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独角鲸

    上下牙齿一碰,望穿“咔擦”一声嗑开瓜子,随口吐掉瓜子皮,啧啧叹道:“你这出棒打鸳鸯还真是不留情啊!”

    穆长宁面不改色,将两只海鸥收进储物袋,侧眸瞥了眼手臂外侧被海鸥利爪抓破的两道血痕,微微蹙眉。

    六阶红嘴海鸥以命相搏,速度发挥到了极致,总有避之不及的时候,被逼急了,它甚至还有自爆的倾向。

    一只六阶妖兽的自爆之力,连元婴修士都要小心应对,更遑论是她,必要的时候,以自身为饵徐徐歼之也未尝不可。

    穆长宁随手处理了一下伤口,盘膝坐下恢复完灵力后,祭出了鲛绡帕,淡淡瞥向一边的望穿,“还要继续看戏?”

    “看,怎么不看!”望穿脚尖一点,跟着跳上鲛绡帕,嘿嘿笑道:“走咯!”

    穆长宁轻勾唇角,又朝着海岛的另一头飞去。

    一个多月后,穆长宁已经熟悉了红嘴海鸥的作战方式,也有了自己的一套应对手段。

    红嘴海鸥疾风迅影,哪怕它们处在她的剑域里,也很难预测追上它的身形,尤其是当一对海鸥齐齐上阵时,只会让你觉得眼前黑影重重,稍不留神便被它钻了空子。

    吃过一次亏,穆长宁很快就吸取教训,从一开始的刻意追随海鸥的身影,到后来干脆闭上双眼,用五感六识感受它的位置。

    心中有慧眼,这方天地间的风吹草动都在感知之中,风烟渐远,心随意动,红嘴海鸥的一举一动都在心中成形,它们飞行带出的轨迹,灵力产生的波动,皆化作丝丝缕缕的细线,由她牵引。

    这是域,有别于使用剑诀时产生的剑之域,这是靠自身感知产生的灵域。

    灵域有多大,大到无限大,灵域有多小,小到看不见,有形亦无形,无形胜有形……

    穆长宁能感悟到灵域,也是因为紫元诀修炼到紫元五重,破妄之眼已有所小成。

    紫元诀上还有云,待到灵域成熟到了一定程度,便可开出天眼,天眼之下,万般隐藏虚幻都将现出原形。

    这种感悟很奇妙,曾经她只是初步领悟到一点门槛,到如今与红嘴海鸥的对战中体会却是更深,是以她每次寻到红嘴海鸥,都不是急着取它们性命,反而是与它们一边缠斗一边体会领悟。

    于是到后来,红嘴海鸥不是死于她的剑下,而是被活脱脱耗死累死的,不仅没有钻了空子伤到她,甚至一圈斗下来,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每次看到红嘴海鸥精疲力竭地瘫倒在海边岩石沙滩上时,望穿都要装模作样地悲天悯人一番,“可怜的海鸥,居然被你这么折腾死!”

    穆长宁扔给他一个白眼,“浑身没伤口,刚好可以卖个好价钱。”

    随手将一对红嘴海鸥收进储物袋,她如今的储物袋里已经有二十多对这样的海鸥了,而她对灵域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和感悟,现在可以试着去其他地方转转,再找别的妖兽练练手。

    穆长宁扫了一圈手中的地图,目光缓缓落在几座小岛中间的一片暗礁险滩处,这里是重点标注的红色区域,不适宜船只航行,暗礁群中生存着一种名为独角鲸的妖兽。

    这独角鲸体型庞大,凶狠勇猛,长着一排尖利的獠牙,而头部的独角更是堪比上品法器,无坚不摧,自然,这独角也是十分高阶的炼器材料,许多修士都会为了这么一支独角来冒险一试。

    让穆长宁感兴趣的倒不是独角鲸的角,而是它的鱼骨胶。

    七品丹药断续丹,能够接续断去的残肢,当年许玄度在兽潮中自断一臂,便时靠服用这断续丹长出的新胳膊,而在后来的无垠秘境中,凌霄殿的怀柔真人和光明观的致远真人一个缺了胳膊,一个断了腿,也都是服用了断续丹才不至残疾。

    断续丹中其他药材倒还好说,真要在中土搜罗也并非搜寻不到,甚至穆长宁手头也七七八八凑得差不多了,只其中一味鱼骨胶,需要用神洲海中独角鲸的鱼骨提炼而出,这却是中土十分罕见的了。

    高阶丹药材料难寻,穆长宁很有兴趣炼一炼这断续丹,另一方面也可以领会一下独角鲸的本事。

    飞行了两日后,她落在一处露出水面的大岩石上,遥遥看过去,深蓝色的海面平静无波,一片安宁,若不是地图上标注了出来,穆长宁也不会想到这片海面下隐藏着各种暗礁。

    望穿眯眼道:“不需要我陪你下去?”

    “不用。”她缓缓摇头,把霹雳和蛋蛋都放了出来,“你们在岸上把风吧,回头打了鱼,我给你们烤了。”

    两只灵兽眼睛一亮,齐齐点头,望穿搬了张小凳子往石头上坐下来,随后不知从哪捞出一根鱼竿,在鱼钩上挂上了一尾小鱼,独坐钓鱼台。

    穆长宁纵身一跃跳入水里。

    海水咸腥、微冷,穆长宁没有停顿地朝着海水深处游去,平静的水下又是另一番奇景,海藻摇曳,怪石嶙峋,五颜六色的小鱼成群结队地聚在一起,察觉到有生人靠近,又慌乱地匆匆避开。

    穆长宁顺着海水的流向逐步深入,放开神识探查,那些低阶的妖兽或是弱小的生灵在察觉到这层威压时纷纷逃窜,避入石缝间、泥土里。

    直到她顺着水流到达百里之外,海底高高耸立着一丛丛礁石,仿若石林,海水深沉,阳光落下,只有极细微的几缕光线能够到达此处,周围一阵暗黑墨蓝,连海水都仿佛阴冷了许多。

    在这种环境下,感知便显得尤为敏锐。

    穆长宁悄然放开灵域,屏息凝神,水中气流涌动,出现片刻异常,穆长宁蓦地睁眼,抬腿在一根礁石柱上狠狠蹬了一脚,借着这股冲力极速游开数丈,便见原先的位置猛地出现一只庞然大物,随着“咔擦”一声,那根礁石柱被一股巨力撞断,搅混了一池静水。

    这只庞然大物不是别的,正是一头六阶独角鲸,它头部那根长长的尖角狠狠嵌在石中,只摇摆了一下巨大的脑袋,这坚硬的礁石柱便已四分五裂,化作齑粉。

    “哪来的女娃娃?”

    独角鲸定定看了过来,铜铃大的眼睛在幽暗的湖水中泛着隐隐血光,血盆大口一张一合,利齿森白锋锐,带来丝丝腥臭。

    那是血腥味……这头独角鲸刚刚进完食。

    穆长宁没空跟它废话,扬手一挥,数十道亮白色的灼热剑气混着闪闪灵光突至,其中几道更是刁钻地对准了独角鲸的眼睛,独角鲸也敏锐地感觉到了危险,大脑袋微微一扬,这数道剑气擦过它光滑的鳞片,带出道道火星,剑气所过之处鳞片俱被焚为虚无,血迹斑斑。

    独角鲸愕然,它的鳞片何其坚硬,多少修士的法宝奈它不何,这女修居然一击便让它受了伤,还有丝丝缕缕的灼热气息通过伤口涌入体内,这让它这种水生的妖兽很是不适。

    独角鲸又惊又怒,刹那便对这个女修警惕忌惮起来,双眼赤红,长尾一摆,张大嘴就朝着她冲了过去。

    水下是独角鲸的主场,它是海底残暴的猎手,也是游泳健将,在水下跟独角鲸比速度比敏捷,她还没这么笨。

    穆长宁不躲不闪,扬手一挥,金光灿灿的大山横在跟前,独角鲸的尖角狠狠撞在五指山上。

    这股冲力极大,五指山被独角鲸撞开极远,化作一道金色流光,但独角鲸也被震得脑中一晕,眼冒金星。

    趁着独角鲸眩晕的片刻,穆长宁手中灵印翻飞,一道道打了出去:“画地为牢。”

    幽暗的深海之地,猛地长出无数藤蔓荆棘,犹如灵活柔韧的海藻,缠上独角鲸庞大的身躯,将它裹成大大蚕茧。

    本该生长在陆地上的植物,如今却出现在海底,独角鲸有一瞬不适应,但仅仅片刻之后,它便开始猛烈挣扎起来,藤蔓却越收越紧,狠狠绞紧它的身体。

    若是往常,这些藤蔓荆棘绝对伤不了独角鲸,但先时穆长宁用剑气划开了它强悍的鳞片外皮,藤蔓上生长的尖锐毒刺顺着它的扭动深深嵌入肉里,划开一道道口子,毒素缓慢地注入血肉中,一点一滴麻痹它的神经,有黏稠的鲜血顺着幽绿藤蔓淌出来,滴入海水里。

    独角鲸挣扎地更加厉害,在它的大力翻滚之下,藤蔓荆棘尽碎,它身上虽有大大小小无数伤口,但却依然勇猛,甚至因为方才的一系列动作,它的战意杀气更盛。

    穆长宁心中轻轻一叹,确实,独角鲸不易对付。

    周围的海水一刹那汹涌澎湃,飓风混着海水卷起无数漩涡,穆长宁扔出两根藤蔓缠住礁石柱,才不至于被漩涡卷走,然而这飓风却一下下毫不留情地撕扯着她的身体。

    穆长宁将鲛绡帕挡在身前,右手吃力地挥动,一道道剑气朝着风眼打去,独角鲸张开大口一下咬断她用来固定的藤蔓,穆长宁身体飞出的同时,海底忽然白光大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