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拟化

    黎枭沉默了一下,缓缓摇头,“穆长宁,即便这是我欠你的,但出于立场,有些事情我真的无可奉告,你换别的要求吧。”

    这样的结果并不让人意外,穆长宁也知道真要他如数交代是在为难人了。

    她沉吟片刻,还是想再尝试一下,“我不用你将前因后果都透露给我,你只要告诉我头骨如今所处的具体位置便可。”

    “……你到底想做什么!”

    一具不知道多少年前留下的骸骨,沾满罪孽,也就只有封奕会想到拿它来炼器,其他还有谁会关心它的下落?那时候在秘境地宫从魔骨手下险死还生的众人,若是不刻意提起,只怕都想不起来这具魔骨的存在了。

    “如你所言,你有你的立场,我也有我的秘密。”穆长宁低声道:“这对我而言很重要。”

    黎枭良久未语,似乎是在衡量这件事的可行性。

    当年封奕从无垠秘境带回来的不仅仅是那具魔骨,还有一簇熔岩地心火,虽然那簇熔岩地心火因为吸收了太多死怨之气,已经妖化,但天地奇火的珍贵程度毋庸置疑,封奕自己吸收炼化不了,便顺水推舟将之带回来献给魔宫卖个人情,魔宫内奇人异士众多,总有办法能物尽其用,而用来承载熔岩地心火的容器,便是那块头盖骨。

    这么多年过去了,总算是琢磨出了一个能充分利用熔岩地心火的方法,如今就差最后一点完善,而头骨与之连为一体,自然也成了机密,怎么可能透露给外人知晓。

    黎枭轻叹声:“我只能告诉你,头骨被收藏在魔宫内,其他的,我就只能说声抱歉了。”

    穆长宁微垂下眼眸,黎枭也知道其实这些话说和没说没什么区别。

    总归是自己曾经亲口允诺过的,他从怀中取了一张符纸递过去,“这次就不算了,你还是好好想想,究竟需要什么,想好了,就用这个传讯符灵通知我。”

    穆长宁微微一顿,伸手接过,“谢谢。”

    两人没再继续原来的话题,似乎这件事就这么无疾而终,穆长宁看了眼黎枭走远的身影,垂头幽幽道:“望穿,忽然觉得我是在欺负人。”

    虽然没从黎枭口中得知点什么有用信息,但他心里想的什么,望穿用读心术都能读得一清二楚,头骨和熔岩地心火的事,穆长宁已经通过望穿知道了。

    当初她就猜测封奕是将那簇妖火带了回去,结果证明确实如此,他自己没本事将它吸收炼化,总有其他人有办法发挥它的最大作用。

    虽然穆长宁不太清楚这个方法是什么。

    从黎枭那里,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然而那个人情却没有就此抵消,甚至他连发生什么也不自知……现在想想真有点愧疚。

    望穿可就没什么感觉了,只是见穆长宁不大高兴的模样,安慰道:“大不了以后有机会你再补偿他呗。”

    穆长宁点点头,望穿和她说起魔骨的事:“现在如你所见,魔骨被分成了两部分,躯干骨被封奕收着预备炼制魔器,而头骨则作为存储熔岩地心火的容器,躯干骨究竟被收纳在哪里还不确定,再者要从封奕手里抢东西也不是易事,如今有点眉目的也就是那块头骨。”

    “可魔宫那么大,头骨究竟放在哪?”

    黎枭只说在天魔宫内,却未阐明具体位置,而望穿也没从他内心读到这一部分的关键信息,这还不如躯干骨下落明确呢。

    望穿不由翻了个白眼,“你不是有天魔宫的地图吗?万年魔骨,充满阴煞之气,恰恰便是滋养那簇妖火的养料,但光是如此还是不够的,要想完好保存这簇熔岩地心火,必须放在阴气环绕之地。”

    穆长宁快速回想那副天魔宫的地图,因为对阵法的熟知了解,她对魔宫的构造方位很敏感,自然能很快找出其中的藏风聚气之地。

    “血殿!”穆长宁道:“头骨被放在血殿内?”

    “这只是个猜测,究竟是或不是,总得去看了才知道。”望穿老神在在。

    穆长宁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不会是要我只身闯魔宫吧?”

    “嗯哼。”

    “……”她沉默了一下,蓦然扶额:“你可真看得起我,先不说我怎么混进去,就是我一个道修,在全是魔修的地方不被发现就有鬼了,那时候我直接就能被生吞活剥了!”

    “这不是有我呢吗?”望穿道:“一旦发现情况不妙就撤退呗,我这瞬间转移难道是吃素的?他们就是想捉你都捉不住,再说这穿帮的问题,我先前不是让你收下那颗蜃珠了吗?”

    想到那颗被凌玄英硬塞过来的蜃珠,穆长宁微微一愣,“你是说,幻术?”

    蜃珠能制幻,像穆长宁这种不精通的,碰到比自己修为低的,用蜃珠制造出来的幻象一般不会被识破,除非有人专门修习了破幻之法,但遇到比她修为高的,她就没办法了。

    “我每收回一块碎片,自能有相应的能力,还记得当初在无垠秘境地宫,我收了一只食梦貘吗?”

    穆长宁当然记得,她对食梦貘制造出来的梦境还记忆深刻呢,不过这些年她却没见过望穿用有关食梦貘的相关能力。

    “拟化。”望穿知道她想问什么:“食梦貘带给我的能力就是拟化,我能照自己所想模拟出任何东西,就算你身体里运转的是灵力,我也能让你对外呈现出来的是魔力。”

    “……这么厉害的东西你为什么从来不提?”

    望穿眨了眨眼一脸无辜:“以前你又不需要这个。”

    穆长宁无言以对,他继续道:“蜃珠配合拟化,双重保险,你现在需要考虑的,只是要怎么混进魔宫。”

    “……”天,这个问题也好难。

    此间事了,穆长宁还要去头疼混进魔宫的事,但在此之前她还要把雪妖送回冰窟。

    与慕衍告别的时候,他只取了一枚玉简交给她:“这是我从前在一个前辈洞府得来的剑法心得,对你应该会有点帮助。”

    这是为了感谢她先前去魔焰窟收取火灵之事,穆长宁推拒不得,在慕衍的坚持下只好收下,随后又取了几坛子琼花蜜出来,嘿嘿笑道:“师兄还是一如既往地嗜甜,这个也请师兄收下吧。”

    慕衍微微一愣,显然想到了当初变成少年时是怎么粘着她要糖吃的。

    他面不改色,微微点了点头很是淡定地接过。当然,如果忽略他微微泛红的耳根的话……</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