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_海棠书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_御书_御宅 > 修真小说 > 邪王御神录 > 第三卷 昆仑有王 第六十四章 秀女(十八)
    牛县令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咳咳,因为国师早就看惯了京城的名角,甄老板到底是乡野出身,又这么年轻,恐怕比不上她们啊!”张洪微微一笑摇摇头:“牛大人,话不能这么说啊——我有预感,甄老板绝对比咱们想象中要厉害得多!牛大人要是不信,咱俩就赌一把……”

    牛县令哈哈一笑点点头:“好啊,想不到张国师也好这口啊!具体怎么个赌法啊张大人?”张洪放下茶碗慢慢皱起眉头想了想,然后微微一笑叹了口气:“没赌法,这又不是赌牌点有大小,只能是愿赌服输呗!就算牛大人赖账,非说甄小姐唱的不好,我也不能说什么吧……”

    牛县令立刻插嘴说道:“既然张大人都这么说了,那下官可就真不给您面子了啊——要是我觉得甄老板不行,就算国师输了g。”张洪胸有成竹地点点头:“呵呵,就是要这样才有意思嘛!所以牛大人有一说一就行,千万不用让着我啊。而且我已经答应过人家,以后不用再唱戏了,所以这辈子恐怕就这一次机会啦!”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林淼已经走到台上,面带微笑慢慢左右扫视了一圈。不要说张洪他们这些坐在前排的,就连站在最角落里的家丁,甚至屋顶上的木无双和张疯子都觉得“她看见我了,而且还冲我笑了”。台下的士绅们见林淼站到台上屈膝行礼,居然都情不自禁地开始打哨起哄。

    张洪对赌局又多了几分底气,捧住茶杯悄悄赞叹一声:“眼珠一转就能如此撩人!甄老板的功夫绝对不简单呐——牛大人,丑话说在前面,你恐怕要输哦。”林淼朝众人行完礼,随着乐器鼓点张开了嘴唇。林淼只是一开口,还没完全亮开嗓子,牛县令顿时双眼睁得滚圆,就连听戏品味奇高的张洪,也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正襟危坐看着林淼。

    第一句戏文还没唱完,台下已经满是喝彩声。林淼不敢用内力,怕被张洪听出她练过武功,只能靠舌头嗓子。即使这样,字正腔圆、悠扬婉转的戏文依旧直冲霄汉、绕梁不绝。牛县令木然地拍了拍双手,顶着盖天的喝彩声看向张洪。

    等张洪回过神来看向自己,牛县令才笑眯眯地对张洪抱拳点点头:“恭喜国师呀!这次真是捡到宝了啊。小人愿赌服输绝不赖账,一会儿我输您一对玉镯,就当给尊夫人的见面礼了!”张洪扭过脸目不转睛地看着林淼,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牛大人,多谢多谢!本座替内子谢谢您——你看我没说错吧?甄老板算是把昭君演活了!就在她张嘴的一瞬间,我仿佛真的看见了传说里的王昭君!”

    林淼亮开嗓子后,许多百姓都跑到衙门口来听戏了,就连张疯子和木无双藏身的屋顶也爬上不少人。张疯子盯着转身起舞的林淼吞了口口水,木然拍了拍木无双的肩膀小声说道:“要不咱们把林淼阉了吧——如此尤物当什么男人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木无双居然两眼放光地点点头附和道:“我看行!不过那也得等她生不动闺女了再说!要不然不甘心啊!”张疯子怕被别人发现自己,只能压低声音朝木无双耳语道:“一会儿就要到‘五跪拜月’了,这可是全戏最出彩的地方,你别跟爷说话了啊。”

    木无双哼了一声撇撇嘴:“你也别找我说话就行!这么精彩的戏,少看一眼都亏大了!”随着戏文深入,此起彼伏的喝彩声也渐渐安静下来,墙内墙外所有人都屏息凝视,等待林淼怎么演这出昭君拜月。只见林淼垂首站在戏台上,把双手放在自己身前,慢慢弯下双膝,向天上的明月叩首唱道:

    “望舒(月亮)照我窗,

    流萤独坐烛影长,

    纵有千言诉汉主,

    明日出塞,

    万里黄沙落雁,琵琶无人扬。”

    张洪看着俯身跪在戏台上的林淼,不由得握紧手里的茶杯说道:“昏君!真他妈的昏君啊!!”林淼朝明月拜了一拜,接着唱道:

    “一拜长月当汉主,

    我主无心筹画簿,

    金殿玉言诏天下,

    嫱归大漠远君处。”

    林淼抬起头跪直身子,眼里泛起泪光接着唱道:

    “二拜长月辞父母,

    生我此身落江湖,

    深宫不见爷娘冢,

    明年寒食成荒墓。”

    “三拜长月离中原,

    关外鸿雁代我迁,

    他日江南花红月,

    莫忘昭君塞北寒。”

    “四拜长月佑汉帝,

    泽被苍生为社稷,

    边疆鸣金休战祸,

    匈汉两和熔剑戟。”

    “再拜长月叹造化,

    世间芸芸本一家,

    黄河九曲我故土,

    雪莲无垢天山下。

    汉君设酒宴大汗……唉,长月照汉土,此去无归路……”牛县令看着在台上侧跪啜泣的林淼,叹了口气说道:“但凡汉帝早看她一眼,就没有昭君出塞的绝唱了吧。甄老板,真厉害啊!反正我是没见过这么好的昭君,简直是重生回魂啊!”

    说着牛县令看了张洪一眼,顿时被他吓了一跳:只见张洪不知为什么脸色憋得铁黑,手里也死死攥着茶杯,正杀气腾腾地盯着伶人登场的后台入口。饰演汉帝的伶人刚一亮相,还没来得及开口念词,张洪倏地站起身子吼道:“你这昏君!眼瞎耳聋,自毁国柱害她满门!本座实在忍无可忍了!你他妈给我纳命来!!”

    说着张洪直接纵身跃到戏台上,长啸一声运起冰魄冥掌的功力,气势汹汹地挥掌朝汉帝打去!林淼愣了一下,见张洪红着双眼显然杀心以起,也顾不上许多了,直接站起身子,快跑几步猿臂长舒拉住张洪的肩头。张洪硬生生被她从半空拉了下来站到戏台上。

    林淼和张洪都是微微一愣,林淼回过神来急忙松开张洪,匆匆跪在戏台上低下头。等周围的看客开始起哄的时候,木无双也才反应过来,把手伸进乾坤皮囊握住句落剑的剑柄,紧张无比地说道:“坏了!耗子显露武功了!”

    给读者的话:

    1.这段戏文憋了我三个小时,累啊。

    2.林淼才是真·女主!

    3.。。