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存货

    隔着一层薄薄的青光结界,外面涌动着滚烫的熔岩,有如黏稠沸腾的血水流过,滋滋作响。

    方才的冲击多少都对他们造成了些许影响,有的时候在自然面前,即便是修士,也会感到自己的渺小无力。

    雪妖蔫蔫地缩在一边,整个人都缩水了一圈,矮了好几寸。它本是冰雪所铸,若在冰天雪地里,它便是世界的主宰,可现如今这样的环境,它的实力都无法发挥十之七八,便只能依靠消耗本源的方式来维持自身。

    陵水妖王吹了吹被烫的通红的爪子,鼻尖闻到一股他难以形容的气味,睁大了眼怔怔盯着穆长宁瞧。

    由于先前熔岩喷发时带来的的强大压力,穆长宁的口鼻中都有鲜血溢出,而那股让他心惊肉跳的气味,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陵水妖王忍不住想要细究,一块帕子忽的兜头盖到了穆长宁脸上,也阻隔了他的视线。

    孟扶摇的动作几乎可以称得上粗鲁,很是没好气地揉了几把,语气不虞:“花着张脸很好看?给我收拾干净了!”

    语毕,他尚且不忘瞥了眼陵水妖王,那目光中隐含的警告,自是让对方看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陵水妖王忽然想起一件很久远的事,那个时候这小丫头还未结丹,主子带着她来到云龙山脉的中心水潭,让众妖兽做她的陪练,先时那些妖兽每每将她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当时的他也曾在她身上,感觉到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虽浅淡,却也深刻。

    但无论如何也不如今日这般,胆战心惊。

    陵水妖王隐约有点明白,为何当年妖主要将这样一个小小人修囚于无天殿,又为何这些年从不曾彻底断去耳目。

    难怪,本该属于主子的帝女玉,会到了穆长宁手里。

    “不该你知道的事,你只需装聋作哑。”

    孟扶摇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陵水妖王微微一愣,恭顺地半垂下头。

    黎枭敏锐地察觉到这几人间气氛的不对劲,只是还没等他捕捉明白些什么,一切又都恢复如常。

    过了几个时辰,地动的频率渐小,结界外涌动的岩浆也越来越缓慢,最后竟如潮水般褪去。

    原本的宽敞的通道此刻变得狭窄起来,倒是通道内灼热的温度比起原先有增无减,雪妖一直尽职尽责地降着温,只穆长宁眼瞅着它似乎又矮了一寸。

    “师叔。”穆长宁有些担心,“雪妖这样……”

    孟扶摇淡淡瞥了眼,满不在意,“没事,等出去后让它回冰窟,它自己会恢复。”

    雪妖抽了抽嘴角,什么回冰窟,你不过就是想找个帮你看门的!

    雪妖咬着块小手绢怨念,实在没忍住瞪他:臭主人,有用的时候,带它看星星看月亮,没用的时候说扔就扔,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孟扶摇翻个白眼,许是雪妖眼神太哀怨,又许是良心发现,随手扔了个储物袋给它。雪妖刚一打开,眼睛就瞪圆了,哇哇直叫:“主人,你不厚道,有这好东西你不早拿出来!”

    它开心地取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冰蓝色晶石出来扔嘴里,跟嚼冰块似的咯嘣咯嘣脆响。

    黎枭呆住。

    他若是没看错,雪妖吃的应该是寒冰晶,那成色,少说也是上品。

    寒冰晶本就珍贵,即便想买都未必买得到,更何况还是这么一袋子的寒冰晶!

    这……这得多有钱啊!

    不知不觉,孟扶摇在他眼里已经和土豪挂钩了。

    穆长宁倒是不怎么惊讶,当年她跟宫无忧以及百炼谷两位道友一起误闯冰窟,就曾在冰池里挖出寒冰晶来,以那里的条件,孕育出寒冰晶并不稀奇。

    只是看雪妖吃得一脸满足,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连精神都明显好了,穆长宁不由自主摸了摸牙,感慨:“牙口可真好。”

    那么硬的石头,嚼起来一点都不费劲。

    “小师叔这是把存货都拿出来了?”穆长宁扭头看过来。

    孟扶摇笑得讳莫如深,“我哪有什么存货?”

    “那这些寒冰晶……”

    他清咳一声,几乎压不住嘴角的弧度,悄声传音:“从它小金库里拿的。”

    “……”

    穆长宁默默给雪妖点了根蜡。

    暴动彻底平息后,众人这才继续朝着深处行去,灵兽袋里的蛋蛋已经从兴奋状态冷静了下来,可在镜像壁破碎的一刹那,穆长宁确实感受到了生灵的气息,目测数量还不少。

    往后走,极有可能会遇上一大群妖兽,只是可惜,没能感知到它们的品阶。

    通道越来越逼仄,到后来仅容一人前行都有些困难。陵水妖王在最前方开路,雪妖其次,孟扶摇殿后,将穆长宁和黎枭二人夹在中间。

    穆长看了眼走在前面的黎枭,传音道:“把后背暴露给别人,很不自在吗?”

    黎枭动作不停,冷哼一声:“想多了。”

    “那你僵着肩膀做什么?”

    “……我那是保持警惕。”黎枭继续嘴硬,“这么个鬼地方,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什么东西来。”

    穆长宁不置可否地笑笑,“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那是对你而言。”这里除了她,其他人根本不熟好吗?

    不对,跟她也不是很熟。

    穆长宁轻声一叹:“我以为,我们也算得上是朋友。”

    “……”

    黎枭没再回答,只是过了一会儿,原本紧绷的身体松懈了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当初他们进入混沌之地,素不相识的两个人迫不得已被绑在一起,相互猜疑,又互相合作,最后相安无事出来,这么些年,也算有些交情了。

    他自认没慕衍高风亮节,也不是他们眼里的正派,但在这时候释放一点他为数不多善意,倒也不算难事。

    窄小的通道内时不时刮来一阵火热的旋风,带来零星几点火粒子,到后面火粒子越来越大,逐渐变为火球,这么窄的地方,根本避无可避,唯有正面迎上。

    陵水妖王将大部分的火球都挡下,只有少数几个落到后面,也被雪妖给消灭了,只是火球越来越大,陵水妖王也愈渐吃力。

    空气中的硫磺味愈发浓重,孟扶摇微微皱眉,“再撑一会儿,前面不远就到了。”</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