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尝试

    穆长宁垂头丧气地回到明火峰,一波波虚弱感涌上来,连走路都有些许踉跄。

    她又去宫无忧房里看了眼,对方已经熟睡了,呼吸清浅,神态放松,只是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

    望穿一直守着她,寸步不离。

    从魔域回到中土,抽掉了望穿大部分本源,他如今也只能维持着孩童模样,状态并不比穆长宁好到哪里去,少不得要修养月余才能复原。

    这一趟魔域之行,与他们而言当真是元气大伤。

    “你先回空间吧,这里有我看着。”

    望穿看了她一眼,“不是没办法,只是不愿做,只要有一颗全新的心脏,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穆长宁并不否认,“可是要去哪里找与无忧匹配的心源?她是魔修,相对应的心源也必须出自魔修,还得血脉相合,修为相当,功法相似……这一切暂且不提,即便找得到,人家如何愿意以命换命?”

    “如若不愿,那便强取!”望穿眸中闪过势在必得的利芒,一字一顿:“事在人为。”

    穆长宁沉默了一下,低声叹道:“你找得到,无忧未必等得起。”

    苏讷言给的灵液,根本撑不了多久,而心源也必然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寻得到的,她无法令时间停驻,让无忧的身体不再继续恶化,更没本事像胡媚妖王那样,令时光回溯,一切回到最初。

    穆长宁猛然一愣,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时光回溯……

    大约是他们的争执扰了佳人休养,宫无忧不知何时睁了眼看着他们,还是望穿率先发现了,一脸的懊恼,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乖乖立在一旁。

    宫无忧看得莫名好笑,唇角也扬起一抹浅薄的弧度。

    望穿说他们之间有着莫名的联系感应,也是因为这份感应,他们才能救她于水火,宫无忧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初闻此事也是觉得惊奇,但或许是因为穆长宁的关系,即便望穿爱粘着她,宫无忧也没觉得怎么样了。

    穆长宁几步上前,歉然道:“吵到你了。”

    宫无忧摇着头,目光清明,慢慢说道:“你不会,我也不需要你这样。”

    穆长宁一愣,宫无忧又笃定道:“为救人而害人,那就不是我认识的长宁了。”

    穆长宁能走到今天,手上沾的血腥从来都不少,但也没真正意义上去主动害人。资源可以自己挣,但杀人夺宝之事,她还不屑去做。

    “对不起。”

    穆长宁深吸口气,替她掖了掖被角,转了身便道:“望穿,你跟我出来。”

    宫无忧看了眼二人一前一后相继离去的身影,几不可察叹了口气。

    望穿听穆长宁说完自己所想,惊得合不拢嘴,“你说要去找那只狐狸?”

    “当初胡媚妖王便是用了时光回溯术为自己留了一线生机,她自己变回了一只小火狐,师兄也变回少年模样,若非后来取来火灵,他们至今还恢复不了。”

    时光倒流,返老还童,起死回生,这种事实在有违天理,听起来便不可思议,但穆长宁很清楚,此事切切实实曾经发生过。

    “事无绝对,或许那次只是误打误撞,谁能保证胡媚能再次成功?”望穿依然持否定态度,这种类似于时空奥义却又与之截然不同的秘术,他并不信任。

    穆长宁闭了闭眼,“除此之外,真的别无他法了。望穿,我只能一试。”

    他沉吟良久,才认命点头,又问道:“逆天改命,必会遭报,你拿什么说服胡媚妖王帮这个忙?”

    “不死之心,可能让她心动?”

    望穿心中一惊。

    那是青冥阴藤的精魄,妖植的不死之心,大约这世上没几个人不会心动了……

    穆长宁既决定兵行险招,便立马付诸行动。

    她是没办法联系胡媚妖王,但当初胡媚妖王为时光回溯强行借力,与慕衍签订平等契约,换言之他们至今仍是主仆关系,只要慕衍想要召唤,胡媚妖王定会前来。

    在穆长宁提出这件事时,慕衍便猜到她是什么想法。这事虽然在他看来也不怎么靠谱,但事到如今,哪怕只是一点希望,她都会去尝试的。

    慕衍确实联络上了胡媚妖王,对方也在往苍桐派赶来,具体不过就是时间问题。

    慕衍这几日都在帮着看顾宫无忧的伤势,虽起不到实质效用,但总归能再拖一拖。

    穆长宁也与他提过几句宫无忧的事,慕衍闻言后神情古怪惊愕并不比苏讷言好到哪里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你前几年,是去了魔域?”

    他注意到穆长宁如今已经是金丹后期了,她今年还不到百岁,这样的修炼速度,放眼整个修真界,怕是再难找出其他能够与之相媲美者。

    可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与修为增长相对应的,是背后的凶险。不必她说,慕衍也能猜到她在魔域的经历究竟如何心惊。

    “那你可是见到了黎枭?”

    穆长宁闻言一愣,眼珠微微一转,慕衍便知她是见到了,沉声说道:“他不管不顾强行服用五毒丹,情况只会更糟,热泉药浴也治标不治本。”

    穆长宁挠了挠头,心道原来黎枭洞府里那眼热泉是师兄的建议。

    因为当初魔焰窟之行,师兄亏欠了黎枭一个人情,便决定为他拔毒,奈何再好的医生,碰上不听话的病人也没辙。若是在他们换血之前,或许师兄说的没错,黎枭长此以往,后果可想而知,不过现在……

    “师兄,他体内余毒清的都差不多了。”穆长宁说道。

    慕衍一愣,像是没料到这个结果,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扣住她的腕子仔仔细细探了一遍,探得穆长宁都要禁不住心虚了,只注意到他的面色越来越沉。

    “他……”

    慕衍刚想说什么就被她打断:“师兄,这事肯定是我自愿的,他帮了我很大的忙,要不是他,我很可能没法安全走出魔域,还把无忧带出来。”

    璃兽还在她的灵兽袋里,她挥挥手直接走人了,黎枭却还在魔宫,说不定还要想法子应付她留下的烂摊子。</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