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八臂阿修罗

    找到了弱点,傀儡偶也不再是那么无懈可击。

    霹雳双手化作利爪,疯狂乱抓,随后十指并刀,毫不犹豫地朝着傀儡的心口刺进去,顷刻便毁了晶石,而般若也将一支铁木鱼锤捅进了傀儡的胸口。

    岛外风云变幻,涛声震天,潮水犹如凶狠的恶兽,张牙舞爪一波接着一波拍来,统统被拦截在了护岛大阵的淡金色屏障之外,风声鹤唳如百鬼夜鸣,哀哀啼哭响彻云霄。

    至此,对方也只剩了妇人一个,而己方除却被定住的百里淳和已经昏睡过去的苒晴外,便只剩了穆长宁、凌玄英、般若以及霹雳四人。

    妇人不屑勾唇,扬臂一挥,判官笔刹那变得巨大,乌金笔头飞速旋转,宛若盛开绽放的金莲,而伴随着金莲的绽放,却是无数牛毛软针倾泻而下,细细密密铺天盖地,仿佛沐浴在一片金色灵光之下。

    然而只有他们几个知道,这片牛毛细雨里,究竟包含了怎么的强大压迫和凛凛杀机。

    三人几乎没有丝毫停顿地祭出各类防御法宝来抵挡,穆长宁扬出鲛绡帕,伸手一招将霹雳收回灵兽袋,而此刻妇人手中灵决翻飞,宛如穿花蝴蝶,硕大的判官笔又一次挥动了起来,在半空书写着一个巨字。

    这次她写的,是“封”。

    意在笔先,神余言外。

    一字未成,便已有一股莫名的压力迎面而来,沉甸甸地压在心头,穆长宁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灵力不受控制地缓慢下来,可想而知,当这“封”字彻底形成后,必将会封锁他们全身灵力。

    电光火石间,几人当机立断,做出了最快速的反应。

    般若丹手掐诀,宝相庄严,浑身佛光涌现,手心凭的开出一朵天青佛莲,那佛莲晶莹剔透,盘旋头顶,落下淡淡青光,带来檀香袅袅。

    花瓣之上倒映出在场每个人的形容,佛莲青光所过之处,只让人觉得脑中一清,那股莫名其妙的压迫也刹那消散而去。

    穆长宁与凌玄英自然不会多耽搁,当即使出看家本事。

    “银河落九天!”

    凌玄英软剑一抖,银光乍现,那灵光聚集成道道银练,既如飞舞的螣蛇,又如垂落的银河,缠绕至那金字之上。

    金字将成,却猛地被银练里外三层包裹,妇人美目微眯,眉尖狠辣一闪而过,咬破中指逼出三滴精血,随后又是数道指诀打入,那银练霎时便被金光击得寸寸粉碎,此刻那大字也已彻底完成,光芒照亮了整个山头。

    而就在银练破碎的那一刻,一头双目赤红的乳白火凤从天而降,带着惊人的气势,重重击在金字之上。

    此事说来话长,却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完成,强烈碰撞产生的冲击波向外层层涌动,带动头顶乌云阵阵翻腾不休。

    飞沙走石间,天地黑沉沉一片,金丹大圆满修士的全力一击,也不是那么好抵挡的,那个金灿灿的大字在停顿片刻之后,竟又朝着三人冲了过来,不同的是,此刻的金字光芒明显黯淡了许多。

    穆长宁脚尖猛地顿地,纵身跃起,手中结出繁杂的手印,全身绿光大盛,便听得一声清喝:“移花接木——”

    金字晃晃悠悠地撞上了碧衣女子的身体,绿光与金光两相交融。

    穆长宁和妇人的身子几乎同时飞了出去,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清扬!”

    凌玄英连忙飞身接住她,穆长宁喘息了几下才缓缓摇头:“我没事。”

    以她如今金丹初期的修为,用移花接木对付金丹大圆满修士的言灵,确实勉强,但在那言灵被削弱之后,此举也不是不可行。

    妇人不可思议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她发现,体内的灵力竟被封印了大半!

    这是她的言灵,可现在,她竟被自己的绝学摆了一道?

    “你——”

    妇人话头才起,忽见山顶猛地闪现一道红光,她霎时脸色大变,朝着山顶狂奔而去。

    穆长宁眸光微亮,看来望穿也得手了。

    “我们也快走。”

    山顶之上,赵岛主捂着受伤的左肩,怒目瞪向另一头白衣飒飒、眸色清寒的望穿。

    就是这个看上去只有孩童模样的小子,方才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上了峰顶,一箭朝他射了过来。

    若不是属于元后修士特有的敏锐,此刻的他便是个躺在地上的尸体。

    “你是谁!”赵岛主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这个小子的深浅,哪怕他身为元后修士也依旧看不清,可若说他是化神大能,却偏偏又不像……

    “你没必要知道。”望穿昂起头颅,朝阵中看了过去。

    方才那一箭射过去时,赵岛主也不知做了什么,阵中突现一抹诡异的红光,而坐在阵中的梵珈,此刻正浑身痉挛,她裸露在外的皮肤,无论是脸上,抑或是手上,全都布满了幽蓝色的鳞片,就像个人形怪物。

    “哈哈哈哈哈!”赵岛主仰天狂笑,“来不及了。”

    其他人冲上山顶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穆长宁微微一窒,而般若在见到梵珈如今的形容时,面色蓦地一变:“师妹!”

    她额心的灵线上黑气堆积,还在汹涌地往她体内流去,相反的,赵离之那一头的灵线越来越洁净,双眼越来越清澈通明。

    “离之……”妇人喃喃望去,激动地隐含热泪。

    穆长宁望了眼地上的阵法符文,一时间也找不到切入点下手。

    冥思苦想之际,凌玄英沉声道:“我来改阵。”

    他纵身跃入阵中,赵岛主与妇人又岂会容许他们破坏好事?望穿扭身挡道,二话不说便与赵岛主打得不可开交,而妇人方才被言灵封印了大半灵力,此刻正欲为自己解咒,却又被穆长宁般若二人缠得脱不开身。

    凌玄英掐指计算阵点,尝试着打入了一道指诀,便见灵丝之上黑气的流动突然停滞下来,他唇角微勾,顿时有了主意。

    起了一个好头,接下来一切便顺理成章得多。

    赵岛主见状大吼:“不!”

    梵珈似有所感,猛地睁开了眼。

    一双明眸不知何时变得通红一片。

    她面色痛苦而又狰狞,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又伸手摸了摸脸上,鳞片阴冷光滑的触感传来,梵珈几乎崩溃。

    她用力拔去身上布满的鱼鳞,鲜血随着鳞片的剥落肆意流淌,滴滴落在她的红裙之上,可她全身上下都是鳞片,即便想拔也拔不干净。

    “啊——!”

    梵珈仰天利啸。

    “梵珈道友,你冷静点!”凌玄英出声劝道。

    梵珈朝着他一掌拍去,凌玄英猝不及防中招,闷哼一声连连后退,再抬眸时,只见梵珈面色上闪过一丝疯狂。

    祭台上燃烧的白烛“噗嗤”一声全然熄灭,赵离之身上的黑气俱都朝着她体内涌去,与之同时传来的,还有他的生机,依稀可见他的面色愈渐灰败,整个山顶的阴寒之气,也俱都朝着梵珈身上涌去。

    这一变故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有点懵。

    赵岛主脸色一变,再这么下去,虽说赵离之身上的咒怨能转移到梵珈身上,可他的生机也要被她尽数剥夺了!

    生机一灭,必死无疑,他们就是想让自己的儿子活着,才会做这么多事,否则谁吃饱了撑的还把梵珈绑过来?

    当机立断,赵岛主手中打出一道灵光,径自将那灵丝切断,灵丝一断,这驱邪传输也随之中断,梵珈和赵离之同时吐出一口血。

    赵离之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妇人顾不得其他人,忙奔过去接住他,而梵珈双目赤红,面色却出奇的平静,只是这一刻她周身涌动的阴寒之气没由来地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怎么了……”穆长宁怔怔不解。

    “更糟糕的情况。”凌玄英沉声道:“她被怨念支配了。”

    相传半妖天生灵智,长得也比寻常妖兽或是人类迅速得多,即便小半妖身死之时年纪尚小,也足够记事怨愤了,否则也不至于凝聚起整个鲛人族群的怨念。

    被半妖怨念控制的梵珈目光森然,望向倒地的赵离之,“你为什么要杀我……”

    妇人瞪大双眼,赵岛主沉沉叹息:“冤孽……冤孽啊!”

    般若深吸一口气,手中凝出一朵青色佛莲,朝着梵珈头顶打去。

    青光檀香环绕,梵珈的目光有一瞬清明:“师兄……”

    片刻过后,她的神智再次被掌控,甚至比原先更加疯狂。

    落英岛外的浪潮越来越高,耳边尽是悲泣哀嚎,又好似有鲛人如梦似幻的歌声缓缓响起……

    琳琅说这只小半妖天生能够聚集怨念,而此刻的梵珈,显然已经脱离了掌控。

    她的身后,蓦然浮现出一个长有八臂的黑色虚影,随着虚影越来越凝实,望穿赵岛主及凌玄英几人的面色猝然变得一片惨白。

    穆长宁心中一顿:“这是什么?”

    “八臂阿修罗……”望穿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凝重。

    那可是掌管冥界之门的魔神!

    就如修真界与白灵界已经隔绝许久一样,冥界之门也早已关闭,只有死魂能够单向进入冥界,却没有有恶鬼偷渡阳间之说。

    冥界之门若是开启,阴间的十万恶鬼势必倾巢而出。

    “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