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原来是故人

    穆长宁只感到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那种疼痛钻心跗骨,随时都要将她吞没。

    佛魔拿着那截枯枝,一下一下几乎要将她捅成个筛子,他眼里染着嗜血的疯狂,冰冷又无情。

    衣裙染上重重鲜红,一寸寸氤氲开,又滴答滴答坠落,然枯枝之上却不留一丝血色。

    当枯枝再次落下之时,穆长宁抬起手掌。

    “噗嗤”一声,枯枝将她的手掌穿透,她一声不哼,往嘴里塞了一样东西,运起全身灵力集中在手上,朝着地上狠狠拍了一掌。

    地面出现一个大坑,她借着这股冲劲冲破桎梏,一跃数丈远,手一招炽虹剑重又回到手中。

    佛魔神色不变,在看到她全身涌动着的狂暴灵力之时,也不过是微微动了动嘴唇。

    “龙穴石髓。”

    服下龙穴石髓,能够将招式的威力提升一倍,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尤其是以她目前这种强弩之末的状态。

    可穆长宁别无他法。

    佛魔的强大,是她无论如何也斗不过的,而她又不愿意就这么坐以待毙。

    佛魔面不改色地将背后一直背着的玄色长弓取下,以枯枝为箭,原本黑乎乎干巴巴的枯枝霎时染上了灿灿的亮金色。

    他双眼微眯,目光清泠,缓缓拉起长弓。

    叮——

    脑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穆长宁总算想起来自己为何会觉得这青年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了。

    当初在结丹之后,她前往无垠秘境,与一众结丹修士在那地宫之中对付骨魔,可到最后真正力挽狂澜的,却是那面浮雕之上的持弓男子,是他一箭将骨魔新生出的灵智毁灭,他们才能活着走出无垠秘境。

    那浮雕是望穿的神石碎片,而那男子,却是一位大能修士留在石中的神念。

    竟莫名地与佛魔重叠……

    金箭瞄准了她,一股无形的束缚将她锁定,穆长宁的双眼在一刹那变得紫意盈盈。

    她将灵域展开至最大,才勉强能够在这股锁定中移动身体,巨大的压力使得她脑中剧痛不已,太阳穴突突直跳,全身冷汗淋漓,伤口更是血流如注。

    当枯枝化作一道金色流光朝她袭来之时,一只乳白色的火凤撞上流失。

    火凤发出一声嘹亮痛苦的鸣啼,刹那便被金箭带来的气势撞散,直化作漫天散落的火苗,一瞬间白光闪耀,连日光都为之逊色。

    佛魔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前早已不见了那人的踪影。

    佛魔是这个世界的主宰,穆长宁心知自己若选择在这个地方回到空间,她非但逃不掉,还会暴露出自身最大的秘密。

    这个人邪门得很。

    说他是佛,他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说他是魔,他又确实有悲悯恻隐,良善慈悲的一面。

    他还灭杀了那个大魔,将它的尸骨封印在了无垠秘境的地心……

    穆长宁用土灵珠一遁三百里,直落到一个深洞之中。

    付文轩摇着手上的白玉铃兰,却得不到任何回音,他纳闷失望之余,一个身影重重摔在深洞地面上,扬起一地飞尘。

    付文轩一愣,这个地方除了佛魔,再未见任何人来过,而这个女子浑身是血,几乎看不清面容,他却一下子认出她是谁。

    “阿宁!”付文轩瞪大眼,连忙上前将她扶住。

    血流了一地,沿着地面蜿蜒而下,她的呼吸微弱,面无血色。

    “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了!”付文轩大惊失色,想从储物袋中掏出丹药,又想起自己的灵力已经被封锁了,根本什么都拿不出来。

    他紧紧盯着穆长宁,“阿宁,醒醒,听得到我说话吗?”

    穆长宁迷迷糊糊地撑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终是陷入一片黑暗混沌里。

    “阿宁!”

    佛魔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深洞中,付文轩回过头怒目而视,“你做了什么!她怎么会这样!”

    “你不是想见她吗?”佛魔袖着手,再不复方才的阴狠,面色变得一片柔和,“是你想见她的,瞧,她不是来了?”

    “你……”

    “你不是一直很想离开?”佛魔径自打断他的话,轻声呢喃:“杀了她,接受我的传承,你便能离开。”

    “你做梦!”

    “你不杀她,她也早晚要死。”

    付文轩深吸口气:“你以为,我救不了她?”

    他拿起穆长宁手中的长剑,对着手腕划了一剑,将伤口对着她的唇,让她一口口吞咽自己的血。

    他虽被封锁灵力,但修士的血肉之中还是有丰富灵力的,就算没有灵丹妙药,他也能用血吊着她一条命。

    “痴儿。”佛魔摇头叹息:“一个没有情根的人,你以为,她会给你什么回应?”

    付文轩浑身一震,“你什么意思?”

    佛魔伸手一弹,一抹金光落在二人身上,付文轩看到自己手上多了一条灵光闪闪的红线,红线的一头缠绕在他指上,另一头却是空置,而穆长宁的手上,空空如也。

    “这是姻缘线,由情根而生,你有,她没有。”佛魔一字一顿。

    付文轩顿了好一会儿,这才讷讷道:“为什么……”

    “很简单,有人给她把情根连根拔了。”佛魔道:“你命中注定无姻缘,却偏偏动了心,所以我说,她是你的劫。”

    “……”

    佛魔又是一叹,手中出现一大团佛光,笼罩到二人身上。

    付文轩腕间的伤痕顷刻痊愈,穆长宁还在流着血的伤口也慢慢愈合。

    佛魔打了声佛偈,“心无挂碍,无碍挂故,无有恐怖……你何时学会放下,何时便开始接受我的传承。”

    佛魔的身影消失后,付文轩久久未语。

    他看了眼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穆长宁,抓起她的手使劲瞪着,好像要瞪出一朵花来。

    沉默良久,终是颓然放下。

    他原先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只是比较迟钝,脑子天生缺根筋,谁对她好,她就全都记得,在她眼里,自己大约跟她那些师兄师弟没啥大差别。

    他也一直以为,她只是还没有开窍……

    付文轩好像突然有点难过,一种他也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他半垂着眸子喃喃:“为什么是劫,不是缘呢?”

    佛市里过了许久,于外界不过才过了一两月。

    迦业寺的大佛殿里今日迎来了一批贵客。

    这段时间幻海迦业寺来来往往的人有许多,招待的知客僧也各不相同,然而这几位贵客,却是由鸠摩尊者亲自招待的,原因无他,对方是一位化神期的大能修士,而与之相随的,还有几位天算蒲姓人士。

    温岚跟着付景宸一道进了大佛殿,佛殿金碧辉煌,庄严肃穆,她看着正与鸠摩尊者讲经论道的付景宸,听他们说的那些晦涩难懂的佛经道理,只觉得兴致缺缺。

    不过既然都到了这里了,那随便看看也无所谓。

    要知道,女主无论去哪儿,都不会是白去的,指不定她也能跟她那便宜十三哥一样,搞到一粒舍利子玩玩。

    正想入非非的时候,温岚听到付景宸问道:“不知智元禅师可到了?”

    智元禅师,那个老和尚温岚不喜欢,尤其是老和尚的那个女弟子……听炼妖葫的器灵小玉说,智元禅师的那个女弟子是个天生鬼眼。

    鬼眼这种东西是天生的,温岚承认她很喜欢也很想要,但很可惜她没得选。

    身为女主,也有她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这份讨厌也就来得理所当然。

    哪怕她现在明明已经拥有很多很多了,偶尔还是会想到那个红衣女子的鬼眼。

    这种明显应该属于女主的金手指,怎么偏偏就落到别人的头上了呢?

    在中土有个穆长宁,在神洲就有个梵珈,还真是到哪都不安定!

    温岚心中颇为不耐,很顺利地听到了智元禅师在迦业寺的消息,然后那个老和尚也被请了过来,不过没看到他的那两个弟子。

    她正纳闷的时候,她那便宜爹居然也问起了这件事。

    智元禅师笑着道:“小徒正在佛市之中。”

    “佛市?”温岚皱眉,忽然出声问道:“什么是佛市?”

    智元禅师的目光落到她身上,付景宸低斥一句:“岚儿,不得无礼。”

    温岚吐了吐舌头,智元禅师不在意地道:“佛市是佛门的传承地,里面有佛经千万卷,佛理万万重,对佛修而言,那是个圣地。”

    “这么说,梵珈道友若是进了佛市,定然会受益匪浅,甚至一步千里?”温岚声音不由拔高几分。

    智元禅师摇头,“这都要看缘法。”

    温岚抿紧唇,什么缘法,这不是摆明了的吗?

    她扯着付景宸的衣袖央求道:“爹,我也要进佛市。”

    几位高僧的目光都看向了她,鸠摩尊者捻动着手里的梵天珠,眸光几不可察地微闪。

    “别胡闹。”付景宸攒紧眉心,沉声道:“你又不是佛修,去佛市凑什么热闹!”

    “那也不一定。”千方禅师在旁和蔼笑道:“前不久也有几个道修进了佛市的。”

    温岚一脸果然如此,这种传承地,就算跟她本身修行不对口,说不定也是会有什么收获的。</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