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下浣花柔云剑和花蕊剑十二式这两门武学后也才过不了一刻钟,赤峥放眼看去见浣花堂中只有正中的纯阳祖师画像还没有观摩,便走上前去,此时陆毕远和罗三五都沉浸在某种玄妙境界中,闭目盘坐,手指不断比划。

    赤峥看了两眼就记下了画中内容,再去看题字却见祖师像两旁各有一句,合在一起正是一句诗:“扶摇为上凤凰池,广寒曾折最高枝。”

    赤峥读了两遍后突然想起师父曾让自己读过的一本残缺的故事册子,里面讲过世间第一圣地就是凤凰池,上面还有一句诗,和这句有一字之差,赤峥想到此处鬼使神差般伸出手指点向第三个字。

    “为”字一被点到顿时散去,露出一个金光灿灿的“当”字。

    赤峥脑海中顿时响起一声威严的朗颂声:“谁能当得上圣池?吾当得!谁能当得学我剑?汝当得!”

    一语言尽,赤峥恍然大悟,面容圣洁,嘴角带笑道:“天下豪杰我为先,何必在意生死前?凤凰池中我当浴,广寒桂枝最高攀!”

    罗三五和陆毕远瞪着双眼看着赤峥,眼中尽是震惊。

    这时纯阳祖师画像中的纯阳祖师好像活过来了一般,伸手在手中宝剑上轻轻地弹了一下,顿时传出一声龙吟虎啸的剑鸣,震得陆毕远和罗三五手脚发麻,几乎不能动弹。

    赤峥心有所感伸手去摸纯阳祖师佩剑,顿时脑海中浮现出一把顶天立地,无物不破的神剑,剑身上刻着“扶摇当上凤凰池,广寒曾折最高枝”两列字,散放出无尽剑芒,洗刷着赤峥的心志,过了不知多久,才慢慢消失。

    而此时外界却有一道冲霄剑气,过了片刻才收回图画中,但纯阳祖师的手中剑却还在不断地抖动,发出虎啸龙吟般的剑鸣声。

    陆毕远暗叹道:“浣花神剑竟然被他得了去,从此鱼跃龙门,一飞冲天势不可当了。”

    “哪个人学了我派的浣花神剑?”

    一声大喝,牛希亮和侯通天出现在浣花堂中,牛希亮两眼精光四射,看向祖师画像前的赤峥,道:“是你!”

    侯通天见赤峥得此奇遇,心中虽不免有些泛酸,但终究还是忍住贪念,静心看去。

    过了片刻,纯阳祖师像渐渐散去法光,复归平静,而后画像纸张化为纸屑,化为尘土。

    赤峥这才睁开双眼,见到罗三五和陆毕远都艳羡的看着自己,又见到侯通天和一个怒气冲冲的老人,就干笑道:“我就是随便一摸,没想到就……呵呵……”

    牛希亮眼神闪烁,沉吟半晌,长叹一声道:“若是我能早到半步就一掌击杀你了,不过你已经传承了浣花神剑的总纲,就是浣花剑派的传人,只要你愿意祭拜我浣花剑派历代祖师,归入浣花门墙,便可保全性命,不知你可愿意?”

    生死攸关,赤峥想也没想,就跪倒在一边纯阳祖师石像前,一边庄严叩拜,一边道:“晚辈自然是愿意。晚辈赤峥拜见纯阳祖师!”

    牛希亮等到赤峥起来后又取出几个牌位,让赤峥一一祭拜,而后吩咐道:“你已经拜过祖师,就是我浣花剑派的弟子,日后当以剑道及天下苍生为重,不可坠入魔道,可能做到?”

    赤峥恭敬道:“弟子谨遵教诲!”

    “今日老夫替师门收弟子,你们都是见证人。”牛希亮看了看罗三五陆毕远两人,又转头道:“三百年前浣花剑派掌门为第六代弟子,老夫为第七代弟子,当时辈分最小的弟子是第九代,浣花剑派自三百年前便已消亡,今日与你身上传承也不过不失道统罢了,至于师脉传承就到第九代截止吧,你即是第十代弟子也是第一代弟子,可自立门户,传承下去。”

    赤峥拜倒道:“师祖吩咐,弟子一定铭记于心,尽力光大我浣花剑派一门!”

    罗三五和陆毕远见祖孙叙话结束,这才上前恭喜,赤峥得了浣花剑派的第一式也是总纲,心志已经洗练的坚不可摧,异常成熟,见两位宗师恭喜自己也就不卑不亢的应对,只是言语间对罗三五态度十分生硬,显然是恼他利用加害自己。

    殊不知罗三五心中也十分惊奇,他自认为独门真气即便不能消磨死侯通天和赤峥,也可让两人身受重伤,可见到两人却都活碰乱跳,心中不由得以为是牛希亮出手所为。

    侯通天最后上前道:“赤峥你好造化,学了浣花神剑日后宗师可期了!”

    赤峥点点头,道:“借你吉言,不过我要谢你出手救我的大恩,容我日后回报。”

    “说什么报不报的,咱们不过是同命相连,抱团取暖罢了。”侯通天摆手道。

    赤峥闻言心有所感,叹道:“不错,咱们才是同命相连,日后要多多相互扶持才是。”

    众人正在闲聊,牛希亮突然说道:“赤峥孙儿你快走吧,没了祖师画像镇压,这里过不了多久就要毁掉了,你再待下去也没什么用处了。”

    赤峥闻言点点头,道:“师祖,既然如此你也和我一同出去吧,只是不知我怎么出去?”

    “你去后院,运气后对着剑碑全力一击就能打开通道,离开后就不要显露神剑剑意,免得遇到高人觊觎,死于非命!”牛希亮吩咐几句后,笑道,“祖师放在秘境的浣花神剑第一式本就是定住秘境不灭的宝物,现在没了此宝,已经存在数千年的秘境也就会消亡了,老夫还有一百多年的寿命,岂会轻易放弃?出去自然要出去,只是我却自有安排,你就不必管了。”

    “师祖保重!”赤峥对着牛希亮叩首后,又看了看侯通天,才起身走出浣花堂,过了片刻,侯通天只听到后院一声拍击声传来,而后半晌都再无动静,就猜测赤峥已经离开了。

    陆毕远和罗三五也躬身施礼道:“既然浣花神剑已得传承,我二人就不必再留,请牛老前辈日后去江南陆家和淮北万字盟住些时日,让我等报答您老的大恩,告辞!”

    “且慢!”牛希亮突然说道,“你们想走可以,但是需得等上片刻,待我那徒孙儿走远了再出去吧。”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长叹一声,恭敬的坐到一旁等了起来。

    牛希亮这时扭头看向侯通天,老侯被牛希亮看的心底打鼓,咽口吐沫,问道:“牛老爷子你老有什么吩咐?”

    牛希亮突然眼睛一混,傻笑道:“你快带我出去玩,我要吃灌浆包子和烤羊腿!”

    侯通天心中叹息一声,道:“好说好说!你老跟着我,咱们从剑碑那出去!”

    “出去?干嘛要出去?”牛希亮突然留着鼻涕道,“你是不是要拐卖儿童?我可不会被你骗走的!”

    侯通天暗道:牛老头痴呆症又严重了。于是温柔的哄着牛希亮跟他出去,可牛希亮只是摇头说不,大鼻涕都甩的到处飞扬。

    罗三五和陆毕远吓得面无人色,悄悄往后挪了三四米远,传音道:“牛老前辈这是怎么了?像是得了失心疯!”

    “他老人家功力深厚,怎么会得病?恐怕是有心耍弄侯通天,咱俩也得小心些……”

    过了半个时辰,侯通天拿出幼儿园老师的耐心功夫,使出浑身解数才把牛希亮哄高兴了,而后就准备出去。

    罗三五和陆毕远却早就趁着牛希亮撒泼踢腿的时候就悄悄从后院剑碑跑了出去。

    侯通天突然想起自己的钢叉不够趁手,就想着浣花剑派武器坊还剩些珍贵金属,于是又跑过去用布袋裹了十几斤珍惜金属,然后带着牛希亮走到后院。

    “牛老爷子抓紧我,咱们出去了。”侯通天说完就运劲于掌,全力拍在剑碑上。

    牛希亮仰着头,欢呼道:“哦!哦!出去喽!吃好吃的去喽!”

    “啪!”一声清脆的击打声,侯通天和牛希亮就被剑碑嗖的一下吸了进去。

    只留下空旷的浣花剑派,回响着侯通天的拍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