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终于解决了……”

    眼见李亚林搞定了桃地再不斩,自己这边的战斗也已经结束,卡卡西终于是轻出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虽然与白交战并没有花费他太多的体力,但束手束脚的战斗,同样也让他极为消耗心神。

    此次任务的最大敌人都已经被搞定,那么接下来,自然也没什么麻烦可言。

    “解决?不,接下来还有不少麻烦事要做呢。”

    卡卡西是放松了下来,不过李亚林可不觉得他们的任务真的就此完成。

    诚然,桃地再不斩和白都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但此次事件的幕后真凶,那个波之国的邪恶商人卡多,人家可是还做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打算。

    就在李亚林一行人对战桃地再不斩之际,人家已经集合了大批人手,正打算趁双方打个两败俱伤之后,再跑出来捡人头。

    当然了,如果没有李亚林的出现,卡卡西也真的与桃地再不斩双双重伤,那卡多的打算或许还真的有可能成功。

    但可惜,没有那个如果,因为即便没有李亚林的干预,按照原剧情的进展,卡多的阴谋也注定了不可能得逞。

    所以……

    接下来,就是如何搞定那个可笑的邪恶商人了,不是吗

    “麻烦事?嗯……说的也是,的确是很麻烦,真的是,本来还以为可以轻松一些。”

    听闻李亚林的话,卡卡西先是一愣,不过当他看到不远处卡多聚集的那群手下后,他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难怪那位亚林阁下说还有麻烦事,现在一看,果然是很麻烦呐。

    “这是你们的工作,我就不跟你们抢了,等你们搞定之后,咱们再见面吧。”

    面对那成群结队的卡多手下,李亚林可没心思在这方面纠缠。

    别看卡多的手下人多,但实际上,他们却都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用来给鸣人他们历练正合适。

    本来因为李亚林的干预,鸣人三人并没能参与进此次的波之国决战,无形中就让他们少了一份历练。

    那么现在,那些卡多的手下不正好可以用来补偿他们么。

    “我们的工作?诶?亚林大哥,你这就走啦?”

    眼见李亚林二话不说,抓起桃地再不斩和白就直接闪人走人,这让还没能反应过来的鸣人下意识的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咱们不是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吗?

    你怎么说走就走了?

    “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是的,李亚林走了,他留给鸣人的,也只剩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而还傻愣在原地的鸣人呢,目视着李亚林离去的他,是半晌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还傻看着什么呢?准备战斗了!”

    明明卡多的手下就要袭来,鸣人却还在发傻,这让卡卡西是禁不住的上前一拍这个傻小子的脑门。

    这人都走了,你还瞅啥?

    那么多人,接下来对于鸣人他们三人,也依旧是一场硬仗好吧。

    在这一点,卡卡西倒是跟李亚林想到一块去了,作为鸣人他们的带队老师,卡卡西的工作可不仅仅只是保护好大家的安全而已。

    作为老师的责任,不正是应该让自己的学生们更好的成长起来吗?

    忍者从来都不是一个美好而又阳光的职业,作为忍者,卡卡西深知,自己的学生们即将会接触到更多的暗黑。

    鲜血与生命,这是忍者从来都无法逃避的东西。

    那么眼前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错过?

    关于波之国大桥之上的战斗,已经不属于李亚林需要理会的范畴。

    他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将白收入囊中,再研究一下桃地再不斩的解决方案。

    按照他的想法,他莫不如直接一剑干掉桃地再不斩算了。

    不过考虑一下白的情况……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虽说桃地再不斩作为雾隐村的叛忍,本身的实力的确不弱,但事实上,他也不过是前期出现的小BOSS而已,相比一下火影后期上忍遍地走的情况,这家伙也的确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如果能借用桃地再不斩而让白归心,他也的确不介意放再不斩一条生路。

    当然。

    前提是桃地再不斩必须要配合,如果他一门心思的求死,李亚林自然也会让他得偿所愿。

    “哟,你倒是醒的挺快。”

    现阶段,桃地再不斩和白都已经成为了李亚林的阶下囚,对此,李亚林当然也不可能对他们太客气。

    嗯……桃地再不斩这家伙是个硬茬,就对他狠一点吧。

    白的话,她是自己的未来队友,为了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区别对待什么的,肯定也是要有的。

    看的出来,卡卡西是比李亚林狠多了,又或者说,桃地再不斩的身体素质要比白更好。

    反正昏迷的这两人,桃地再不斩是先醒过来的,也正因如此,这也算是给李亚林减轻了不少麻烦。

    “小鬼……”

    苏醒过来的桃地再不斩一看到李亚林,就立刻狠的牙根痒痒。

    这也算得上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只是奈何自己成为了阶下囚,这个时候桃地再不斩就算看李亚林再怎么不爽,也是毫无办法可言,甚至于,他现在连动弹一下都全然不可能。

    他……已经彻彻底底的沦为俘虏了。

    “要杀要剐,你就冲着我来吧!作为忍者,我早就已经做好了被杀的准备!”

    桃地再不斩杀人如麻,自然也明白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人干掉。

    落到李亚林的手里,他知道,自己这次恐怕逃不过这一劫。

    所以没的说,他现在倒是还挺硬气的。

    这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来个宁死不屈?

    倒是挺有意思的。

    “杀你?虽然我倒是不介意干掉你,但杀了你,对我貌似也没什么好处可言。”

    “要不这样吧,你看咱俩做个交易,只要交易达成,我就放你离开,你觉得怎么样?”

    桃地再不斩的态度,在李亚林看来的确很有意思,不过他愿意就这么‘英勇就义’,可李亚林却还舍不得他死呢。

    是啊,如果这家伙真挂了,那他还怎么把白拐进自家的崩萌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