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岑承走后,失魂落魄的徐行抱着鞋盒在车里坐了很久,反复回想今天的矛盾究竟是怎么闹起来的。

    他有点自我怀疑之前的种种暧昧,其实仅仅是他的个人幻觉;又怀疑因为高自远的离开,岑承把对哥哥的感情移情到了他身上,他稀里糊涂地就当成了暧昧,还自以为是地为她着想,要和她划定楚河汉界。

    他越想越头疼,不知该怎样去和岑承道歉。

    远在中二少年时期,徐行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厌学,总想追求自由放飞自我,于是被父母关在家里关禁闭,经历了一段看偶像剧看到吐的青春。

    看得多了,徐行就开始吐槽偶像剧的固定套路,剧中男女主角明明互相死心塌地,偏偏一个多愁善感爱脑补、另一个不屑解释装冷酷,误会重重累积后,男女主开始作天作地撕逼互虐,撕得六亲不认,虐得人心肝肺都疼,不虐个三五十集简直对不起投资方对狗血剧的大力支持,最后冷酷男主终会幡然悔悟追爱火葬场,不把自己作进医院ICU绝对得不到女主的原谅,运气再差一点的话极大可能还会得到监狱旅游包吃包住大礼包。

    然而徐行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也会亲自走入这种固定套路。

    更想不到的是,他拿到的居然是多愁善感爱脑补的女主剧本!徐行的头更疼了,这下怎么办呢,他该把冷酷无情的岑承送进医院,还是送进监狱?

    好在徐黛玉观剧经验丰富,他站在上帝视角做出判断,千万不能等到剧情发展到进医院还是进监狱这个阶段,等她冷静下来他就赶紧去道歉,把低声下气痛哭流涕各种求原谅剧本都演一遍。反正这人就在学校里,一天至少有五天都能见着她,不怕死皮赖脸得不到谅解。

    岂知人算不如天算。

    周二上午,徐行在学工办晨谈会里头痛欲裂的时候收到了一个快递。他迷迷糊糊拆开后,整个人心都凉了。

    盒子里是包装完整的一支有声翻译笔,还夹着一张折叠得工工整整的百元大钞。徐行抽出那张百元大钞看了看,迷惑了一下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一个到学工办盖章的学妹端着一杯烧仙草从他面前经过。

    他盯着学妹手上的烧仙草,心里全是自作自受的遗憾和懊恼。岑承原本答应给他做十次宵夜的,可惜一次也没有实现。甚至有一天晚上,她还主动问过他要不要给他带宵夜,也只得到了他冷冰冰的拒绝。

    徐行立即掏出手机给岑承发消息,准备将他这两天心里反反复复碎碎念着的道歉一股脑全部发出去,不要再斟字酌句,也不要再处处顾忌,只想把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出去。

    徐行首先在对话框里发送了一个痛哭流涕跪求原谅的表情包,然后飞速地打字。打了一大行后,正准备检查一下发出去,他突然注意到跪求原谅的表情下面出现了一个红色感叹号,感叹号后跟着一行明明白白的小字——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她把我拉黑了?

    她居然把我拉黑了!

    哦,她真的把我拉黑了。

    徐行不甘心,又反复拨打了三次她的手机号码,得到的提示音都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无疑,他的电话号码也被关进了黑名单。

    微信和电话都被拉黑了,怎么办?对哦,我还能在游戏里和她私聊。

    他恍恍惚惚地登录游戏手机版上去查看好友春和景明的资料,完全忘记岑承这个时间不可能在线。

    好在游戏里春和景明的名字是让人心安的绿色在线状态。

    徐行盯着那个绿色的名字看了许久,心中稍稍定了下来。她并没有和我决裂,或许这时她还在生气,所以只是把联系方式拉黑,游戏好友毕竟还没舍得删除。

    半晌后他突然醒悟,现在是上午十点五十分,岑承应该在上第二节大课,为什么春和景明会在线?

    瞬间,徐行被辅导员的责任心附体,怒气值蹭蹭蹭一路暴涨,他完全忘记了登录游戏的初衷,严厉地对春和景明进行了质问:你脑子短路了吗?上课时间不好好上课,竟然摸鱼打游戏?

    等了两三分钟岑承没有回复,也没有下线。

    徐行的怒气值爆发完毕后,情绪很快就自动回复平稳,他正要反省自己刚才是不是对岑承太凶,考虑要不要干脆借游戏频道和她沟通一下,右下角的信箱标志突然一闪一闪亮了起来。

    徐行赶紧点开信息,果然是她回复过来了。

    春和景明:徐总你好,我是雪山小七。景哥说最近太忙来不了游戏,让我帮忙开号玩一段时间。

    温柔一刀:知道了,那你先忙吧,辛苦你了。

    游戏好友虽然没有删除,但是她把自己整个人打包跑路了。

    徐行退出游戏,把额头抵在桌子上使劲地磕了几下。眼下各种通信渠道都已经被屏蔽,要道歉也只剩下亲自去店里堵她这一条途径。

    当晚六点,徐行故技重施拎着一个饭盒在便利店门口出现,饭盒里装的是他特意订购据说卖得很火的低脂健身沙拉。他内心有点忐忑,却也实在焦虑得不能再等候天时地利人和,这次他手上没有老徐亲手做的香芋炖排骨圣光加持,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地把人哄开心。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深吸一口气,然后假装镇定地走了进去,进门时还轻轻咳了一声。

    感应器响了后,收银机后伸出一个短头发女孩的脸,她礼貌地问:“您好,需要买点什么?”

    徐行脸上写满了惊讶,问道:“你是谁!这时候不应该是岑承值班吗!她还没来么?”

    短发女孩回答:“我是这学期才入职的晓玲,前些天在上白班,岑姐姐昨天开始给我调了时间,所以以后就是我值晚班。你找她么?她现在不在。”

    徐行:“那岑承什么时候会来店里?”

    短发女孩:“岑姐姐是不定期地抽查对账,她什么时候来我不知道哦。我只负责自己值班期间的账目对数。”

    徐行:“……”

    好家伙,居然店里都堵不到人了。

    岑承这次是真的要和他一刀两断么?这小暴脾气太狠了吧。

    眼下还能联系到岑承的途径只剩下两条,一是微信大群,他们有学院群、系群、潇湘星苑群三个共同组织,可是在群里说这些不合适的话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让岑·玻璃心更加恼羞成怒,大概率退群了之。二是去历院教学楼堵人,然而大庭广众之下把人单独拉出来私聊,只怕就要应了那天晚上他自己胡说八道的师生理论。

    徐行愁得头发都快要掉光。

    最后当徐行坐在公寓门卫室的时候,他唉声叹气地承认,守株待兔恐怕是当前最好的办法。重操旧业的他蹲坐在小马扎上,在门卫室从六点半等到九点钟,岑承才从外面回来。

    她和往常一样,双肩包挂在右肩上,耳朵里塞着白色蓝牙耳机,目不斜视地从门卫室前走过,没有发现徐行的存在。

    徐行从门卫室追出来,在她身后轻轻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岑承没有反应,他又略微大声地喊了一声。

    可她没有丝毫停顿,依旧径直沿着昏暗的路灯走向宿舍。——耳机就是她的结界,也许她是开了降噪,没有听见徐行不够大胆的呼唤;也许她根本没有开降噪,不过是假装没有听见罢了。

    徐行积攒了一天的勇气全部耗光,他眼睁睁看着岑承离开,没有追上去。

    他终于意识到,在他恳求她后退一步的时候,她就已经决绝地离开了。

    人生其实和他们玩的沙雕游戏没什么两样,玩家做出技能选择后,系统立即开始播放计算后的结果。Flash播放的过程中,玩家也许早就意识到决策错误的后果,却连按下暂停键的权利也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击倒。

    游戏不能返档,人生也不会重来。

    好多天以后的一个中午,徐行从学工办出来偶然遇见了岑承。

    刚好是下课时间,许多学生从历院旧楼里下楼去食堂吃饭,陆续有学生和徐行打招呼,他笑着对他们点头示意。

    跟着人群一起下楼的岑承显然是早就看见他了。

    她步履轻快地朝他的方向走过来,脸上没挂冰霜,耳畔也没戴结界。

    徐行的心死灰复燃,砰砰地跳了起来。她肯定已经消气了,这是个冰释前嫌的好机会。

    他终于鼓起勇气,在人群里伸出手想要拦住她和她说说话,她却对他释放了一个极其礼貌的官方微笑,然后若无其事地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徐行空举着手,茫然地用目光追随她的背影,却被一道折射的光刺到了眼睛里。他闭眼,再睁开时看见扶疏的枝叶下,有漏网的阳光将她双肩包后的反光带照得一明一灭,看上去像一条时隐时现的隔离带。

    他脑子里的小恶魔不知什么时候又蹦跶了出来,挂在那条隔离带上飘来荡去,对他发出刺耳的嘲笑。

    ——呵,懦弱无能还想搞暧昧,煞笔!人渣!注孤生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