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血殿

    r看了几遍镜中的影像,依然理不出什么头绪,本是与他不相干之事,可直觉又却告诉他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r

    这面镜子是公输魔君赠予的法宝,封奕自己不明白,便去公输魔君那里寻求n。r

    整个天魔宫主要是魔尊的洞府,其下七大分堂皆都在魔宫设有司殿,但真正的本部还是分布在内四郡中。r

    巫诅堂的司殿常年昏暗,公输魔君披着一身黑袍坐在阴影里,角灯的微光下依稀能看到他枯褶如树皮的皮肤。r

    夺情修炼到后来,血肉都会逐渐消弭无形,喜阴惧阳,形同骸骨,封奕自己便深有体会,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干瘦的双手,掩下眸中一闪而逝的锋芒。r

    “出什么事了?”r

    封奕大致将事情说了遍,随后将八宝镜取出,公输魔君见了沉默片刻,道:“非常之事便不可用常理忖度。”r

    “师尊的意思”封奕略一思量,摇摇头,“我想不出谁有这个本事。”r

    公输魔君只是笑笑,“今日的魔宫很热闹。”r

    确实,今日的魔宫,来往之人鱼龙混杂,虽他们多少都与魔宫有些关系,可谁也不能够保证这些人有无二心。r

    “以前也并非没有这种事,单看对方图谋什么了。”公输魔君似乎并不如何放心上。r

    既然魔宫大开门庭广邀宾客,那么该有的防卫工作自然也都做好了,管他究竟是谁,想在这个档口钻空子,想也知道是极难的。r

    来者是客,至少现在不宜大动干戈。r

    二人的大致方向其实没错,只是黎枭与寻欢魔君将目标锁定在了外来人士,而公输魔君却将之定位在了今日的来宾身上。r

    封奕犹自不放心,沉声道:“师尊,我想先回堂中。”r

    公输魔君抬了抬眼,心知他是关心那样法宝的炼制进度。r

    自从两年多前在光明观错失那块紫金玉髓,封奕就开始天南地北搜罗紫金玉髓的消息,也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真让他从大泽极南的逐鹿弄来一小块。r

    公输魔君知道他在这事上费了多了心血,点点头也便应允,又追问道:“那老家伙同意了?”r

    万事俱备,如今所有材料一应俱全,唯独缺一个顶级的炼器大宗师,封奕便将目标对准了百炼谷正卿真君。r

    也算他有本事,还真的把那老东西请了过来。r

    说到这个,封奕弯唇笑了笑,“人人都道正卿真君是个老顽固,其实也是个痴人,他痴于炼器,若有从未炼制过的法宝,他会很乐意尝试。”r

    在痴人的眼中,立场远没有兴趣重要,就算炼制的是一样邪器,只要能入他的眼,其他都能先放一边。r

    之前封奕也曾与正卿真君交流过,对方甚至隐晦地表示,倘若真的炼制成功,到手的可能会是一件灵器!r

    灵器那是比之法宝更珍贵万分的灵器!r

    封奕的目光明亮灼热,又在刹那阴沉下来。r

    若是两年多前那块紫金玉髓能到手,他也不至于等到现在。如今正卿真君已经开炉炼器,整个过程,他都不容许出任何差错!r

    庆典期间,崔翩翩和秋晚霜的事在寻欢魔君的刻意压制下也只是掀起了一个小水花,来往魔宫的宾客或是应邀留在魔宫作客,或是次日便启程回返,又或者由人带领着在内四郡游略赏玩。r

    九六作为侍弄魔植的小魔仆,一如往常地窝在药园里,管理一小片药田。作为魔仆,九六本身便没有太大的自由,穆长宁也不好用这么一个身份在魔宫里乱晃。r

    但望穿就没这么多顾忌了,收回这么多块碎片,他的能力已经大大提升,隐身术也上了一个等阶。用符箓或是术法制造的隐身效果多少都会带有一些能量波动,而望穿如今的隐身术却好像是融于天地间,与自然化作一体,如果穆长宁不开天眼,大约也发现不了他的踪迹。r

    穆长宁还在侍弄魔植的时候,感到空间中一阵波动,那是望穿在魔宫转了圈回来了。r

    她依旧不动声色地除着杂草,望穿却颇为愤慨地道:“宁宁,你猜我看到了谁。”r

    穆长宁摇头不知,望穿轻哼一声:“行止和咏梅啊!”r

    她动作猛地一顿,“咏梅真人,行止真君?”r

    这个结果确实是她从没想过的,自从在光明观远远见过他们一次之后,也根本没再听说天算子们的动向,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会出现在魔宫的。r

    “他们在魔宫做什么?”r

    望穿耸耸肩,“这我也不清楚,两个人急匆匆走了,我也没来得及细探,不过看样子,他们是被魔宫奉为座上宾的,说不定和魔修勾结了呢?”r

    勾结?r

    就算是勾结,总得有目的可言,他们具体又在谋划些什么?r

    穆长宁紧拧眉心,蓦地想起来之前,孟扶摇与她说的话:“你不要与他们过多接触下次遇到他们的时候,想想我说的话。”r

    她有些混乱,本来这一趟是为了魔骨,却不想还发现了某些不为人知的事。r

    穆长宁稍稍留了个心,又问道:“封奕那里呢,躯干骨的下落打听到了没?”r

    “别提了,我在巫诅堂司殿蹲了小半天,才知道封奕早早就回去了,连个人都没看到。”望穿气恼道:“溜得可真快。”r

    穆长宁不置可否,封奕走得这么急,肯定是有急事黎枭说过,封奕要拿躯干骨炼器,虽说两年前她悄悄使了个绊子,但这不代表两年来不会生出其他变故。r

    穆长宁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那边望穿又垂头丧气道:“宁宁,我还是没找到无忧。”r

    “也许她根本不在魔宫里。”r

    “不,她肯定在!”不知道为何望穿对此十分笃定,“魔宫中这么多暗室密道,她只是在我找不到的地方!”r

    穆长宁一脸狐疑:“你怎么知道?”r

    望穿嗫嚅了半晌,悠悠道:“我发现我和她之间有种莫名的联系,虽然很浅薄,但我现在能感受得到。”r

    穆长宁猛地一愣。r

    曾经望穿也和她说过,在他凌乱的记忆里,有这样一个人,她和宫无忧有着一模一样的外貌,那是他的创造者,相当于是望穿的母亲,她把他留在昆仑之巅,日复一日地翘首以盼,可最终等来的只有姜石年。r

    这世上不会有两个人莫名其妙长相如此相似,望穿曾经怀疑过,无忧是那个女子的轮回转世,只是一直都得不到确认。r

    “你的意思是无忧真的是那女子的转世?”否则穆长宁也想不通,望穿怎么会莫名其妙感应得到她。r

    望穿垂眸喃喃:“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种莫名的亲昵,想要靠近她,这是一种近乎本能的吸引。”r

    看来是这样没错了。r

    若真如望穿所说的,无忧就在这魔宫中,那为何庆典那日却不现身?r

    “你能感应到她的具体位置吗?”r

    “能。”望穿顿了顿,无奈道:“无殇宫方向。”r

    穆长宁:“”r

    无殇宫可是无殇魔尊的洞府啊!r

    宫无忧在他兄长的洞府里也很正常,可她要是不自己出来,穆长宁是没有这个本事进去见她一面的。r

    怎么见?在化神后期魔尊的眼皮子底下溜进去吗?她是嫌命长?r

    望穿也能想到这一点,虽然看不到无忧有点失望,但凡事也不能太勉强。r

    上次见无忧还是在兽潮之前,之后穆长宁虽然也和宫无忧在有过一段时间相处,可那时候望穿恰恰好在闭关炼化新得的神石碎片,巧妙地错开了,现在想想就觉得好气哦。r

    望穿蹲在角落里浑身散发怨气,穆长宁扯了扯嘴角直接无视,继续手头上的事。r

    每个庞大的组织背后都有小人物,他们是金字塔的底端,鲜少会引起上层的注意,但也正是因此,可施展的空间也大了许多。r

    几天下来,穆长宁已经习惯了魔仆的工作,只是九六是个低阶魔仆,就算进血殿侍弄嗜血藤,也挨不到九六的头上。而这些日子她也发现了,魔宫的守卫防御可谓固若金汤,血殿外光穆长宁感受到的,就有四五层法阵,她也不是破不了,可要想不惊动他人破开法阵却是不太可能。r

    穆长宁只能另辟蹊径,捣鼓了一种有利于植物生长的营养液,把它献给了药园的掌事,九六也经常做这种事,给管事塞些灵石,好分配到一些轻松简单的工作,管事也都睁只眼闭只眼。r

    这回这个营养液倒是让管事眼前一亮,穆长宁极有眼力见地把方子给献上,声称是自己瞎琢磨出来的,管事虽然心有疑惑,但现成的利益放在眼前,她也断不会拒绝。r

    再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多了,九六得了管事的青眼,受到提拔,开始负责血殿中某片魔植的养植工作,这前前后后也不过过了半个月。r

    血殿之所以名为血殿,主要是因为那两株嗜血妖藤,但负责嗜血妖藤的魔仆,却不是九六这种小人物,而因为此处阴气极重,也同样种植了许多喜阴的魔植,穆长宁现在负责的,就是其中一小块。</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