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之前那个黄袍弟子蓦地拔剑便冲了过来,领着数个驻守峰头的弟子把夏天他们三人围在了当中。

      青袍男子心中长舒一口气,这个师弟还不算太笨,应该是看出了他眼神中暗含的深意,只是他的嘴不受自己探控制:“周师弟,你唤住我们,不知道有什么事?”

      夏天和白纤纤一点也没有慌乱,现在的情况就是能混过去就混过去,混不过去大不了直接打过去。

      “林师兄,你刚才说他们是从哪来的?”那位紧盯着青袍男子不放,“来擎天峰做什么的?”

      青袍男子笑着回答道:“从蓬莱福地来的,找掌门有要事商议。”

      “这恐怕不对吧。”黄袍弟子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从蓬莱来的,那我们应该事先会收到上面的示意,到时候也该由我们通传,没道理让林师兄你带路过来啊。”

      青袍男子心中狂喜,质疑就对了,快点发现其中异样,速速拿下这两人,还我清白和自由啊。

      “不错。按常理确实不该这么鲁莽。”青袍男子不由自主地替夏天和白纤纤编起了合理的借口:“只是,眼下事态紧急,关于万珑洞天的生死存亡,不得不特事特办,如果耽误了大事,别说周师弟你了,就连我也担待不起。”

      这么一说,好像也说得通。只是黄袍弟子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转而看着夏天和白纤纤:“两位真是蓬莱的人,为什么看着这么面生?”

      “你废话真多,面生又怎么样。”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你觉得你自己配跟我面熟吗?”

      黄袍弟子表情一冷,不快地说道:“这里是万珑洞天的擎天峰,不是你们蓬莱,注意你的语气和态度!”

      “周师弟,你到底在怀疑什么?”青袍男子叹了口气,随即表情自然地说出了十分违心的话,“难道我还会背叛师门,将身份不明的外人带去见掌门不成。就算我真的图谋不轨,你觉得他们能伤得了掌门吗?”

      “那自然是不可能。”黄袍弟子不无傲然地说道:“掌门可是仙界排名前五的强者,除非是上几重天的掌门出手,否则谁也伤不了掌门分毫。只是,我们做为轮值的守卫弟子,不得不谨慎。”

      “真要动手,你们掌门在我手底下绝对撑不过三招。”夏天撇了撇嘴,“再说了,我真要对你们掌门不利,凭你们这些人又能有什么用。”

      黄袍弟子眸子里亮起了杀意:“这位道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蓬莱是想跟万珑洞天开战吗?”

      “蓬莱跟你们开不开战,关我屁事。”夏天懒洋洋地说道:“我现在有事找你们掌门,没空跟你们废话,所以别挡路,我赶时间。”

      黄袍弟子心里的怀疑愈发浓了,冷声说道:“林师兄,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们对掌门如此不敬,你难道半点也不觉得不妥吗?”

      “周师弟,我没什么好说的了。”青袍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只能这么说,我们真有急事见掌门,不能再耽搁了,刚才护山大阵飞出一道剑气,你们应该也看到了。如果再拖延,只怕万珑洞天真有灾祸降临了。”

      话说得很重,黄袍弟子又有些拿捏不定了,能惊动护山大阵,这的确是一件大事,万一耽搁了,那责任就全在他身上了。同样的,如果眼前这两人身份真有问题,他却放任他们去见了掌门,事后他同样难逃责罚。

      “既然事态紧急,那我就亲自陪你们去见掌门。”犹豫了几秒钟,黄袍弟子终于做出了一个颇为合宜的决定。

      青袍男子的目光不由得看向夏天,显然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随便。”夏天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过要快,我可没什么耐心等了。”

      “林师兄,两位道友,请吧。”黄袍弟子收剑回鞘,冲夏天他们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即走在前头带路。

      很快,一行四人就到了玉柱宫前。

      “落日峰林觉远,还有两位蓬莱来的贵客,有要事求见掌门,还请通传。”青袍男子冲宫殿前的两个侍卫弟子禀报道。

      那两个侍卫弟子对视一眼,随即说道:“掌门正在会见贵客,嘱付过任何人不得打扰。你们明天再来吧。”

      “可是我们真有重要的事情。”青袍男子有些焦急地说道:“事关门派的生死存亡,能不能破例通传一下,看看掌门要不要见。”

      侍卫弟子冷声说道:“掌门说了,就算天塌了,也不准任何人打扰!”

      “这……”青袍男子不禁面露难色,再次扭头看向夏天。

      黄袍弟子这时候趁机说道:“既然如此,那林师兄,你们便随我去偏殿吧,我让人给两位客人安排食宿的。到了明天,再见掌门不迟。”

      “天哥哥,现在怎么办?”白纤纤问道。

      “那太好办了。”夏天撇了撇嘴:“既然知道他在里面,我们直接进去找他就是了。”

      黄袍弟子听出夏天话里的不对劲,脸色蓦地一变:“你想干什么?这里是玉柱宫,你们最好别乱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滚一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