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我建议让两个大师先比划一下,谁的本领大谁就留下来。”这时梅筱玲的二哥梅政君站起身来大声喊道。

    “对对对,这样最好。”梅政友也站起来附和道。

    村民们也都是点头称好,一个个都是不怕事大,恨不得越热闹越好。

    村民的凑热闹我倒是理解,只是对梅政友两兄弟有些不解,这道士不是请来灭杀他们父亲的亡魂吗?

    若是如此,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啊,换做是我的话,肯定会把道士打的满地找牙。

    这一切都太过不寻常了,包过他们之前的表情,还有梅筱玲的奇怪神色。

    “好,就这么办,小子你们敢跟我比吗?”查贵林满口答应,斗法似乎正合他意。

    “有何不敢。”我和丁天庆同时应答,也断然不惧。

    王育坤和刘爽立刻在我们身后捅了捅,小声的问我如何斗法,本来是假装的,这一斗法不就完全露陷了吗?

    安静和颜子铭也是如此,冲着我会意的摇了摇头。

    我笑了笑,然后看向何阿毛,当我看向何阿毛的那一刻,王育坤和刘爽立刻明白了过来。

    在府前村王育坤和刘爽可是大涨姿势,何阿毛若是装鬼,只怕是神仙也会被他给吓破胆。

    随后王育坤和刘爽也就松了口气,而后走到安静和颜子铭身边,告知她可以安心,安静想想也对,便不再担忧。

    丁天庆虽然也不了解何阿毛,但他绝对的相信我,所以也丝毫不担心。

    “既然双方都答应了,不知几位大师要如何比试呢?”村长开口问道。

    “道士斗法当然是抓鬼了。”有个村民喊道。

    “对对,黄土岭乱坟岗最近老是传来鬼叫,还有这两天半夜经常有鬼敲门的声音,希望两位大师能把这些鬼给制服。”有了年长的老大爷连连说道。

    “好,今夜老道我就把那个敲门的厉鬼给抓住,小子你们要是害怕的话,就趁早认输,否则丢了小命可别怪我没有提醒。”查贵林答应爽快,而后一脸讽刺的看着我。

    “道长太过自信了,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对此我不屑一笑。

    “哼!那就是晚上见真本事吧。”查贵林冷哼一声,随即转身仰头就走。

    查贵林走后,村长和看热闹的村民也都渐渐散去,唯独死者家属留在祠堂。

    村长走之前,我曾初步的问了一下鬼敲门的事情,据村长叙述,就在这两天,一到半夜就传来梆梆的敲门声。

    开始村民还以为是有人敲门,便起床开门,可是一开门什么也没有,黑漆漆的一片。

    村民以为听错了,又把门关起来睡觉,可是刚上床,敲门声再次响起。

    再次打开门时,结果一样,空无一人,于是村民们开始害怕了,以为是亡魂作祟。

    第二天早上查贵林道长就出现在大家面前,说那是半夜鬼敲门,村民一听惊恐不已,便让道长驱除厉鬼。

    为了让查贵林驱除厉鬼,村民们花了不少钱,查贵林这才答应留下来。

    不过查贵林并没有立刻去抓敲门的厉鬼,他告诉大家,先灭杀了杀人的恶鬼之后再来清理小鬼。

    按老道的意思是,杀人恶鬼比较凶险,比较棘手,必须法力全盛的时候方可对付。

    而敲门的是小鬼,不足为惧。若是先斩小鬼,必会消耗法力,所以他才暂不消除敲门小鬼。

    当地村民都比较封建迷信,查贵林说什么也就信什么。

    我想查贵林本来今夜都未必打算驱除敲门厉鬼,都是为了把我逼走,才不得已提前行动。

    “高队,这么邪门,你说这世界上不会真的有厉鬼吧?”王育坤缩着脑袋,小声的问道。

    “阿毛之前不是还被称为黑罗刹吗?结果如何呢?”我反问道。

    “对哈,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这个东西。”王育坤拍了怕自己的脑袋,尴尬的笑了笑。

    “死胖子,看来你是改不了怕鬼的胆小了。”刘爽埋汰道。

    “就你能,当时你不也吓得慌慌张张么。”王育坤没好气的白了刘爽一眼。

    “你们跟我讲讲,你们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何阿毛兄弟又是怎么回事。”颜子铭好奇的问道。

    “这个等下再详细的告诉你吧。”刘爽说道。

    “好。”颜子铭微微点头。

    此刻幸好我们离梅筱玲一家的距离比较远,村民也都散了,若是被他们所听到,我们的身份肯定会不攻自破。

    既然自称大师,连自己人都不相信鬼的存在,那岂不是在骗人?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梅筱玲打算邀请我们所有人去她家过夜,但是被我给拒绝了。

    先不说能不能住的下,最关键的是我还需要去村长家里了解一些情况。

    最后只有安静一人跟着梅筱玲前往她家,她的母亲也随后跟上,留在祠堂守灵的只有两兄弟。

    当然,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口棺材在另一头,这棺材里的主人自然是梅松林。

    棺材旁边也只留下了两人,是两个中年妇女。

    死者梅松陌的棺木已经在举行送葬仪式,操场外一片锣鼓声,很是热闹。

    做法的道士自然就是查贵林,他站在八仙桌上的那把椅子上,拍一下醒目,就大声呼喊一句。

    下面抬着棺木的八仙便装着鬼叫,道士喊一句,他们答应一声,而后鬼声连篇。

    最后查贵林抓起碗里的大米,朝棺材上一撒,八仙便抬着棺材蹦蹦跳跳,一边跳一边叫。

    跳完之后,便冒着夜色向西边山跑去,亲人一路追随,嚎头大哭,八仙鬼叫不停。

    西边山,是梅村埋葬亲人的风水宝地,据村民说,埋在那里,死者可以早日轮回转世。

    我和丁天庆,安静,刘爽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真是大涨姿势,头一次看到如此精彩的送葬仪式。

    查贵林朝着我冷笑,讽刺我没有见过世面,我也懒得理会,带着胖子和何阿毛向村长家走去。

    村长临走前让我们去他家里吃饭,而且村长的家就在祠堂旁边,此刻他正在大门口向我们招手。

    安静则去了梅筱玲家吃饭,刘爽和颜子铭同样跟着一起前往,因为很有可能安静会住在她家,三个女生毕竟跟我在一起入住很不方便。

    查贵林则被村支书给请了过去。

    很快,夜色降临,本是热闹的操场,一下子变得冷静不已,夜莺声频频响起,让整个祠堂的气氛变得阴森恐怖。

    村长非常客气,为我们准备满满盛桌,村长的家里只有两人,就是他和一位大娘,这位大娘就是村长的老伴。

    “村长,你有没有看到跟我们一起来的那些警察?”丁天庆一边吃着饭,一边问道。

    “对啊,你不说我还忘记了,自从和那鸟人分开后,似乎没发现他们的踪迹了!”村长停下筷子,很惊讶的说道。

    此刻我也皱起眉头,的确很奇怪,这一大群人就这么诡异的失踪了?

    “小伙子啊,在你们来祠堂之前,我倒是看到了十几个穿警服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所说的那些人。”大娘立刻端着碗走了过来说道。

    “对对,就是他们,大娘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丁天庆立刻点头,而后问道。

    “我看见他们往黄土岭那边去了。”大娘答道。

    “黄土岭?那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大娘坐了下来,而后说道:“黄土岭是一片荒山,那里有个乱坟岗,还有一座古墓。”

    “糟了!他们那些鸟人很有可能去古墓了。”一听到古墓,村长立刻站了起来。

    我也很惊讶,想不到这村子里还有个古墓,可是凌胡莱他们怎么会知道古墓的存在?

    “村长,那个古墓里有什么?”一直在低头吃饭的何阿毛,此刻也很有兴趣的抬头问道。

    之前何阿毛很少说话,也不被注意,可这一说话瞬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村长和大娘见状先是吓了一跳,而后诡异的看着何阿毛,还好我立即向他们解释,村长和大娘这才从疑惑中中走了出来。

    片刻后,村长表情严肃的说道:“那个古墓里有什么我也不知道,那是我们祖先的古墓,听说我们祖先在宋朝的时候是个大官,下葬的时候埋下了不少金银珠宝陪葬。”

    顿了顿,村长接着说道:“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个传说,谁也不知道真假,曾经有几个胆大的年轻人进入古墓寻宝,结果就再也没有出来了。从此之后,村里有严令,不准村民再靠近古墓半步。”

    “村民不去,那盗墓贼肯定会去的。”丁天庆插话道。

    “不错,往年是有盗墓贼打过古墓的注意,但是结果也是一样,进去了就没再出来。”村长点头说道。

    “对对,就连政府的考古人员进去了也都没有出来,后来政府也不敢派人前去,因此那里就成了一片禁地。”大娘补充道。

    “对了村长,之前有个大爷好像说过,最近黄土岭老是传来鬼声,那是怎么回事?”我疑惑问道。

    “确实是有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声音凄惨无比,让人渗的慌。至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鬼叫声,我也不知道。”村长摇摇头说道。

    来到梅村不过几个小时而已,可一道道谜题却频频出现,这让我有些苦思不得。

    首先是亡魂杀人案,而后又是凌胡莱的失踪,接着又是乱坟岗鬼叫,还有半夜鬼敲门。

    光想想这些都让人觉得头大,现在最令我想不通的是,这凌胡莱是怎么得知古墓的?他们前往古墓又为的是什么?寻宝还是查案?

    “高翔,你是不是在想凌胡莱他们怎么得知古墓的消息对吧?”丁天庆猜出了我的疑惑。

    “的确,我们同时进村,他没理由在短时间里知道古墓的存在。”我点头道。

    “小伙子,这不奇怪,我们村里有个脑膜炎,他见人就会说古墓里有很多财宝,还说的头头是道,有根有据,我们要不是知道他有脑膜炎,也会被他的鬼话给唬住。”大娘立刻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

    他所说的脑膜炎,就是傻子的意思,每个地方对傻子的称呼都不一样。

    “难不成他们相信了那个傻子话,去寻宝了?”王育坤问道。

    “估计是,先不说古墓里有没有宝藏,就光听说有未开发的古墓,这已经是莫大的吸引了。”我猜测道。

    我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如今的人太想一夜暴富了,因此会选择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