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样就行,快点帮我挑挑,帮我挑挑哪个好看,那个比较适合苏妙儿带。”

    “什,什么?

    苏妙儿?”

    杜恬静惊呼一声询问起来。

    “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怎么可能是给苏妙儿的,官缚哥哥是不是在开什么玩笑?”

    杜恬静原本高兴的表情,此刻已经快要崩不住。

    “为什么这么吃惊,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苏妙儿是我老婆,不给苏妙儿挑选首饰,那该给谁挑选首饰?”

    “上回的事,其实仔细想想不过就是很久没有联系的同学一起聚会而已,确实不该发那样的火。”

    官缚自说自话道。

    其实官缚就是心疼,心疼苏妙儿连着发四天的高烧,所以官缚想要弥补而已。

    杜恬静听着官缚的话,感觉快要气炸,这算什么情况,合着那场事件,最后让苏妙儿因祸得福吗?

    杜恬静双手死死握拳,任由指甲进入嫩嫩的掌心,好像感觉不到疼痛那般。

    “这个怎么样?”

    官缚快步来到一个柜台前面,已经开始挑选起来。

    官缚看中的是对耳环,这耳环设计的非常巧妙,是京剧花旦的样式,红艳艳的,看着就是精巧。

    官缚想着苏妙儿平时再是喜欢听戏曲的性格,戴着这对耳环,再合适不过。

    同时官缚就是想要证明给苏妙儿看,不是只有司闻楠会讨她的欢心,之前只是自己懒得搞这些而已。

    杜恬静看着这个花样,立刻明白官缚心中想法,只能恹恹的点头。

    “你们把那耳环拿出来。”

    官缚对店内导购说道。

    “先生,真的非常抱歉。”

    “耳环是非卖品,只是赠品而已。”

    “目前我们有个活动,购买那条钻石项链,送这对耳环。”

    导购尴尬的说。

    “怎么这么麻烦。”

    官缚边说,边将视线移到项链那边。

    看到项链以后,官缚立刻摇摇头,说道:“钻石项链,苏妙儿根本就不喜欢,从前送过好几条,没见戴过。”

    “这样吧,恬静,那条项链就给你,只要把耳环给我就行。”

    官缚随口说道,越是看,越是觉得那对耳环漂亮。

    苏妙儿的耳垂白白嫩嫩的,看上这对耳环,肯定非常美丽。

    官缚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苏妙儿不要的东西,再转送给自己。

    杜恬静原本也是不想要的,可是那条项链,是在过于漂亮,杜恬静最后决定谢过官缚,接过项链。

    项链刚刚到手,杜恬静就戴在脖颈处。

    她们这样一番逛下来,时间已经是下午。

    回到家中正好是晚餐时间,苏妙儿和官宁铮坐在餐厅,苏妙儿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杜恬静和官缚一起进来。

    更可恨的是,杜恬静的脖颈处挂着一条特别显眼的项链。

    看来,官缚现在是明晃晃在家中实行一夫多妻制。

    “你们先吃,我去洗手。”

    官缚挑选到喜欢的礼物,心里非常高兴,转而走到厨房里面,脸上满满都是春风得意。

    从一进来,杜恬静就发现苏妙儿的目光时不时的飘在自己身上。

    看来苏妙儿是已经看到自己脖颈处的项链。

    杜恬静原本不想搞事的,可是看官缚不在,杜恬静就决定好好气气苏妙儿。

    “怎么样?

    好看吧?”

    “这是官缚哥哥特地给我挑的,说是钻石和我比较配。”

    “苏妙儿,就算你占着军长夫人的位置又有什么用呢,官缚哥哥连出去逛街,都不带你。”

    “不过表面功夫还是有做到的,官缚哥哥,同样有给你挑选礼物,挑选的是一对耳环。”

    “是买我这条钻石项链,送的赠品。”

    苏妙儿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官宁铮在一旁看着都有些倒胃口,心想他爸眼光不至于这么差吧。

    “钻石项链这种东西,有什么了不起的?”

    “偏偏你最想要的军长夫人位置,依旧是我坐着,你说气不气人?”

    “有本事就让官缚和我离婚,否则压根没用,见到以后照样要叫我一声姐姐。”

    杜恬静说话不客气,苏妙儿就能比她更加气人。

    毕竟苏妙儿从前混社会的时候,这个死丫头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

    “你们在聊什么?”

    官缚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就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没聊什么,就是苏姐姐有些生气,嫉妒人家有钻石项链,可是苏姐姐什么都没有。”

    杜恬静刚刚气得都想冲上去扇苏妙儿巴掌,可是看到官缚过来,立刻装出一副委屈模样。

    有些时候,苏妙儿都觉得这个女人可怜,成天就知道演戏,不觉得虚伪吗。

    官缚听到杜恬静这样说,非但没有责怪苏妙儿,反而是非常高兴。

    这个女人知道在乎自己,这样非常的好。

    不过还是先别让她太生气比较好,所以当着众人的面,官缚拿出一个丝绒礼盒,打开丝绒礼盒,里面躺着一对京剧花旦样式的精巧耳环。

    “喏,送给你的,上次的事,我们互相揭过,谁都别提。”

    餐桌的气氛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官宁铮都想打他爸爸,他的爸爸情商真不是一般的低。

    原本以为杜恬静说着玩的,谁知道他爸真的用一副赠品耳环来送苏妙儿,这是打算膈应谁呢。

    苏妙儿看着这对耳环,真的非常漂亮,真的非常戳中自己的点。

    要是没有刚刚杜恬静那些事,苏妙儿会觉得非常开心。

    可是现在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

    “这种垃圾,留给送给垃圾去吧,不要拿来碍我的眼!”

    苏妙儿从官缚手中接过礼盒,直接盖上,然后扔出去。

    “苏妙儿,你发什么神经!”

    官缚震惊的看着自己摔在地上的礼盒。

    该死的,这次自己第一次主动挑选礼物,放下身段去哄女孩!这个家伙倒好,没有感动,没有欣喜,反而说这个礼物是垃圾!“到底是你发神经,还是我发神经,是不是非要把我气死,你才甘心?”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

    苏妙儿气的朝着二楼走去,伴随重重的关门声,紧接着就是将门反锁。

    “很好,很好,这个女人反了天了!”

    “是不是以为在锦都有人给她撑腰,所有了不起!”

    官缚咆哮着喊道。

    这个该死的女人,干什么都不行,唯独气他第一名!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