是见血封喉不错。”穆长宁点头道。

    她取出长剑,正准备砍一段枝节下来,却被凌玄英拦住。

    “等等。”凌玄英摇摇头,道:“见血封喉不是这么用蛮力取的。”

    他手中结出一个金色手印,朝着见血封喉的一节枝干打去,便见那坚硬如铁的枝干微微晃了晃,凌玄英再接再厉,又打出数十道指诀手印,只听得“咔擦”一声,那一节枝干竟自行折断掉落,凌玄英忙用摄物诀取了来装进玉盒中递了过去。

    穆长宁一怔,她虽听过见血封喉的名号,却不知原来摘取时也有这种讲究。

    “多谢五哥。”

    凌玄英淡淡一笑,又摘了两节枝干,一节给了付文轩,一节自己留着。

    这见血封喉应该是穆长宁迄今为止见过最毒的东西了,但她从未想过竟会在寻龙渊里碰到。

    “万毒榜上前十的毒物已是人间难寻,那排名第一的曼珠沙华还只生在地狱路上奈何桥边,听闻曼珠沙华至美至艳,也不知是不是真如传闻中说的那般。”穆长宁一边讲玉盒收进储物袋,一边说道。

    付文轩摇摇头,“曼珠沙华生于冥界,即便你想一见也难。”

    凌玄英双眸微敛,薄唇翕动。

    若是此刻有人注意他,便会知晓,他在无声说道:“会有机会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