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为祸

    赤鬼星坠落在勾沉渊,许多魔修皆都有目共睹,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勾沉渊的悬崖之上便已经林立了诸多魔修。

    站在悬崖边朝下眺望,能看见的也只有重重迷雾,赤鬼星造成的动静极大,整片山谷还在隐隐震动,回荡着赫赫风声,而勾沉渊中又有着特殊的禁制,不仅隔绝了神识的探查,连飞行法宝也无法使用,纵使众人望眼欲穿,也依然什么都看不见。

    天边又飞来了一批人,其中便有巫诅堂的公输魔君和封奕,以及穆长宁曾在乱尸岗撞见的尸傀堂魔修宗炼。

    勾沉渊宽达数万里,隔开了尸傀堂与巫诅堂,而此时到场的,绝大部分也都是这二堂中人。

    宗炼神色慌张,站在崖边看了几眼,急急道:“魔君!龙泉魔君还在勾沉渊底!”

    公输魔君闻言眉梢微挑。

    龙泉魔君炼制血魃的事,天魔宫中知晓的人并不算多,当初几位堂主长老共同商议如何运用封奕带回的那簇妖火之时,便是龙泉魔君提出来炼制血魃,只是这事一直都是由尸傀堂负责,龙泉魔君也一度对外守口如瓶,若非今日宗炼失口,他也不知道原来龙泉选了这么个养尸地。

    公输魔君又往深渊之下望了眼,赤鬼星千年难遇,又偏偏降落在此地,究竟预兆着什么,他也说不清。

    “本君下去看看。”

    封奕上前一步道:“师尊,我与你同去。”

    公输魔君却是摇头,“不用了,本君找到龙泉魔君便上来。”

    说罢,便身形一跃跳入重重云海之中。

    这勾沉渊的禁制使得所有飞行法宝失效,除却天生能够飞行的兽类和拥有凭空飞行能力的元婴修士之外,再没有其他方法能够从谷底上来。

    封奕在崖边等了半个时辰,就在耐心即将告罄,也要下谷底查看之时,云层之中出现了公输魔君的身影。

    “师尊!”

    封奕忙走至公输魔君跟前,宗炼同样翘首以盼,快步上前急问道:“魔君可有找到龙泉魔君?”

    公输魔君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取出一只墨玉葫芦,拔开葫芦盖。

    宗炼和封奕皆都放出神识探入墨玉葫芦之内,却只看到葫芦中一个淡紫色紧闭着双眼萎靡不振的小元婴,而那元婴的模样,分明就是缩小了的龙泉魔君。

    宗炼双目瞪圆,惊声大喊:“魔君!”

    天魔宫陨落了一位元婴修士已是极大的损失,据公输魔君所言,当日他在勾沉渊底看到了已经气绝的龙泉魔君,他的身体像是被利器切割,四分五裂,血肉模糊,但幸而元婴逃窜了出来,被公输魔君收纳,只要元婴还存在,往后便可再寻身躯夺舍再生。

    众人也是后来才从龙泉魔君的元婴口中得知真相,原是龙泉魔君在炼制血魃最关键的时刻,赤鬼星横空出世,那血魃受到赤鬼星的影响发生了变化,一反常态生出了极高的灵智,又因为吞噬了熔岩地心火,入魔发狂,残暴不堪,丝毫不听龙泉魔君的命令,甚至在起尸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向炼制它的主人动手。

    而为了炼制出最完美的行尸,龙泉魔君在它身上下了许多功夫,那血魃的皮肉之强悍已不用多说,又兼之吞噬了妖火,实力恐怕是要直逼化神修士。

    因为赤鬼星的缘故,那血魃身上还发生了什么其他变化,连龙泉魔君都说不清楚,这种未知的东西,往往才最是可怕。

    如果血魃不能够为人所用,那么这种东西放出去,极可能便要为祸苍生。

    血魃如今不知所踪,天魔宫很快出动了一部分人去找寻它的下落,可很快事情发展就不对劲了。

    先是内四郡大片大片的山地无故失火,草木不生,又是某几个城镇惨遭屠城,难得有修行高深的修士逃出生天,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向魔宫求救。

    血魃所过之处,皆都赤地千里,这只血魃的破坏力已经超出了众人的想象,到了这种地步,只剩下毁灭一条路可行。

    意识到事态发展的严重性,无殇魔尊也不能坐视不理,更多的魔修被派出追查血魃,可也不知这只血魃是不是真的成精了,在祸害了几个地方之后,知道事情闹大了,竟也懂得隐匿踪迹,避避风头,再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本以为事情到此就能够告一段落,谁知到了第七天,那些被血魃屠戮的城镇中,满城的尸首纷纷起尸。

    这些走尸与尸傀堂往日里炼制的又有不同,它们虽然同样不畏病痛,但肉身的强度却没有经过炼制之后那般强韧,哪怕无人操控,也能自己行动。且走尸生前修为越高,起尸之后生出灵智的可能性便会越大,它们浑身携带着尸毒,被咬到或是抓伤的人便会同样陷入狂乱,神志不清,继而成为新的走尸。

    于是那些找寻血魃的魔修又只能前去解决这些走尸,免得这种起尸的情况继续蔓延,也是这时,血魃又开始作乱,等到有人前去抓它时,它又悄悄躲起来。

    狡猾似狐,这是所有人内心的想法,它不会和高阶修士硬碰硬,但却贯会欺负弱小,短短半月,便几乎殃及到了整个内四郡。

    无殇魔尊有意亲自去毁了这只血魃,可它一旦躲起来,天大地大,又偏偏寻不到踪迹。无殇魔尊为此特意去寻行止真君及咏梅真人卜卦测算,但结果却也一无所获。

    黎枭接到任务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多日,他收下能够辨认血魃的验尸铃,提出要见龙泉魔君。

    如今魔宫众修士都对血魃恨得牙痒痒,恨屋及乌便对血魃的创造者龙泉魔君同样颇有微词,但黎枭想要进一步多了解一番也不是不可行。

    龙泉魔君依然还是只剩一只元婴,被温养在墨玉葫芦内,黎枭询问了一些有关血魃的细节,这才把话题引向别处:“当日魔君将熔岩地心火引入血魃体内之后,那不知用以盛放妖火的头骨如今在何处?”</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